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心灵健康成长,让"青春期"不打折
2013-05-13 22:55:07 湖南日报     [作者:刘银艳 秦慧英 龙则灵]     [责任编辑:黄晓辉]      字体:【

  5月,正是全国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月,而5月,对于“压力山大”的中学生来说,也显得有点灰色。五一小长假后上学第一天,南京燕子矶吉祥山庄一名初三男生跳楼身亡,原因是作业未完成。而同样的悲剧,日前在广西柳州也在上演。

  《中国社会医学杂志》提到,我国青少年自杀呈上升趋势,目前在14-34岁群体中,自杀已成为首位死因。花季少年,为何如此看淡生命?归根到底,在应试教育环境下,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的缺失,使得他们缺乏心理耐挫能力,出现严重心理障碍时缺乏应有的心理调适能力。

  而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大学生心理咨询专委会的一项调查表明,近40%的大学新生存在不同的心理问题,关注“青春期”的中学生,让他们的心灵摆脱重负,已显得刻不容缓。

  心灵成长,“青春期”勿打折扣

  本报记者 刘银艳 秦慧英 通讯员 龙则灵

  心灵成长,关键在于“治未病”

  5月8日,午饭过后,益阳市一中的高二年级学生张画画,熟门熟路地走进了学校心灵成长指导中心的音乐放松室,她请班上的心理委员为她预约的音乐放松时间,就定在这天中午。从这个学期开始,中心正式面向全校师生开放,每天中午和第8节课,只要预约好了,就可以来找专职心理老师做测评、做咨询,或去音乐放松室、宣泄室减减压。

  “每次躺在音乐按摩椅上的15分钟,是我最惬意的时候。”张画画说,学习紧张之余,来到音乐放松室,又有心理老师在一旁引导,等于做了一次全方位心理按摩,让每天都过得快快乐乐的。

  “通过特定的音乐和舒缓的全身按摩,再由心理老师给出引导语,去想象一个放松平静的情景,有助于改善紧张、焦虑、忧郁等不良情绪及睡眠障碍。”中心专职心理老师李阿玲告诉记者。

  在这栋高二年级教学楼一楼,中心占据了“半壁江山”,近500平方米的空间里,心理测评室、心理咨询室、音乐放松室、沙盘游戏室、宣泄室、团体心理辅导室等,一应俱全。学校更是一次性投入20万元,买入4大心理测评软件,这在很多省城的重点中学都难以做到。

  现在,学校已有4名持有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的专职心理老师,在高中三个年级与初中部各配备1名。

  “随着社会竞争的加剧、学习压力的加大,学生出现的心理问题只多不少,但心灵成长指导中心干预的不只是有心理问题的学生,而是要让每个学生都参与进来。”李阿玲说。

  “与过去的治疗心理学不同,现在提倡积极心理学。积极干预,正面引导,也是我们常说的传递正能量。中医理论中有‘治未病’一说,对于心理保健和管理,也是一个道理。”长沙市心理学会秘书长、周南实验中学教科室主任刘正华说,“积极心理学,更强调对全体学生的关注。”

  在今年5月的全国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月里,长沙市心理学会已组织长沙市近20所中学开展以“我的梦,青春梦”为主题的心理健康教育活动,各种讲座、团体心理辅导、心理剧、微电演和辩论赛等活动,正在给中学生们带去积极的情绪和体验。

  “处于‘青春期’的中学生,正是培养良好心理品质的关键期。就像树苗,一开始长成歪脖子,以后要扶正就难了。”

  “团体心理辅导,能影响更多的人,效果也很好。”益阳市一中擅长团体辅导的心理老师曾立红告诉记者,她们在心灵成长指导中心会经常有针对性设计人际关系训练营、自我意识训练营、心理技能训练营、高考心理训练营等课程,这可以培养学生的团队合作精神,增强学生的幸福感,还可以塑造积极人格、激发创造力。

  懂得心理求助就是最成功的教育

  李阿玲告诉记者,前不久,有个班主任送一名男生来咨询,说他最近总神思恍惚,成绩也一落千丈。班主任觉得不对劲,一咨询,才知这个男生迷上了手淫,总有罪恶感。

  “这个男生的心理困扰,持续时间不短了,为了治疗还去找过私人诊所,结果诊所的夸大其词更让他感到末日来临。经过老师和正规医院的心理治疗,这个学生放下了包袱,已投入到正常的学习生活中。面对学生最私密的心理问题,班主任和心理老师要善于引导,也要注意绝对保密,让学生打消疑虑愿意倾诉。”李阿玲说。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公布的《中学生自杀现象调查分析报告》显示:中学生5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曾经考虑过自杀,占样本总数的20.4%。

