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图 > 新闻 > 正文
闻“汛”而动,奋起抗灾
2014-06-25 07:40:54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黄晓辉]      字体:【

   6月19日至6月21日,洞口县境内连降暴雨,给全县23个乡镇(管理区)造成了严重的洪涝灾害。该县公安消防大队全体官兵闻“汛”而动,奋起抗灾。图为6月20日上午,洞口县龙安桥,消防官兵在紧急救援被困群众。 张金干 王欣 摄影报道

    6月19日至6月21日,洞口县境内连降暴雨,给全县23个乡镇(管理区)造成了严重的洪涝灾害。据统计,全县受灾人口超过8万,2.43万亩农作物受灾,150处水利设施损坏,直接经济损失4014万元。面对灾害,该县公安消防大队全体官兵闻警而动,奋起抗灾。云梯消防车救人、消防官兵在被淹民房搜索救人、冲锋舟紧急施救被困“孤岛”群众等,他们用实际行动谱写了抗洪抢险的壮丽凯歌。图为6月20日上午,洞口县龙安桥,消防官兵在用云梯救援被困群众。   张金干 王欣 摄影报道

  5月以来,我省发生6次强降雨过程;受厄尔尼诺影响,6月至8月的主汛期形势将更趋严峻——

  防汛抗灾迎来“大考”

本报记者 柳德新 通讯员 杨粲 刘燕龙 于思洋

  6月18日至22日,我省发生今年入汛以来最大的一次汛情,累计雨量50毫米以上笼罩面积达11.5万平方公里。省防指分析,与今年入汛以来几轮强降雨相比,此轮强降雨持续时间最长,累计雨量最多,降雨强度最大,影响范围最广。

  今年5月以来,我省先后发生6次强降雨过程。全省各级各部门在省委、省政府领导下,提前部署,全力以赴,确保各类工程安全,确保四水干流和主要支流度汛安全,最大限度减少了人员伤亡和灾害损失。

  国家气候中心监测表明,于今年5月生成,预计将形成一次至少中等强度的厄尔尼诺事件。而6月至8月,历来是我省的主汛期,后段防汛抗灾形势将更趋复杂、严峻。

  今年局部灾情重,但杜绝了群死群伤

  今年1月1日至6月23日,全省累计降雨700毫米,其中4月1日以来降雨486毫米,分别较历年同期均值偏少13.7%、9.1%。但降雨时空不均,局部短时强度大。特别是5月以来,全省连续发生6次局部强降雨过程。其中,“5·24”暴雨过程中,有206个乡镇降雨超过100毫米,6个乡(镇)降雨超过200毫米;“6·18”暴雨过程中,有859个乡(镇)累计降雨超过100毫米,有7个市州11个县(市、区)198个乡(镇)累计降雨超过200毫米,而怀化市鹤城区、辰溪县有7个乡(镇)过程累计降雨超过300毫米。

  尤其在“6·18”暴雨过程中,怀化、邵阳、自治州、郴州、衡阳、永州、湘潭7个市州有71个乡镇1小时降雨超过50毫米。最强降雨时段主要集中在19日4时-9时、19日13时-20日9时、20日13时-19时,一些地方持续出现强降雨,其中麻阳苗族自治县18日出现暴雨(81.7毫米)、19日出现大暴雨(159.4毫米),两天累计雨量达241.1毫米;怀化市鹤城区19日出现大暴雨(107.5毫米),20日出现暴雨(87.3毫米),两天累计降雨194.8毫米;安仁县连续3天出现暴雨(19日52.3毫米、20日75.8毫米、21日66.1毫米);浏阳市连续两天出现暴雨(19日58.3毫米、20日64.0毫米);永州市冷水滩区连续两天出现暴雨(19日55.2毫米、20日77.4毫米)。日最大降雨为中方县铜湾站278毫米(19日),6小时、3小时点最大降雨均为鹤城区凉亭坳站270毫米(19日3时-9时)、206.2毫米(19日6时-9时),1小时最大降雨为鹤城区芦坪站95.3毫米(19日7时-8时),均为入汛以来最大。

  部分支流水位超历史。今年以来,湘、资、沅、澧四水及洞庭湖区水势总体平稳,湘江、资水、沅水干流上游部分堤段一度发生短时超警洪水,其中湘江一级支流渌水、资水一级支流邵水、沅水二级支流龙门河发生超历史洪水。受强降雨影响,一部分中小河流水位涨幅大、涨速快,溪河暴发山洪,出现漫堤漫滩。五强溪、双牌等大型水库先后开闸泄洪。

