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韩少功山乡传道
2014-05-23 06:42:03 湖南日报     [作者:徐亚平]     [责任编辑:彭彭]      字体:【

  著名作家韩少功,不是土生土长的汨罗人,可在许多人看来,是属于汨罗的。对此,汨罗人满是抑制不住的自豪与骄傲。

  5月13日,韩少功走进汨罗市成人教育中心,发表了《价值观与中国梦》的精彩演讲。随后,他回答了听众提出的11个问题。精妙的回答,让大家疑惑顿释。

  在汨罗人眼中,韩少功是一位最容易请到的客人。他经常给汨罗人送来精神食粮:“开讲先进文化”、“教师节感恩灵魂工程师”、“重阳节里与老师侃文学”……韩少功的巨大魅力,如一个巨大的“正能量场”,释放在汨罗江畔。

  韩少功山乡传道

  本报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任胜 黄松柏

  尊师如天地:“中国的老师是上了牌位的”

  韩少功每年在汨罗市八景乡住半年,不管多忙,总要抽时间到八景学校走走,给师生或家长讲一讲课。用他的话说:“就是为山村孩子更好地成长尽一点点力。”

  “选择当教师,意味着选择了清贫。”在八景工作多年的陈清香老师向韩少功倾诉,“不少人觉得当老师待遇不高,压力蛮大,发誓不让子女站讲台。”

  2011年教师节,韩少功应邀与八景学校老师谈心。“古人重视教育,以前不少人家的神龛上供奉着‘天地君亲师’,还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之说。可见为师地位之高。”韩少功说,“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一日为局长,终身为父亲’的说法。”老师们听得呵呵笑起来。

  “我十几岁的时候到八景来担竹子,那时学校条件还没有你们墙上照片里那么好。在非常困难的环境下,在座的许多老教师付出了辛勤的劳动,这个意义不可小看。”韩少功指着会议室里的一张老照片说,“教师也是社会的中坚力量。过去,中国的老师是上了牌位的;在西方国家,教师被称为‘典范’。”

  为什么给予教师这么高的地位?韩少功说得很动情:“那就是要让教师成为我们民族的中坚,尤其是精神文化引导性的力量。”

  他勉励教师们:“我们承担这样一个历史使命,碰上这样一个好时代,这样的时代不多。人这一辈子,一定要振奋精神,不断努力,活出精彩!”

  每次到汨罗不同的学校给老师讲课,韩少功总不忘说“中国的老师是上了牌位的”。人们听出了他对教师有着发自心底的崇敬。

  家庭育子经:“最好的方法是餐桌10分钟”

  韩少功开课讲育人,八景及周边乡镇的老师、干部、家长200多人闻讯赶来,把学校礼堂挤得满满的。

  “对学生的教育,不是大道理可以说服得了的。大道理让学生伢子本能地产生逆反心理。反而是一些不经意的细节上的东西,对他们的影响还大些。影响,‘影’呢,就是图像,‘响’呢,就是声音。通过声音、图像,可以起到更有效的潜移默化的作用。”韩少功娓娓道来。

  有位老师说,自己曾关爱过一个调皮学生,这个学生后来在事业上取得较大成功,他总是念叨老师好。韩少功说:“调皮伢子是不能排斥的。十指不是一般齐,千万不能把孩子看死了。”

  “先成人,再成才!”韩少功十分推崇“成人教育”。他认为,心理性格品质好的人,才能有好的发展。女儿读书时,韩少功从没给过零花钱,从没给她买过名牌服装。“是想让女儿明白,尊严不是靠名牌衣服换取的,而是靠人品、学识和能力赢得的。”

  聊起家庭教育,韩少功劲头更足了:“教育子女切莫跟他讲大道理。最好的方法就是餐桌10分钟。父母有意识地引导一个话题,如穿衣服啦,哪一件衣好看,哪一件不好看。或者今天讲一个知识点,明天再讲一个小故事。其实,这就是很有作用的潜移默化。”

  “教育子女是最重要的项目、产业和投资,需要学校、家庭和社会共同努力。”韩少功谈到,“育人有‘三个最重要’——教好子女是最重要的发展,立德做人是最重要的成才,刚柔相济是最重要的方法。”

  欢喜陪孩子:慈祥温暖“韩爷爷”

  “六一”儿童节,韩少功只要在八景,总会陪孩子们过节,献上节日礼物和祝福。他热情和孩子们打着招呼,为新入队的少先队员系上了鲜艳的红领巾:“祝小朋友们节日快乐!感谢教师、家长们的无私奉献!”他总是津津有味地看完孩子们的表演,还不忘称赞孩子们表演的节目:“蛮好!”

