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在基层]一个"水上漂"的"花花世界"
2014-06-21 09:46:11 湖南日报     [作者:徐亚平]     [责任编辑:唐能]      字体:【

  一个“水上漂”的“花花世界”

  本报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彭新华 张脱冬

  看见受伤的野鸭子不抓;发现戏水的江豚主动绕道;船上栽花种草;湖里不丢废弃物。一年365天行走在洞庭湖、长江,靠运送芦苇为生的沅江船工夏欣欣,实践着自己朴素的环保理念,一晃就是10来年。

  6月18日,记者和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巡逻长江岳阳B赤壁段时,再次走进了“水上漂”一族夏欣欣的“花花世界”。

  与芦苇为伴的人

  10时,记者来到了长江湖北赤壁江段。只见20多条机帆船一溜儿摆开,都是湖南来的芦苇船;船上芦苇堆得像座山。夏欣欣和妻子谌永红站在船上笑眯眯地迎接我们。

  记者是去年在洞庭湖里认识夏欣欣夫妇的。老夏今年50岁,沅江人,中等个子,单瘦,黝黑,一抹浓黑的小胡子,一笑露出二排雪白的牙齿。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他购船跑水上运输,在洞庭湖运送芦苇已经10年了。

  老夏的船上装了300吨芦苇,是从君山运过来的,准备送到赤壁的纸厂去,但要挨个排队等待。“我们在这里已经等了10来天了,大约还要两个星期才轮得交货。”老夏掰着手指计算着。

  “老夏,今年收成怎么样啊?”“运送芦苇是从头年10月开始的,要到今年7月结束,能够运送10来趟,大概五万多元的收入吧,将就着过日子。”谌永红笑着在一旁帮腔。

  没有芦苇运送的时候干嘛?“就修船、守船。一年365天都在船上,洞庭湖就是我们的家。”老夏说着这话的时候,充满着深情与自豪。

  “那你们怎么打发湖上的日子呢?”老夏笑而不答,将记者引向了船头。

  “水上花园”

  上下两层的船头长满花花草草。鲜艳的太阳花、素雅的兰花、浑圆的仙人球,给我们带来惊喜。记者特意数了数,足有28盆。栽花用的盆子大小、高低不一:8个装植物油的塑料桶,3个油漆桶,还有2个装棒棒糖的塑料桶,一个废铁皮茶桶,一个废铝水壶……

  老夏挠挠后脑勺,憨厚地说:“这都是老婆栽的,她爱美,没事喜欢侍弄花草。这些桶啊、壶啊,都是废品,但我留下来了,丢弃了可惜,还会给洞庭湖、长江造成污染呢。”

  说起水上环保,老夏的话就多起来:“我们这些人长年以湖为家,鸟是我们的朋友。一到冬天,洞庭湖的鸟特别多,我们从不去打,有时候看见洲子上受伤的野鸭子,我们也从来不去捉。还有一次,我们在湖中行船时发现了前面有五六只江豚在戏水,多好哟!为了不惊扰他们,我们的船就绕道,目送它们游好远呢!”

  夏欣欣的困惑

  湖上单调枯燥的生活并没有泯灭夏欣欣夫妇对洞庭湖的热爱、对美的追求。但是,夏欣欣也有不少困惑。他说,洞庭湖挖砂船在湖面日夜作业,破坏生态环境怎么办?国家现在开采那么多的石油、煤炭,有一天开完了我们的子孙怎么办?在他们的老家,山区的百姓为了生存,经常打猎,猎杀野生动物怎么办?

  此时,记者成了一个耐心的倾听者和解答者。

  老夏告诉记者,他儿子在长沙读大学。他说,暑假想让儿子到江豚保护协会来做志愿者。

  “平民诗人”

  夏欣欣只读到初一;但爱写诗。跟朋友发信息,每条信息都是一首诗。

  6月18日,记者从岳阳楼下水去赤壁长江江段寻找他,给他发个打油诗信息:“半日游三国,厉厉风云中;周(瑜)鲁(肃)陆(逊)黄(盖)夏(欣欣),个个是英雄。”他立马回信息道:“长江长,雾茫茫,飘飘千里江中央,有劳各位不敢当,一路安全方为上。”

  5月6日中午,记者曾与他在长江湖北监利县观音洲相遇,跟他聊芦苇、江豚、鸟、花草达3小时。甫一分手,他就用手机发来打油诗:“党报记者响当当,忙里偷闲来船上;促膝谈心话环保,粗人句句记胸膛;大家都来护生态,人间定会胜天堂。”

  斯时,一道残阳铺在江面,美极了,记者不由想起了白居易的诗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