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谁网住了小小鸟!
2012-12-20 23:41:53 湖南日报     [作者:奉永成]     [责任编辑:彭彭]      字体:【

  谁网住了小小鸟!

  11月29日晚上,长沙铁路公安处从一列由武昌开往深圳的火车上查获140箱、各种野生鸟类1400多只。看着这些被关在笼中的小鸟,办案民警和动物保护者们的心情十分沉重。野生动物保护,已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因为这并不只是保护一个会卖萌的物种那么简单,而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

  本报记者 奉永成

  保护野生动物,不能是一个部门在战斗

  看到一只只伤愈的小鸟重返蓝天,王国平的心里总会特别高兴。

  湖南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调研员王国平,在从事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30多年里,见了太多的野生动物被非法捕杀、贩卖的事情。他形容自己工作中的心情是悲喜两重天。“抓获贩卖野生动物的不法分子,看到被关在笼子里的动物奄奄一息的神情时,心情很悲痛。当它们被救活放生的时候,心里又非常欢喜。”

  为及时救治被非法捕捉的动物,我省在省森林植物园内设立了野生动物救护繁殖中心,每当有查获的野生动物,就会送到该中心进行救治,然后将其放生野外。

  据了解,近两年,该中心共收容救护了野生动物50种9000余只(头),成了名副其实的野生动物“庇护所”。

  每年我省因为非法捕杀、贩卖野生动物处罚当事人的案件上千件。今年,湖南省森林公安机关从10月18日起,部署开展了打击破坏野生鸟类资源违法犯罪专项行动。短短的一个星期时间内,全省各级森林公安机关收缴猎捕工具251件,收缴枪支21支,放生活体鸟类1260只,破获刑事案件9起,刑事拘留8人。

  除了森林公安的专项打击行动和日常的打击制度外,省林业厅还从常态上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制定了专门的保护措施。

  “建立自然保护区,一方面为动物们的生存提供环境,另一方面通过保护区的相关法规,打击非法捕猎分子。”王国平告诉记者,到2012年11月底,我省共建立了不同级别和类型的保护区120处,总面积1243482.59公顷,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5.9%。

  除了打击、完善法规和救护外,目前省林业厅正在探索疏导的方法。“鼓励训养繁殖,疏堵结合。”王国平透露,在堵起来非常费力的情况下,希望通过人工驯养来满足人们对某些动物的美食需求。目前我省有10多个物种列入了可以训养繁殖的范围,如果子狸、竹鼠、豪猪等。

  尽管保护和打击力度都非常之大,但是野生动物的捕杀和贩卖仍然难以杜绝。中南林业科技大学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所所长杨道德认为:保护野生动物和打击非法捕杀,不能是某一个部门或某一群人在战斗。

  不把野生动物当作美味,就没有买卖,也就没有杀害,小小鸟和其他野生动物,就享有安全自由的生存空间。

  取证难,法律法规不完善,让“暴利”的杀戮无穷尽

  11月29日晚上,长沙铁路公安处破获的案件,就是典型的因为买卖导致的杀戮。但事实上,这种杀戮因为取证难度大,而无法在每一场杀戮中,都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只要在自然保护区内捕杀20只以上的野生动物即可判刑,但在取证过程中,必须得在自然保护区内人赃俱获才行,这事实上很难做。同时,国家法律规定捕杀国家级保护动物可以判刑,但是有些物种已濒临灭亡,可又没有列入国家级,对这类物种的保护,就显得尤为吃力。

  “蟒山烙铁头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王国平告诉记者,蟒山烙铁头已经非常珍贵,但是它只是省级保护动物,如果有人捕杀一条蟒山烙铁头,动物保护工作人员只能没收物品,最多罚款,不能判刑。

  “我省许多贩卖野生蛇的人被抓过。有的是多次被抓。”王国平透露,“因为贩卖野生动物的利润太高了,抓住后罚款、拘留,严重的判刑,出来后,他们照样重操旧业。”

  上世纪80年代,我省每年合法运出去的蛇达到1200吨,而非法的贩卖至少是合法的2到3倍。到90年代末,已经没有多少蛇运送出去了,因为捕杀太严重,蛇的数量下降得太快。