  提起韩少功,孩子们就特别兴奋:“韩爷爷给我们买了号鼓,这些号鼓给我们带来了好多乐趣”、“韩爷爷给我们买了放衣服的柜子”、“韩爷爷给我们买了练习本”、“韩爷爷给我们编了书呢”……

  2011年,八景学校想请韩少功给学生编一本校本教材。他立刻放下手头工作,精选了22篇短文,编辑了《韩少功作品选读》。学生读得津津有味。周边乡镇的学校想方设法,到八景学校要了不少书送给学生。

  不管什么时候,一看到韩少功从校园路过,八景学校的孩子都亲切地叫“韩爷爷好”。孩子们要求签名时,韩少功不厌其烦。一次,他征求孩子的意见:“我给你们一个写‘先做人后成才’,一个写‘青春无敌’,要得不?”两个孩子点头同意后,韩少功才郑重地写下来。

  汨罗市中小学生诗歌专刊《童声》创刊,韩少功欣然题词:修辞立其诚。

  虔诚交文友:文学青年的仰视与平视

  对于韩少功,汨罗文学青年有两种打量的角度。每次聆听韩少功讲学,文学青年的目光更多的是仰视。

  韩少功给文学青年作了《文学何为暨当代文学走向》的讲座。“只要是精彩的文学,不管以什么形式出现,都一定会成为人们精神的美好记忆与推动力。”他认为,“人学也是文学。成文一定要了解人,写好文学作品一定要对人有深切体会。要走文学之路,必须通过行万里路来积累感觉,通过读万卷书来积累学养,还要有不断总结经验教训的写作实践,才能够熟能生巧。”

  就“文学何为”的问题,韩少功指出:文学当前受到传媒电子化、市场化两个方面的大冲击,许多作家多年没有写出作品;人们又有特别的心理焦虑,许多人在自觉或不自觉地寻找有意义、有意思的生活。文学给了人的精神生命。人要过一种智慧而不愚蠢、真实而不虚伪、美好而不丑恶的生活,就需要文学的滋润。

  对当代文学的走向,韩少功认为,中国的文学创作拥有独一无二的条件,那就是社会生活很丰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千姿百态的故事。近百年急切实现转型的过程中,对传统文化伤得很厉害,大家不喜欢读书。现在的中国作家集中在大中城市,生活同质化严重。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文学面临着巨大的竞争与挑战。

  韩少功的平易近人,让汨罗文学青年可以平视他。不少文学青年在他的熏陶下,茁壮成长。青年作家舒文治评论随笔集《远游的开始》成书,韩少功欣然为之作序。青年作家潘绍东谈起韩少功的帮助与指点,充满感恩之情。一些普通的作者小心翼翼地呈送自己的作品时,韩少功总是不遗余力地精心指点。

  “盲富”有“四不”:倡导“韩氏快乐总动员”

  “每个人都梦想一辈子美满。什么才是美满人生呢?中国有一句恭维话,叫做‘洪福齐天,大富大贵’。”韩少功在汨罗市成人教育中心讲学时说,“追求富裕是每一个人的权利。”

  谈起这些年的变化,韩少功认为我们干得不错,由挨打、挨饿的国家,开始成为出人头地的富强国家了,但一些家庭的日子还过得紧巴巴,不少人还笑不出来。

  人是否很有钱就快乐呢?韩少功讲到他在海南时,被朋友硬拉去过一个高级夜总会。他说,那里面的大老板都很有钱,但基本都拉长一张脸,看不出快乐何在。“司马迁把财富分为‘本富’、‘末富’和‘奸富’。本富,是立身之本,也是立国之本。华为、中兴这些公司是一种本富,靠不断的创新,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杀出一条血路。末富的知识、技术含量偏低,采取不入流的办法,获得巨大财富。司马迁特别痛恨的是奸富,采用违法的、缺德的手段来致富。”

  韩少功提出了“盲富”:有些人对财富认识有偏差,不正确的价值观带来了“富而不安”、“富而不乐”、“富而不才”和“富而不尊”。他认为:“安康、快乐、才能和尊严,都是人生中的重要财富,人在追求物质的同时,更要注重精神的提升。只有‘两条腿’走路,才能走更长远的路。”听众大有醍醐灌顶之感,都高兴地称这是“韩氏快乐总动员”。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