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湖南印象 > 正文
约会执百年爱情地图
2014-03-06 08:18:58 湖南日报     [作者:周佳]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约会执百年爱情地图

  

  电视剧中的毛泽东与杨开慧

  

  潮宗街麻石路 童迪 摄

  

  爱晚亭 蒋志舟 摄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 乔育平 摄

  

  清水塘22号

  资料图片

  

  板仓 李健 摄

  

  板仓杨开慧雕像 李健 摄

  

  橘子洲 乔育平 摄

  文/本报记者 周佳

  桃花微张时,春天又来了。在这恋爱的美好时光,我们该去哪儿约会呢?

  100年前,毛泽东与杨开慧相遇,开启了这世间最美丽的爱情之门。他们的相识相恋相伴,没有韩剧里的浪漫,没有美剧的故事化,却成为了最动人心魄的旋律。

  李氏芋园、潮宗街、第一师范、板仓、韶山……恋爱中的你,何不沿着伟人的爱情足迹,来一场别开生面的约会?也许,你将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

  李氏芋园 人生若只如初见

  始建于1847年的李氏芋园是清代名臣李星沅的宅第。东接定王台、北囊浏正街、西去仅半里路即为藩正街藩台衙门,芋园里几近半园是池塘。走在卵石小径上,名花贵草让人目不暇接,蜿蜒相接的回廊似乎看不见尽头。

  “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你的眼睛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我爸常说有一个学生的眼睛多么明亮、有神、坚定,里面还藏着好多理想呢?”

  “哦,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叫杨开慧,是我的小师妹。”

  “我也知道你是谁了,你是毛泽东,我爸爸最喜欢的学生。”

  单纯,美好的初遇,就在芋园。这里是第一师范教师宿舍,杨昌济住这里,学生毛泽东常来请教。那是1914年,他们还只是大哥哥和小妹妹。一个与杨昌济先生无拘无束地纵谈天下大事,一个就在一旁默默地听着。春风拂来,池水微皱,杨柳依依,可有谁嗅到了爱情?可惜,那场“文夕大火”,让这里只留下浏正街小学内的一段围墙。

  穿过嘈杂的小巷,老树在发芽,在稚嫩的读书声里,细数这斑驳的痕迹,爱情的青涩让春天更美好。

  橘子洲岳麓山 共话理想和信仰

  湘江北上穿城而过,巍巍岳麓与高楼林立的长沙城相看两不厌,橘子洲就在江心绵延。

  橘子洲上,郁郁葱葱,寂静无人,抬眼之间,江水悠悠,不远处的夕阳格外诱人。1914年至1918年,还在一师求学的毛泽东,就喜欢和蔡和森、陶斯咏、杨开慧等到这里看“万山红遍”,“指点江山”。

  对岸的山里,他们最中意的,应该就是爱晚亭了。从南门进山,右转300来米,我国四大名亭之一的爱晚亭就静立在这里。三面环山,琉璃碧瓦,亭角飞翘。

  不知有多少次,他们露营在这里纵论天下大事,探求真理;不知有多少次,他们从这冲向风雨中,呐喊着“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漫山遍野地狂奔。“自从听到他的许多的事,看了他许多文章,我就爱上了他。”开慧手稿里的“爱”字,也许就是这时开始萌芽。

  爱上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就是我懂你。

  潮宗街文化书社 爱情在这里发光

  绕过上城金都左侧路口的巨石,就步入了潮宗街。从黄兴北路到湘江大道,这长达400多米的麻石路是长沙市历史街巷中保存得最好的。

  一路行来,长沙仓储业遗迹、潮宗街教堂、抗日战争防空设施遗迹、瞿鸿机故居原址、金九活动旧址等历史遗迹仍在,文化书社却早已消失,空留一座白玉碑,似一本翻开的书。

  “我们彼此都有一个骄傲脾气,那时我惟恐他看见我的心(爱他的心)。”“他因此怀了鬼胎,以为我是不爱他。但他的骄傲脾气使他瞒着我一点都没有表现……”那时的他们,彼此倾心,却都未点破。直到1920年,杨开慧动员母亲,将北大同事送来给父亲治丧的奠仪费拿出来帮助毛泽东等人创办文化书社,“他的心盖,我的心盖,都被揭开了……”

  如果和你心爱的人,牵手在这麻石路上走一回,你们的心是否挨得更近,更加体会到相互支持鼓励的珍贵?

