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万家鹅”唱响田园牧歌
2013-02-28 23:34:01 湖南日报     [作者:张尚武 刘勇]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大户养鹅,圈养上万羽,讲究规模;散户养鹅,放牧数百羽,追求品质。权衡两者,万家鹅业公司选择散户,已带动千家养殖户增收——

  “万家鹅”唱响田园牧歌

  ——聚焦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五)

  本报记者 张尚武 刘勇

  通讯员 王解新

  青山绿水,一家一户种草几亩,养鹅数百羽,日出而牧,日落而息……在号称“天然温室”的新田县,万家鹅业公司引领千家养殖户,唱响田园牧歌。

  眼下,万头规模猪场比比皆是,家禽圈养动辄上十万羽。许多政府扶持的养殖项目,首先看规模,规模越大越能获得项目资金的支持。

  然而,大有大的难处。在不少养殖小区,粪污横流;养殖过密,防疫艰难;饲料喂养,产品的风味品质也难免打折扣。

  与大规模圈养相比,万家鹅业公司的田园牧歌,其主题曲是健康养殖、可持续发展。

  不求规模大户,但求带富千家

  鹅属草食水禽,食百草,饮山泉,肉质鲜美,在粤港澳流行“穷人吃鸡,富人吃鹅”。

  从2005年起,农产品流通专业户蒋金美即从新田收购活鹅,贩往广州三鸟市场。蒋金美说:“当时市场拥挤,鹅棚里,鹅挤鹅,每天能卖50多只。”

  2008年春节前夕,蒋金美收购1万多羽活鹅运往广州,因冰灾堵车30多个小时,活鹅全部冻死,血本无归。当年,他下定决心搞加工。

  “最早尝试做港式烤鹅,口感很好。”无奈保鲜期只有两天,不适合长途运销;按照常德酱板鸭的做法,加工出酱板鹅,在广州不太受欢迎。后来,蒋金美找到湖南农业大学,聘请专家指导,改建生产线,改进调味配方,加工休闲鹅肉食品,保鲜问题才解决。

  “加工鹅制品,主销在粤港,首先要满足广州人的口味。”2009年,蒋金美又从华南理工大学请来专家,反复调试,最终定型香辣、酱板、盐焗三类鹅制品,试销广州,反响良好。

  有了好产品,在国家农发资金的扶持下,年加工40万羽肉鹅的生产线顺利建成,蒋金美反复研究、论证养殖模式。

  专家建议,公司找养殖大户合作,建立4个年出笼10万羽的核心养鹅场,统一供种,统一喂养,活鹅供应能保障,上规模有效益。县农发办则提出,走“公司+基地+农户”的路子,带动千家万户养鹅,品质更好,有社会效益。

  蒋金美反复权衡,最终选择“不求规模大户,但求带富千家”,公司取名万家鹅业。

  新田人均田土少,每户种一亩三分田,老人、小孩放牧几百羽鹅,一年出3批就有上千羽鹅,一羽至少赚10元,一个家庭轻松增收上万元。

  对公司而言,发展散户养鹅,监管、服务的成本更大。但散户养鹅数量少,空间大,养的鹅更健康,品质更好,粪污也能自然净化。

  2011年底,万家鹅业公司筛选了1000个农户,按订单农业模式,农民养一羽鹅,确保纯收入10元以上。散户养鹅,小房子、土山塘、小河湾、荒山坡都可利用,水草、谷糠、土杂粮、菜叶也都可喂鹅,养殖成本降低。

  骥村镇肥源水库坝下农民刘清云原来在外打工,去年跟万家鹅业公司签订合同养鹅。他说:“一年养3000羽鹅,3万多元轻松到手,一点不比打工差。”

  从生产到销售,破解诚信难题

  春节前,新田县的农贸市场,活鹅价格每公斤涨到24元,万家鹅业公司旗下的定点养鹅户,却把活鹅全部送到公司,没有一羽流向市场。

  按照订单合同,公司活鹅的收购价每公斤17元,远远低于24元的市场价。“订单价与市场价相差悬殊,活鹅还是全部送公司,看来养殖户很讲诚信。”记者忍不住称赞。

  而万家鹅业公司的董事长蒋金美解说,诚信的背后有一套良性运行机制在支撑。

  首先,公司服务让大家满意。公司鹅种场免费为养殖户供种,收购活鹅时扣抵种苗费。1000个养殖户,分散在全县的各个山塘、水库、河湾。一年四季,公司的5名技术员奔波在路上,随时为他们送技术、解难题。

  其次,活鹅收购定价要合理。公司不搞单方面定价,而是与养殖户共同商议,确保农民养一羽鹅有10元的利润。对每个养殖户养鹅的数量、出售的时间,公司都有记录。如果情况有变动,养殖户要事先报告。

  虽然春节前活鹅价格高,但其余时间却低于收购价。春节刚过,活鹅的市场价每公斤已回归15元左右。养殖户一年养3批鹅,总体算账,只有紧跟公司养鹅才划得来。

  “万家鹅业公司就是我们的‘靠山’。”金盆圩乡徐家铺村的养鹅户黄俊峰说,春节前市场活鹅价格高,也正是大家把鹅都送到了公司,市场活鹅供应量少,才抬升了价格。“想一想,如果大家违约,活鹅都往市场走,价格必然大跌。”

  养殖户对公司讲诚信,公司对消费者讲诚信。今年万家鹅业公司主打广东市场,开拓省内市场,已与省内家乐福、沃尔玛、步步高等大型连锁超市谈妥,即将铺货90家中心超市门店。

  就在新产品上市前夕,有人提出,小包装袋打“富硒食品”是否合适?从地域来看,新田是全国原生态富硒县,每一批鹅制品的产品代码,都可追溯到富硒产地和养殖户。“大概念是没有错,但现在国家对富硒产品尚未定量,硒元素含量多少才算富硒?”

  在国家标准出台前,厂家打富硒牌,难免让消费者一头雾水。蒋金美最终决定废弃这批包装:“花了几万元,买个教训:做大做强产业,一定要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