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3个“最美家庭” 亮节高风厚德
2014-06-09 12:11:09 湖南日报     [作者:苏莉]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家庭美,社会昌

  聂廷芳

  全国妇联“最美家庭”上个月评选揭晓。我省怀化曾祥来家庭、益阳段意花家庭、衡阳李卫兵家庭,光荣上榜。

  什么样的家庭才是“最美家庭”?

  只因“乡情”二字,“台湾爷爷”退而不休,散尽家财,资助寒门学子,义薄云天;

  冒着生命危险,跳入资江救人性命,不取分文,甘守清贫,段意花家庭侠骨仁心;

  李卫兵背妻6年,不离不弃,百世修来同船渡,千世修来共枕眠。这个“修”字,就是忠实履行夫妻义务。

  三个“最美家庭”带给我们的故事,是同样的美丽、不一样的感动,是社会公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的典范。

  退休20多年,回老家资助百名学子,花光毕生积蓄200万元

  “台湾爷爷”舍却自己照亮家乡

  本报记者 苏莉

  怀化市辰溪县城,有位“台湾爷爷”,几乎无人不晓。他的名字叫曾祥来,今年84岁。

  曾祥来出生于辰溪县孝坪镇洞潭村普通农家,60多年前去了台湾。

  1988年,他与妻子回到辰溪。家乡的贫穷,让老人心里很不是滋味。村里有因贫辍学的孩子,老人更是放不下。

  “穷不读书,穷根难断。”1989年,曾祥来再次返乡,决心帮助辍学孩子。他亲自登门,动员家长们送孩子上学,承诺凡是困难的,由自己资助。

  1990年,曾祥来退休。征得家人同意后,他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家乡辰溪县城租住的房子里,便于陪护孩子们读书。当地人亲切地称他们夫妇为“台湾爷爷、台湾奶奶”。

  曾祥来夫妇资助上学孩子的队伍越来越大,租住的两间房子住不下了。

  1993年,曾祥来耗资18万元,在县城柳树湾,修建了一栋4层楼房,劝学范围拓宽到周边的几个村子。最多时,曾祥来包揽了18个孩子的学费、吃住。洗衣服、买菜、做饭……他成为了孩子们的“全职保姆”。

  1996年,因遭遇百年不遇的洪灾侵袭,“助学楼”内财物损失殆尽,但曾祥来没有因此放弃助学行动。他花20万元,在县二中附近,买了一栋“爱心楼”。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住着4位学生,小到饮食搭配,大到学习状况,事无巨细,这位84岁老人都要操心。

  25年来,老人花光了毕生的积蓄近200万元,培育了家乡100多名学子。

  受老人影响,远在台湾、香港的子女,欣然接下爱的“接力棒”,对部分学生进行资助。许多受过资助的孩子工作后,只要回辰溪,都会前来看望可敬可爱的“台湾爷爷”。

  现在,严重的风湿病让曾祥来老人备受折磨。但老人说:“只要我一息尚存,助学之举就不会停止。”

  男英雄,女豪杰,激流中救起50人,不取分文

  “神雕侠侣”光耀资水河上

  本报记者 苏莉

  资江,益阳城区段。

  一艘水文测验趸船上,生活着一个普通的家庭。

  丈夫李国庆,益阳水文站职工。妻子段意花,水文局的临时工。

  因为工作的缘故,他们在这艘趸船上,一住就是10多年,先后救起近50名落水者,年龄最大的83岁,最小的7岁,被称为“趸船上的救命人家”。

  李国庆负责站点观测,记录水位,责任十分重大,在水文站值班是家常便饭。尤其是每年汛期,不论刮风下雨,还是节假日,他必须坚守工作岗位,及时准确上报相关数据,为科学应对汛期提供依据。

  段意花负责看护趸船附近测量船上的仪器,每月工资100元。在她细心的守护下,没有发生一起重大失窃事件。

  长期生活在趸船上,段意花夫妇练就了一身骄人的水上功夫。

  一年冬天,下着大雪,已是深夜。

  一阵刺耳的呼救声,惊醒了熟睡中的段意花夫妇。

  李国庆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纵身跳进冰冷刺骨的河中,使出全身力气将落水者救上岸,在妻子的协助下,将奄奄一息的落水者背回家。

  落水者是一位60多岁的大娘,因下雪路滑,不慎跌落河中。老人得救了,李国庆却患上了一场重感冒,花了几百块钱才治好。后来老人的子女执意要感谢,被夫妻俩婉言谢绝。

  “救一个人,就是挽救一个家庭的幸福。”怀着这样朴实的想法,段意花夫妇不惜一次次以身涉险。

  一个深夜,李国庆在水文站值班,船上只有段意花和儿子李健。

  母子隐约听到几百米远的资江一桥方向,传来呼救声。江面一片漆黑。

  段意花顾不上害怕,叫上儿子,划着船,打着手电筒寻找落水者。终于在桥下找到了呼救声的来源——一头漂在水面上的长发。在儿子的帮助下,她使出全力,把落水者救到了小船上。

  段意花夫妇从未向被救者收取过一分钱报酬。夫妻俩相互扶持,靠微薄的收入,过着非常平淡甚至清贫的日子,以至6万多元债务整整还了17年。

  儿子李健,从不因生活清贫埋怨父母。在他心目中,父母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是自己的榜样。

  妻子65公斤,丈夫单瘦53公斤——

  “她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在我的背上”

  “硬汉”背妻爬山越岭6年

  本报记者 苏莉

  陡峭蜿蜒的山路上,男子咬紧牙关,脸涨得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鼓起,额头上的皱纹挤出一道道深沟。

  53公斤的他,背着65公斤的妻子,每迈一步,都异常沉重。

  通往衡东县南湾乡完小的山路上,人们经常见到乡完小语文老师李卫兵和他的妻子。3公里山路,李卫兵背着妻子,要走两个小时。

  2008年11月3日,李卫兵妻子单卫清突然晕倒,不省人事。经过抢救,命保了下来。可医生告知李卫兵:“脑血栓致全身瘫痪,最多活不过5年!”

  李卫兵不忍心将这个残酷的事实,告诉正处于成家立业节骨眼的一双儿女,他对孩子们第一次撒谎:“妈妈没大碍,你们放心在外好好干!”

  李卫兵独自扛起照顾妻子的重担。“两难”摆在眼前:家中经济困难请不起保姆,留在家中照顾妻子,他舍不得视为亲生孩子的学生;去上课,谁来照顾妻子?

  他毅然决定:带着妻子去上课!

  刮风下雨,寒天酷暑,李卫兵背着妻子去学校,放学了,再将妻子背回家。

  一次,他从坡上滚了下来,为了护住妻子,他的腿重重地撞在路上的尖石上,鲜血汩汩直流。至今,腿上还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她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在我的背上。”背着妻子上厕所,去散步,甚至去教研,李卫兵成了妻子的“活轮椅”。

  为了帮助妻子康复,李卫兵买来几十本相关医书。晚上等妻子睡着了,他就一点一点地研读,将有用的方法一条条摘录下来,密密麻麻记了十几个笔记本。李卫兵自创了一套牵引训练方法,在妻子的两腿和腰上分别拴上绳子,使劲往前拽。他坚持每天帮妻子按摩3小时,6年下来,手磨出了厚厚的茧。

  慢慢地,单卫清身体机能开始复苏。2012年12月24日,她竟然能站起来迈出第一步了。

  那一刻,李卫兵这个苦难打不倒的“硬汉”,激动地抱着妻子哭了很久……

  李卫兵的事迹,在衡东县无人不知,大家竖起大拇指,说他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模范丈夫”。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