  第一师范 有情人终成眷属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也许是这首毛泽东为她而作的《虞美人·枕上》才真正让杨开慧的爱情生了根。

  “自从我完全了解了他对我的真意,从此我有一个新意识,我觉得我为母亲而生之外,是为他而生的。”1920年冬,他俩不做嫁妆,不坐花轿,不举行婚礼,“不作俗人之举”,在妙高峰下的第一师范里自由地结婚了。

  第一师范附小的主事室便是他们的洞房。穿过连廊,二年级办公室旁边就是了。眼前这不到十平米的房间里,一张书桌,两把椅子,泛黄纱帐下的小床,似乎还会“吱呀”作响。时任第一师范附小校长的毛泽东在这间办公室兼卧室的小房间里,和杨开慧度过了新婚后第一年。

  走出附小,右边就是毛泽东曾经学习的地方。整个校园里走廊迂回,楼与楼之间都有庭院相接,宁静别致。这里存有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任教及从事建党建团等革命活动的展厅和纪念地。

  书声琅琅,望望身边的那个人,相视一笑,所谓爱人,当是一起成长,比翼双飞。

  清水塘 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走进长沙市博物馆,绕过毛泽东像,池塘后的那片绿荫之下,就是中共湘区委员会旧址,也是毛泽东与杨开慧第一个真正的家,当年的清水塘22号。

  1921年秋,为了掩护毛泽东的活动,杨开慧毅然辞去了岳云中学的教师职务,接来母亲一起住在了这里。

  这是一座具有典型南方风格的民居,二进三开,砖木结构,前后共有两个小庭院,四周花鸟虫鸣。正厅右边就是他们住过的房间,雕花木床,书架,还有隔扇窗下那已经斑驳的木桌。毛岸英、毛岸青都出生在这里。对面的客房里,刘少奇、李立三等都曾住过。

  婚后,他们离多聚少。1923年冬,刺骨的寒风吹皱了清水塘一弯绿水,又将远行的毛泽东,对着孤傲的冷月作了一首《贺新郎·别友》诉说了他对杨开慧“算人间知己吾和汝”的深情。

  是啊,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韶山 君如磐石,妾做蒲苇

  韶山,花红柳绿,游客川流不息。

  1925年2月,毛泽东同杨开慧带着儿子毛岸英、毛岸青在这里住了近七个月。这是杨开慧第一次到韶山。她应该很兴奋吧?

  故居坐南朝北,是座“凹”字形农舍。门前荷塘蛙鸣,模糊了现实中的一切。

  右厢房第三间就是他们的卧室。在这小阁楼里,杨开慧协助毛泽东创建了中国农村最早的党支部之一——中共湖南韶山支部。

  在韶山,他们做得最多的就是以“走人家”的形式,深入贫苦农民家庭访问、谈心,鼓励他们团结斗争。杨开慧还亲自编写革命歌谣教农民传唱。

  不远处的广场上,双手握书卷,身着中山装的毛泽东铜像,神采奕奕。在这个太阳升起来的地方,没有她的身影。

  原来,爱一个人的时候,只要他笑,什么都可以忘掉。

  板仓 藏在墙缝里的深情

  从长沙城一路驱车40多分钟,就到了如今的板仓——誉为“初恋小镇”的开慧镇。

  斯洛特湖上波光粼粼,斑斓的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穿过小镇,不多久,杨开慧故居跃入眼前。

  这是一幢始建于清代乾隆末年、四合院式的农舍,土砖墙,小青瓦,大小房间36间。四周松柏、香樟、翠竹环绕。门前的公路可直达缪伯英故居、板仓国际露营基地。

  时光倒回1927年8月。

  毛泽东带着杨开慧、岳母和三个儿子来到板仓。这是他第三次来到这里。为了发动秋收起义,他只能将他们安顿在这里。谁知这一走,竟是他们的永诀。

  故居屋后的小山上,就是开慧陵园。陵园中那座“骄杨”的白玉雕像,张扬着她向往自由的气息。

  “我一直在追随他美丽的身影。如果他死了,我的情思要全部注入他的尸体上;我好像看到他站在那里!我想马上到你那儿去,?我亲爱的人,我要吻你,吻你的颈,吻你的全身!”这首《无题》是1983年修缮杨宅时,从夹墙中发现的,现在就珍藏在故居旁的杨开慧烈士纪念馆陈列室。可惜,她深爱的那个人一直没有看到。

  现在,如果你和心爱的人一起来到初恋小镇,还可共骑一辆自行车穿越宽广的茶园,可在星空下露营,春天赏花,夏天摘葡萄……

  识字岭 我失骄杨君失柳

  1930年11月14日,杨开慧被枪杀在长沙城浏阳门外的识字岭,年仅29岁。

  临刑前她说:“愿润之革命早日成功!”一个多月后,毛泽东才得知这个噩耗,惊呼“开慧之死,百身莫赎”。32年后,已是一国领袖的他作词《蝶恋花·答李淑一》,如今,这首词就铭刻在杨开慧双拥社区公园的墙上。墙前,就是少女开慧的雕像。

  芙蓉路上,车水马龙。城市每天上演的是“非诚勿扰”、“我们约会吧”的戏码。但每次路过这里,你是否会更加珍惜身边的人,相信总有一种爱情不会在滚滚红尘中湮没?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