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聆听湖南改革的足音·充分释放创造潜力
2014-03-07 06:34:46 湖南日报     [作者:李勇 冒蕞]     [责任编辑:黄晓辉]      字体:【

  充分释放创造潜力

  ——代表委员热议要素市场化改革

  本报记者 李勇 冒蕞

  改革大潮激涌。30多年来,中国人对市场经济的认识不断深化,但要素市场改革还远远滞后,土地、资金、劳动力等生产要素还没有实现完全的市场化。

  要素市场化改革难在哪里,改革如何进行?如何通过要素市场改革激发经济增长新动力?

  “破除制约市场主体活力和要素优化配置的障碍,让全社会创造潜力充分释放”,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这一表述,引起了在湘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热议。

  【报告看点】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积极推进有利于结构调整的改革,破除制约市场主体活力和要素优化配置的障碍,让全社会创造潜力充分释放。

  【两会热议】

  不得不改,要素配置矛盾倒逼改革

  两年前,沅江市草尾镇四民村九组村民张兵领到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等四个“红本本”。自此,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等成为了沅江农民真实拥有的物权。

  “城乡二元的土地产权制度导致农村土地无法进入市场流转,阻碍了社会资本进入农村,农村生产力难以解放。”在湘全国人大代表说,确权、颁证,发生在益阳的这一改革,直指农村重要的生产要素——土地,是农村土地制度的一场深刻变革。

  近年来,随着改革的深入,土地、能源、资金、人才等要素的制约日益凸显。矛盾倒逼改革,给生产要素“松绑”,推进要素市场化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代表、委员们谈到,当前,要素市场化的改革显得较为滞后,传统体制的痕迹依然明显。全国人大代表赖明勇说,国企垄断、民营经济遭遇“玻璃门”等问题的出现,就是因为传统的资源调配模式与当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程度不匹配,导致了要素配置矛盾。

  要素的人为定价,造成了“国内贸易壁垒”的形成。赖明勇长期以来围绕构建国内一体化市场提出了多份建议。他认为,国内贸易壁垒不利于形成统一的国内一体化市场,进而影响到国内经济主体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政府应该以国际化视野和系统化思路,统筹兼顾推进各要素领域的市场化改革。

  长期研究金融问题的全国政协委员戴晓凤认为,一个地方的发展壮大,离不开发展要素的“流入”。但受多因素影响,目前县域发展要素之一的资金,面临着“流出”的窘境。

  她介绍,目前县域金融业的业态类型主要以信用机构为主,民间金融市场还在“地下”。这样的金融业态,不仅无法为本地经济引入资金增量,更为严重的是这些机构大都成为“抽水机”,将当地吸收的资金输送出去。她对中部某省86个县及县级市进行过统计,发现这些地方的平均存贷比仅为42.69%。

  “要素市场化改革影响经济体制改革的成败,要下决心改、下力气改!”代表委员这样认为。

  各个击破,让要素流向市场

  近年来,湖南在要素市场化改革上频频出招——

  农村土地确权颁证稳步开展,资源税改革试点等财税体制改革顺利推进,鼓励民间资本参与设立村镇银行,率先推行民用阶梯水价、电价、气价改革……

  代表委员说,推动要素市场化改革,要从资金、土地和劳动力三大要素市场各个击破。

  赖明勇说,劳动力酬薪水平不高、同工不同酬、农民工城市化进程缓慢,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他认为,人才是未来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要素资源之一,是赢得市场竞争的关键性因素。要推进劳动力要素市场化改革,实现人才、人力资源合理调配,促进形成健康、公平、高效、有序的市场竞争秩序。

  全国人大代表王填认为,实现生产要素的市场化配置,需要建设统一、有序的要素交易平台。“交易平台能够实现各类资源的优化配置。”王填分析说,交易平台通过资源的反复聚集、交易,在市场和价值规律的共同作用下,形成合理的市场价格,还能保证交易信息的公开、透明,有利于形成公平、公正的市场竞争秩序。

  王填认为,利率市场化应该成为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内容,因为金融行业呈现较高的垄断性,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相对较低,自身还积淀了很多风险。要从放宽利率限制,降低金融业准入门槛等方面着手,积极推进金融领域的深层次变革。

  如何破解县域资金要素难题?戴晓凤说,要尽快从法律上确认与构建一个与正规金融市场相匹配的场外资金交易市场,为民间资本的投资与融资活动提供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交易场所。

  代表委员认为,要推进城乡建设用地同地同价,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缓解土地“卖方市场”和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积弊。

  简政放权,管住“看得见的手”

  代表委员认为,在推进要素市场化的进程中,政府应该进一步明确自身在资源配置中的定位,管住“看得见的手”。

  “只有两只‘手’各负其责、各司其职,资源要素才能真正实现高效配、优质配、公平配。”代表委员说,在要素市场化进程中,政府应该成为“引导者”、“调控者”,而不再是决定者。

  全国人大代表龙飞凤认为,在新一轮要素市场改革中重新树立政府的新定位,其核心在于加快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

  江华位置相对偏远,同时是少数民族县。如何做活县域经济,最大限度地让市场迸发活力,是龙飞凤长期以来思考的问题。她认为,政府不是上帝,要管住“看得见的手”。在市场经济中,政府应该着力构建公平、公正的要素资源交易机制与平台,真正发挥其引导作用,让市场的主导作用和企业的主体作用进一步彰显。“比如该招拍挂的就严格按照程序招拍挂,决不能搞暗箱操作。”

  全面推行要素市场化配置,需要政府向市场放权,而审批制度改革是关键的一环。一些在湘全国政协委员认为,过去讲审批制度改革就像挤牙膏一样,清理掉的多是不合法或者冷门的审批。

  委员们建议,政府在进行审批制度改革时,对与现实管理要求不相适应,予以取消或调整;对通过事后监管可以达到管理目的的,一律予以调整取消;对一个审批事项多部门、多环节审批的,按照权责一致的原则进行调整,该取消的必须取消;对通过市场机制、行业自律能够解决的,也予以取消或调整。

  龙飞凤还提到,政府应该尽可能地简化、降低各种准入门槛,变事前监管为事中、事后监管和监督。政府、社会应该给予企业更多的信任和信心。

  【延伸阅读】

  今年3月,致力于“构建民间借贷首席平台,组建湘籍民营银行”的湖南商银投资控股集团运营中心在长沙正式成立,力争在3年后组建民营银行,获取国家民营银行牌照。去年,我省在全省部署开展确权登记试点工作。4个试点县在4个乡镇12个村(农村居委会)开展试点,涉及178个村民小组,农户5359户、19741人,共完成耕地确权面积22230.6亩。从去年5月起,我省对国务院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项目进行了衔接落实,并对省本级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进行了全面清理。其中衔接国务院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项目31项,清理省本级行政审批项目55项。

  (本报北京3月6日电)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