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自主创新长株潭现象"探秘]共挖"创新富矿"
2013-08-27 23:18:53 湖南日报     [作者:胡宇芬]     [责任编辑:黄晓辉]      字体:【

  “自主创新长株潭现象”深度解析(十)

  【视点】共挖“创新富矿”

  ——“自主创新长株潭现象”启示录

  本报记者 胡宇芬 通讯员 尹文辉 单祖华

  打开中国地图,2.8万平方公里的长株潭是个不起眼的三角形。

  10年前,如果用一个词来描绘长株潭,“创新富矿”还排不上队。

  现在,我们可以骄傲地说:就是它了。

  在这片土地上,超级计算机、超级杂交稻等一批世界级的创新成果不断涌现,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南车时代、南车株机、湘电重装等一批企业成长为国内甚至全球同行的翘楚,长沙工程机械产业集群、株洲轨道交通产业集群、湘潭先进矿山装备产业集群迅速崛起。其间流淌的创新精神、结出的创新果实让人震憾。

  全国政协副主席、科技部部长万钢称之为“自主创新长株潭现象”,指出“湖南长株潭地区自主创新经验值得总结和研究”。

  在创新驱动战略上升为国家层面的今天,透过这个精彩的现象,我们悟到了什么?我们要坚持什么?我们还能做什么?对迫切需要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湖南和全国来说,这都是宝贵的财富。

  开发“创新富矿”,区位和资源不是“一票否决”,强烈的创新渴求可以成就精彩

  长株潭能开发成“创新富矿”,很多人没想到。

  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资源总量上相比,这里和北京、上海、广州等发达地区不是一个级别。

  此时,有两条路供我们选择:放弃或坚持创新。如果我们就此选择放弃,那是走入了误区:区位和资源不好,搞不出什么创新。

  其实,区位和资源固然重要,强烈的创新渴求更重要,而且,区位和资源并非一成不变的条件,在强烈的创新渴求推动下,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努力去改变。

  企业是创新的主体。人才是创新的根本。两个有关企业的故事耐人寻味。

  1995年春,刚刚起步的三一重工由于产品质量不过关,陷入困境。地段不好又缺钱,顶级专家愿意来吗?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费尽周折,找到了当时的机械工业部北京自动化研究所的知名液压专家易小刚,用诚意和创新抱负打动了他。易小刚住在民工们用水泥瓦搭建的工棚里,工作在脚踩黄泥的简陋车间内,周围全是黄土和荒山。起步期间企业连差旅费都付不起。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易小刚带领团队攻破了一道道技术难题,三一泵的市场迅速得到拓展。超长臂架曾是中国工程机械的痛。三一重工经过10多年奋斗,臂架从37米一直长到86米,每一次长高都给中国工程机械“长脸”。

  盾构机市场长期被西方国家把持。2008年,铁建重工落户长沙,再也不想受制于人。一场激烈的论证会在公司举行,一些专家毫不客气地指出这是纸上谈兵,“人才在哪儿?经验又在哪儿?”正处于产业转型期的铁建重工,没有放弃。他们到河南“三顾茅庐”,挖到了程永亮这位国内盾构领域的元老,并让这个只有本科学历、中级职称的年轻技术人员,去管理一支包括6名博士生在内的400多人的创新团队。两年后,铁建重工自主研发的首台盾构机成功下线,国产化率达到 87%,创造了中国盾构机自主知识产权的最高纪录。公司如今已连续3年占领中国盾构市场的半壁江山。

  放眼长株潭,所有为自主创新贡献精彩的企业和人才,都有一部从零起步、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艰难创新史。或是主动求变,或是被逼无奈,虽然际遇不同,但创新成为他们的共同选择,也为他们带来了丰厚回报。自主创新,成就了长沙的工程机械产业、成就了株洲的电力机车产业,这些产业的发展壮大,极大地推动了长株潭乃至湖南的经济社会发展。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数据。近几年,长株潭高新技术产业持续快速增长。其中,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领域实现增加值占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总量的近四成。在创新上,传统产业同样有着巨大的需求和潜能。