  局部地方受灾严重。今年几次局部强降雨已造成全省13个市州84个县市区978个乡镇受灾,累计受灾人口437万人次,倒塌房屋1.57万间,农作物受灾面积261千公顷。“5·24”暴雨造成醴陵市、邵东县部分城区受淹;“6·2”暴雨造成衡阳市区约20%城区面积短时渍淹;“6·18”暴雨导致麻阳县城低洼地带受淹,洪江区滨江公园及沅江路市场进水深度达0.8米。

  局部重复受灾,灾害损失大。“6·18”暴雨受灾的县市区中,大多在前期遭受过一次甚至多次暴雨袭击,重复受灾严重。如鹤城区、凤凰县今年已分别遭遇5次、4次暴雨袭击,麻阳、辰溪、会同、绥宁、洞口等县遭受2至3次暴雨袭击,其他县市区在前期强降雨过程中也均有不同程度受灾,灾害损失严重。辰溪、溆浦、鹤城、中方、会同、麻阳、绥宁、隆回、洞口、新邵等10个县区直接经济损失就超14.1亿元,占“6·18”洪涝灾害损失总数的64%。

  省防指副指挥长、省水利厅厅长詹晓安说,今年以来,虽然局部灾情较重,但全省上下围绕省委、省政府提出的防汛抗旱“五个确保”工作目标,全面落实防汛抗灾责任制,科学制定防汛抗旱应急预案,扎实开展汛前准备,特别是在应对强降雨过程中,始终把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放在防汛抗灾工作的首位,及早部署、科学决策、提前预警、紧急转移、严密防御、强化值守,取得了防汛抗灾阶段性胜利,全省没有垮一库一坝,没有溃一堤一垸,特别是杜绝了群死群伤,极大地减少了人员伤亡和灾害损失。

  山洪地质灾害多发,最大限度确保了人员安全

  在“6·18”暴雨过程中,由于前期降雨造成土壤含水量趋于饱和,短时强降雨引发了大量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怀化市共发生较大规模的地质灾害71起,主要为山体滑坡。其中,大型山体滑坡3起,为辰溪县大水田乡茶田垅村山体滑坡、桥头溪乡枫坡村1组滑坡和长田湾乡滂山河龙平交界处公路滑坡;中型山体滑坡6起,主要在麻阳苗族自治县江口墟镇、大桥江乡、谭家寨乡等地,累计损毁房屋1893间、农田6.2万亩、公路31.7公里。江口墟镇石眼潭村12组山体滑坡达1.5万立方米,毁塌房屋18栋,7人被埋,紧急救出5人,另2人不幸死亡;隆回县荷田乡黄沙村8组坡体崩塌,造成1死1伤。

  我省存在湘南南岭山区、湘西北武陵山区、湘西雪峰山区、湘东幕阜山区和湘中丘陵区等5大山洪地质灾害易发区,这些地区山高坡陡,岩石风化严重,地质环境脆弱,强降雨容易引发山洪地质灾害。全省山洪地质灾害易发区总面积7.13万平方公里,涉及96个县(市、区)1611个乡(镇)594.05万人。此外,全省各类水库中有40%左右存在病险,一旦垮坝失事,对下游带来的损失难以想象。

  除了地形、地貌、地质等客观原因外,人为因素也容易引发山洪地质灾害。湘中、湘南矿业区采矿活动强度大,地质环境发生变化的可能性相对较大,人为活动容易引发地面塌陷、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近几年,我省基础设施建设快速发展,在建工程遭遇强降雨,也容易引发山体滑坡、崩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

  山洪地质灾害多发于汛期,具有频率高、易发性强、成灾快、破坏性强等特点。省气象台台长蔡荣辉说,当连续降雨量达50至100毫米,日降雨量超过50毫米时,严重的山洪地质灾害如滑坡、泥石流等很容易发生。

  据省防指秘书长白超海介绍,1990年以来,全省平均每年因洪涝灾害死亡240人,绝大多数都是因山洪地质灾害造成的。人们记忆犹新的1998年大水,全省因洪涝灾害死亡616人,其中65%都是山洪灾害造成的,真正因大江大河及洞庭湖洪水引起的死亡所占比例并不高。2007年起,我省摸索出来一套“土洋结合”的预警预报系统,防御山洪地质灾害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洋办法”,就是运用先进科技手段,建立手机短信气象预警系统和县级山洪灾害监测预警系统,第一时间向相关防汛责任人发布预警短信,启动预警广播,及时组织受山洪地质灾害威胁群众转移避险。