  对此,李阿玲认为,一个人一辈子,想过自杀的、尝试过自杀的,很多,也很正常,但要懂得求助。“去年上半年,有个学生来咨询时就对我说,李老师,我曾想过自杀,我甚至站在了楼顶上,把钥匙扔下去,感受钥匙落地的声音。当时我们很着急,从校长到老师、家长,及时进行危机干预,最后化险为夷。还有个学生,已经转校到外地去了,有一天还打电话向我求助,说他正在江边,不想活了,我在电话里跟他聊了很久,最后让他打消了念头。”

  “给学生上课时就教过他们,预防为主,懂得求助。可以打电话给老师,或向同龄人倾诉。我的手机号码就是面向全校学生开放的。”李阿玲说,益阳市一中从2001年开始开设心理课以来,就一直没有断档。坚持这么多年的心理教育,就是要让学生懂得一定的心理知识、基本技巧,懂得出现心理应激反应时如何求助。

  刘正华还提到,自杀成为青少年群体的首位死因,一个重要的原因还在于心理健康教育中对生命教育的缺失。“他对生命的观念为何如此淡漠?是因为他觉得,在虚拟的网络游戏里即便死掉了,也可以通过购买装备等方式重新获得生命,他以为生命能够重来。”

  “尊重生命,热爱生命,投入生活,这是心理老师在积极心理学讲座中要上的第一课。”

  曾有个调查,孩子有了心理问题,最先会求助谁,排第一位的是QQ网友,其次是同学,老师和家长依次排在后面。怎么做到在孩子出现心理问题时,更多地向老师和家长倾诉呢?刘正华认为方式要创新,途径要多样,要善于运用信息化的工具与孩子沟通交流,QQ、微信、短信等聊天方式都不要排斥,“现在的孩子,也许IQ不行,EQ不行,但QQ绝对行。”

  “治未病”是一个系统工程

  “‘治未病’是一个系统工程。要有社会支持系统,如果一个孩子,在班上成绩不好,被老师、同学忽略,父母又不管他,作为一个咨询师,就不能为他撑起一片晴空。”李阿玲说。

  “譬如班主任,在学生成长过程中,是个很重要的角色,他与学生朝夕相处,也更清楚他的学生需要什么方面的心理咨询。”李阿玲提到,有一个高三班级,整体实力较强,竞争氛围也很浓郁,学生的心理压力普遍偏大,她们就应班主任的要求对这个班级进行了高考心理辅导的讲座。

  刘正华也提到,孩子出现了心理问题,80%的根子在父母。有的家长忙于发财致富,对孩子放任自流,导致孩子走向堕落;更有许多家庭对独生子女娇生惯养,这样的孩子遇到挫折便不知所措或心理失衡,出现偏激行为。如何调适好家庭夫妻关系、亲子关系等,家长如何掌握适应现代社会要求的教育方式,都需要学习心理健康教育的知识。

  “在益阳市一中,有校长亲任心理咨询委员会会长,年级组长、班主任均是成员,再加上学生心理俱乐部、家长课堂,和我们的心理老师一起,就构成了一个系统工程。”益阳市一中王楚奇校长提到,学校成立心灵成长指导中心,就是要让这个系统工程运转更为顺畅。

  “我在益阳市一中工作快8年了,在我了解的近10年里,学校没有出现一例学生自杀身亡事件。我也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呢?”王校长说,除了上述系统工程,学校在课程设置上,也严格执行教育部的规定,一天7节课,学生的早自习7点半才开始,只有20到30分钟。学生大部分不寄宿,但都有一个午休床位,保证1小时以上的午休时间。“让大多数学生有足够的休息时间,是减压而不是加压,出现心理问题的比率自然就少了。”

  只是,在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并不是每个学校都有这样的眼光。

  “一入高中,目的非常明确,高考。在规定的课程设置中,心理课既不是必修课,也不是选修课,所以有的学校就不开心理课。但为了多开文化课,有的学校会一天开设9节课。即使配备1名心理老师,也是流于形式。”李阿玲说,有的外校的心理老师,要应付上面的检查时,会找她借咨询案例去抄一下。

  刘正华也提到,即使在长沙,除了周南中学一枝独秀有5名心理老师外,其他的中学都只有1至2名,有的还是兼职。

  总体来说,湖南的心理健康教育水平在全国不算领先,2012年12月,教育部评选出了包括北京海淀区、安徽省淮南市、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等在内的首批20个全国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示范区,湖南还没有一个。如何让“治未病”成为众多学校的共识,任重道远。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