  可以说,企业也好,人才也罢,不管身处何方,从事何种行当,都有创新的空间。

  徐仲维是湘电集团一名普通的维修电工,通过自学,他设计制造的一台全自动绕线整形机造价仅70万元,而这种设备如果从国外进口需1100万元。

  程江凌曾经是娄底一个面包屋的老板,酷爱吃米粉的她为了研制出日思夜想的“添加剂终结版”米粉机,请来农业专家和机械专家联合创新,终获成功。这些拥有40多项专利的米粉机,成了我国陆、海、空三军食堂唯一指定的专用米粉生产设备,还登上了航空母舰。

  创新,非不能也,乃不为也。

  开发“创新富矿”,党委和政府引导统筹也要创新思路,方能大有作为

  “自主创新长株潭现象”能够形成,是多方力量共同努力的结果。创新驱动发展,党委和政府能做什么?

  省科技厅厅长彭国甫认为,党委和政府主要起到了引导统筹协调作用,将各方面力量汇聚形成支撑引领经济社会发展的创新驱动力。

  分析这些年我省在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中采用的多种战术发现,成效大的战术都是体制机制创新的结果,值得坚持和深化。

  创新成果转化机制,推进“知识资本化、成果股份化”。将始自中南大学的“两个70%”探索,扩大为全省通行,开全国先河。

  创新科技项目立项、管理和奖励评价机制,以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为价值导向,突出标志性成果产出、转化及产业化的最终目标。在全国首创对科技重大专项实行公开招投标制度,建立创新型企业科技政策联络员制度等。

  创新财政资金的科技投入方式,在全国最早一批成立省级国有独资创投机构。至今,该机构直接投资8亿元,引导创投资本40亿元,带动社会多元化投资90多亿元。

  在全国第一个出台创新型省市建设纲要——《创新型湖南建设纲要》。提出实施九大工程,力争到2020年建成创新型湖南。

  科技重大专项的实施,就为创新驱动长株潭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些年,财政科技投入持续增长,如何握紧拳头办大事?我省突出新型工业化、现代农业、节能减排和民生科技四个重点方向,主攻了一批产业化中的关键瓶颈技术和社会发展中的公益共性技术。这些专项绝大部分分布在长株潭,已成为科技融入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切入点,成为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强力推进器。

  世界最大功率的六轴电力机车、国内首台5兆瓦永磁直驱海上风力发电机、国内最大吨位的矿用电动轮自卸车等一批重大成果就此诞生。据统计,7年来我省共实施省科技重大专项70项,突破了426项关键技术瓶颈,研发出重点新产品(含农作物新品种)612个,新增产值和利税分别达到392亿元和49亿元。

  协同创新的推进也越来越深入。从省内部门间的协同发展为省政府与科技部及国内高校院所的会商和合作,从产业协同发展为建立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从区域间科技合作发展为国际科技合作。

  值得高兴的是,有数据显示,我省特别是长株潭地区,企业作为创新主体的比重越来越大。科技活动经费筹集额、科技活动经费支出等多项投入指标,企业占全省的比重都达到了7成以上。高新技术企业承担的省级科技计划数接近50%,特别是在工业领域的项目超过6成。

  开发“创新富矿”,力争建成“创新特区”,为全国提供创新样本

  “自主创新长株潭现象”的出现,带给我们自信,也带给我们使命。

  像长株潭这样的城市群,全国还有一些。经济基础不强,区位和资源条件不突出,传统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交织分布。如何冲破不利条件的束缚,实施创新驱动战略谋求跨越式发展,是摆在这些城市群面前的一道待解题。

  答案在哪里?