  “土办法”,就是运用传统的敲铜锣、高音喇叭喊话等报警方法,解决预警信息“最后一公里”问题,及时通知群众转移。

  2007年以来,得益于“以防为主、以避为上、以人为本”的思路和“土洋结合”的办法,我省山洪地质灾害防御取得成功经验,全省因灾死亡失踪人员直线下降,年均为40人。

  省防指呼吁:把紧急避灾措施落实到户到人

  据省防指统计,今年截至6月23日,我省因洪涝灾害死亡26人,失踪3人。每一个生命的逝去,都是不可挽回的损失。

  5月份,我省发生3轮强降雨过程,共造成16人死亡、1人失踪。因灾死亡、失踪的17人中,除2人为6岁儿童外,其余15人年龄均在50岁以上,其中10人70岁以上,年龄最大者87岁。

  5月底,省防指责成有关市县防指分析人员死亡(失踪)原因后发现,主要是由于强降雨引发山体滑坡、崩塌、溪河洪水陡涨、房屋倒塌所致。而且,这些死亡、失踪事故都发生在白天,暴露出不少薄弱环节。

  一些群众麻痹、侥幸心理严重,防范意识不强。5月25日上午大雨期间,浏阳市高坪镇三合水村村民赖如清不顾村组干部和家人劝阻,坚持疏通自家鱼塘的涵管,结果被洪水卷走身亡。邵东县黑田铺镇东山村肖宽生外出赶路,冒险涉水,不慎跌入路边水沟身亡;该镇楠木村刘伍秀、刘再秀婆媳2人,抢救自家柴料时被洪水冲走。凤凰县新场乡合水村王玉莲,在放鸭过程中遇暴雨洪水,落水失踪。

  一些老幼人员没有得到及时、妥善安置。邵东县黑田铺镇芳园村朱加秀(87岁),独自一人在家,大雨中疏通屋后排水沟,不慎被大水冲进屋前水塘溺亡。邵东县范家山镇范家山村唐明月(女,6岁),在外婆家独自一人无人照看,因洪水淹没房屋而死亡。攸县酒埠江镇仙湖村谭亦斌(男,6岁),5月26日中午跌落水渠,被水冲走。

  有的地方人员转移不及时、不坚决。5月10日大雨时,绥宁县金屋塘镇岳溪江村村民朱荣云疏通屋后水沟,村干部劝其转移,他迟迟不动,结果被崩塌的山体夹杂的一棵杉树击中头部身亡。

  新邵县雀塘镇柳家桥村柳春芳居住在河边,5月25日早晨因强降雨已被村组干部紧急转移到安全地带,可她于10时左右擅自返回家中,因房屋浸水倒塌身亡。

  部分防洪工程度汛预案不落实,应急处置不妥当。麻阳苗族自治县谭家寨乡宝库岭水库(小I型),未按预案要求将汛限水位以上的卧管打开。5月25日6时至10时,库区降雨109.5毫米,坝前水位迅速上涨,溢洪道溢洪水深0.5米。当天9时左右,水库管护员舒福文在打开卧管盖板时,不慎被卧管漩涡牢牢吸住,虽经5个多小时救援,仍不幸身亡。

  山区居民建房选址不科学、不合理。辰溪县苏木溪乡石门村向长达、田贤桂夫妇,傍山建房,切坡过陡(达70-80度)、过高(平均坡高8米左右)。5月25日5时至10时,苏木溪站降雨252.6毫米,其中6时-7时降雨达101.4毫米。7时15分左右,因山体土坎垮塌致房屋倒塌,夫妇二人被埋。

  “有的死亡完全可以避免!”在5月28日举行的省防指第一次全体成员会议上,副省长、省防指指挥长张硕辅说,“防御山洪地质灾害,是当前防汛抗灾的头等任务,关键要把紧急避灾措施落实到户到人,不断提升群众防灾避灾意识和自救能力,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厄尔尼诺”带来变数,后期防汛抗旱形势严峻

  6月到8月,这3个月是我省主汛期,防汛抗旱形势复杂。分析我省历年汛情,一般是5月由湘江流域开始,后扩展至资水、沅水、澧水流域。在此期间,短时强降雨引发的山洪地质灾害,是防汛抗灾的重中之重;7月份开始,洞庭湖区一般就会成为防汛抗灾的主战场;而8月至9月,既要防御台风,又是高温干旱期。