  近几年我省因为非法捕杀、贩卖野生动物而遭处罚的案件约在1200—1500件左右。这个数字让人惊心,王国平将原因归结为四个字:利益驱使。

  “1956年的时候,在岳麓山还打到过华南虎,现在华南虎已经绝迹。”杨道德告诉记者,以前我省的动物分布范围很广,物群种类也很丰富,猛禽类包括豺、狼、虎、豹,鸟类包括中华秋沙鹭、大鸨、白冠长尾雉等等。现在这些物种要么消失了,就是幸存的,数量也非常少见。

  野生动物种群和数量的减少,除了大自然环境的变化外,杨道德在多年对野生动物的调查保护工作中发现,直接的捕杀、偷猎是罪魁祸首。“一些不法分子采取的手段,非常残忍,对物种会起到毁灭性的破坏,比如投毒。”杨道德说。之所以在多项严打措施下,不法分子仍然铤而走险,他赞成王国平的分析。“这其中利益太大,惩处太轻。”杨道德告诉记者,不少餐厅就是依靠着“野生动物”的招牌大发横财。

  “餐厅的管理归口于工商部门,但是工商部门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对野生动物的种群不清楚,监管起来很吃力。”王国平告诉记者,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处也经常会联合工商部门去餐馆、市场执法,这也只能是治标不本,执法人员一走,不法分子又卷土重来。

  “餐厅、菜市场是贩卖的终端,堵不住这一环节,捕杀就不会停止。”杨道德说。

  而事实上,除了市场难以监管外。对捕杀、贩卖过程中的取证和对不法分子的量刑上,也让保护工作者常常感觉力不从心。

  杨道德建议,应该修订相关的法律,针对不同时期出现的问题,进行细化,使野生动物的保护做到有法可依,通过法律的严惩,起到震慑不法分子的作用。但要真正将野生动物保护起来,应该动员全社会的每个人参与。

  保护动物 ,从管住嘴巴开始

  作为一个生存在地球上的物种,任它们灭绝会如何?花那么多财力和人力去保护值得吗?这些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基本问题,也曾屡受争议。

  但在人类生存环境日益恶化的情况下,大家的认识得到统一:保护野生动物,并不只是保护一个物种,其实最终是在保护人类自己。

  近100年,物种灭绝的速度已超过了自然灭绝速度的100倍,现在每天都有100多种生物从地球上消失。我国也已经有10多种哺乳类动物灭绝,还有20多种珍稀动物面临灭绝。动物的灭绝,大多数是由人类的活动引起的。而在中国,许多动物的消失,更与我们的管不住嘴巴有关。

  从表像上看,市场导致野生动物被杀戮,但市场的前提是人们对野味偏爱的需求。

  王国平认为应该是改变的时候了。“这是一个完整的链条,如果人们不吃野生动物了,那么就没有利益空间,没有了利益的驱使,谁还会去非法捕杀呢!”王国平说,要使野生动物真正得到保护,人们管住自己的嘴巴,不吃野生动物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所在。

  “吃野生动物是一种很不好的陋习。”中南大学医学院的黄医生告诉记者,不少野生动物本身带有很多细菌,人吃进去后,容易诱发疾病。这些细菌引发的疾病,不同于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一般病症,治疗起来非常麻烦。如众所周知的非典事件。

  值得高兴的是,目前已经有很多人,不仅管住了自己的嘴巴,还在努力为野生动物的保护奉献自己的力量。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大三的学生梁修鹏就是其中的一位。在今年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动物保护协会换届时,他成功当选副会长。该协会不仅在学校名气很大,也得到了很多社会民间动物保护团体的拥护,队伍越来越大,每年都组织会员去野外开展保护工作。

  “这是人们对动物保护意识提高的表现。”杨道德说,目前他正在起草、筹划我省野生动物调查的事宜。这种全面的调查10年一次,将对我省野生动物的分布、生存状况,种群数量,迁徙路线进行全面的调查摸底,为日后的保护工作提供依据。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