  长株潭已经给出了初步方案。更有样本意义、更具推广价值的方案,还需要长株潭进行更全面、更深入的尝试和探索。

  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堪称“创新特区”。在管理体制、财税金融、产业发展、企业支持和人才优惠政策方面,国家赋予了他们先行先试的权力。当年为应对金融危机而开建的几个示范区,为经济发达地区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提供了范本。

  也许是天意,湖湘文化“敢为天下先”的特质与求变求异的创新精神不谋而合。如果长株潭能获得国家提供的一个自主创新先行先试的平台,不仅能完善和探索创新经验,诞生更多的世界级成果,推动高新技术产业加快发展,而且能在军民融合创新、科技金融结合创新等方面取得突破。

  全军综合类最高学府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位于湖南,该校在电子信息、新材料及航空宇航等领域处于全国领先水平,拥有一大批成熟的、可以民用的、有市场前景的军工技术成果。湖南还是我国军事工业布局的重点省份之一,共有军工及军品配套单位149个。为推动军民融合技术协同创新,省委、省政府制定了发展规划,省政府还与国防科大建立了产业技术协同创新联席会议制度,依托国防科大建立了湖南省产业技术协同创新研究院。去年全省财政累计投入专项资金1.3亿元,实现军民融合产业产值1100亿元。更大的产业规模有待培育,而国家政策的开放度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产业的高度。

  科技金融结合,长株潭一直在摸索。长沙高新区成为全国科技金融结合试点后,在科技银行、科技保险、天使基金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收效显著,创新的源动力与金融资本的倍加效应得到叠加。如果把这种探索扩大到整个长株潭地区,那我们又将获得怎样的一份惊喜?

  6年前,长株潭踏上了国家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探索之路。如今,长株潭又期盼着能成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的探索者。我们有这份担当,更有这份自信!

  两型梦,创新梦。长株潭,加油!

  【短评】新跳跃  更精彩

  胡宇芬

  历经数年蓄积、摸索、攀登,凭借自主创新的巨大正能量,长株潭从全国众多普普通通的城市群中脱颖而出,成为自主创新的一面旗帜。

  这是一次精彩的“撑杆跳”。杆子就是自主创新。在长株潭这片土地上,人才、成果、资金相互追逐,不断刷新自主创新的纪录,从而抵达新的高度。

  创新是为了生存,创新更是为了超越。超级杂交稻的增产潜力还有多大?超级计算机的运算速度还能多快?混凝土泵车的臂架还能伸多高?……面向国计民生,一个个艰难而诱人的目标在不断召唤。无论是根基深厚的高校院所、国有大厂,还是白手起家的科技型企业,创新已深入他们的骨髓。

  如今,自主创新氛围浓厚的长株潭,正在积聚力量开始新的一跳。这势必给湖南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新的动力,也会给国内区域自主创新带来新的启示。

  如何冲破体制机制的束缚,让身体更轻盈一些?如何争取创新资源多出成果,让推动力更猛烈一些?探索进入深水区,长株潭将一往直前,书写新的精彩。

  【链接】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是经国务院批准,在推进自主创新和高技术产业发展方面先行先试、探索经验、做出示范的区域。目前,国务院已仅批准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武汉东湖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上海张江高新区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此外,国务院已批准合芜蚌参照中关村自主创新示范区开展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试点,并适用与之相关的政策。同时,国家将合芜蚌试验区与北京中关村、武汉东湖、上海张江示范区作为“3+1”试验示范区序列,列入国家“十二五”科技发展规划和国家自主创新能力建设规划。

  作为创新驱动发展模式的国家“试验地”,示范区要充分发挥创新资源优势,全面提高自主创新和辐射带动能力。具体来说,就是要建成为国家高技术产业发展极,着力研发和转化国际领先的科技成果。要建成为科技产业融资中心,实现资本与技术的有效对接。要建成为知识型人才栖息地,培养和聚集优秀创新人才特别是产业领军人才。要建设成为产学研一体化的空间载体,推动科研、教育面向经济建设主战场。要建成为制度创新先行区,不断推进体制机制创新,促进创新能量的释放。要建成为创新创业的重要基地,做强做优一批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型企业,培育一批国际知名品牌。

  (本报记者 胡宇芬 整理)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