  “厄尔尼诺”现象给我省带来变数,特殊的省情决定了我省洪涝旱灾频发、多发,后期防汛抗旱形势更趋复杂、严峻。

  白超海说,历年洪旱灾害发生的规律警示我们不可掉以轻心。历史上发生过的洪涝旱灾,大部分都是集中在6至8月。

  这一时期,降雨最为集中。全省平均年降雨量1450毫米,但时空分布不均:汛期降雨约占全年雨量的70%,特别是4至7月约占全年雨量的50%、汛期雨量的80%。2010年6月下旬,受持续强降雨影响,湘江中下游发生新世纪以来最大洪水、历史第三大洪水,湘江一级支流涟水、涓水、渌水洪峰水位均超历史,汛情一度十分紧张。

  这一时期,洞庭湖区也极易形成高洪。已经建成的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在调蓄长江洪水方面将起到积极作用,对我省洞庭湖的防洪保安至关重要,但省内的湘、资、沅、澧四水发生的洪水,容易在洞庭湖碰头,形成恶劣组合。而四水中一条水、两条水一旦与长江洪水遭遇,洞庭湖地区往往长时间维持在高洪水位,造成洪涝灾害的几率更大。1999年以前,洞庭湖区溃垸基本上发生在6月下旬至7月下旬,损失极为惨重。

  这一时期,台风影响最大。特别是在福建沿海一带登陆的台风对我省影响极大,极易造成山洪灾害、城镇内涝甚至发生流域性洪水。2006年7月14日,受台风“碧利斯”影响,湘江一级支流耒水发生超历史洪水,郴州等地暴发山洪并引发大量山体滑坡,因灾死亡417人、失踪91人。

  这一时期,发生干旱的可能性也大。我省干旱具有空间上的广泛性和时间上的多发性以及明显的季节性,湘中衡邵地区为传统干旱区,伏旱为主要干旱类型,局部干旱几乎年年发生。即使在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长时间全流域洪水过程中,湘南都出现了长时间高温干旱,形成典型的“北涝南旱”现象。2003年、2005年、2007年、2013年,我省都出现了全省性特大干旱。

  厄尔尼诺现象导致后期天气形势复杂多变,湖南防汛抗灾将迎来“大考”。根据气象部门预测:

  一是后期降雨比较集中。6月下旬至7月上旬,湘北地区降雨较常年偏多1成左右,其他地区偏少1成左右。湘东南地区7月上旬少雨、湘北地区7月上旬仍多雨。

  二是台风影响较大。7至9月,影响我省的台风个数接近常年或略偏多,湘东南部分地区降雨较常年偏多2至3成,其他地区较偏少1至2成;

  三是局部干旱明显。湘中以北高温、干旱明显。

  省防指指出,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各级各部门要继续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防大汛、抗大旱、抢大险、救大灾的要求,高度警惕,严格责任,加强组织,狠抓落实。

  一要抓紧抢修水毁工程。前期受灾地区的党委、政府,要在妥善安置好受灾群众生活的同时,要抓紧降雨间隙期,集中力量抢修水毁工程特别是防洪工程、灌溉渠道等;对一时难以完成修复工作的水毁工程以及在建涉水工程,要抓紧落实应急度汛的可靠措施,加强防守,做好抢险准备。

  二要抓紧整改暴露的薄弱环节。分析前几次暴雨山洪造成的损失,暴露出一些地方防洪基础薄弱、应急反应不强、群众防灾意识淡薄、措施不到位、建设工地破坏排水系统等问题,必须抓紧整改,落实可靠的应急措施。

  三要继续抓好防汛保安工作。继续突出暴雨山洪防御和水库防守、城市防渍,落实可靠的人员转移措施,加强工程防守和调度,确保度汛安全。同时要关注澧水、沅水和洞庭湖地区可能发生的大洪水,以及湘南、湘东南等地可能因台风造成的暴雨山洪。四要提前做好抗旱准备。坚持防汛抗旱两手抓,及早做好抗旱准备工作。对于后期可能发生的高温干旱,要提前谋划,适时蓄水保水,突出抓好人饮安全。

  链接

  厄尔尼诺现象

  厄尔尼诺,简单来说是一个气候现象,它是发生在热带太平洋、海温异常增暖的现象。大范围热带太平洋海水增暖,会造成全球气候的变化。

  在我国,厄尔尼诺发生之后,雨带会往南退到长江流域、华南等,会出现北方较旱、南方较涝的状态。同时,登陆我国的台风将偏少,夏季北方部分地区有可能会出现极端高温。1998年,发生50年来最强一次厄尔尼诺现象,我国长江流域发生全流域大洪水。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