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为了美丽湖南 “愚公”移山请缓行
2012-11-16 22:49:38 湖南日报     [作者:奉永成]     [责任编辑:彭彭]      字体:【

  山清水秀,是湖南的一张美丽名片。而在城镇,城市梦想的制造者砍山、移山,如果我们的城镇发展,面对的只是“水泥森林”,我们的生活和生态会是怎样?为了美丽湖南——

  “愚公”移山请缓行!

  本报记者 奉永成

  11月13日下午,陈先生站在长沙市茶子山西路上,指挥着一台挖土机将他左边的小山头,拦腰开了个大口子,山包被剖开“胸膛”后,裸露出新鲜的黄土,黄尘扑面。山头上已经不见大树,但植被仍然茂盛。“要推平这个小山头,用于地产开发,这里以前都是小山包。”陈先生指着茶子山西路两侧矗立的高楼告诉记者。

  这样的现象,在我省的许多城镇,并不少见。面对着青青小山头的消失,人们只能一声叹息。

  在城市的发展和建设中,城市梦想的制造者砍山、移山,建筑起高楼大厦。从眼前利益来看,确实增加了可利用土地面积,也会创造更多的GDP,但如果我们的城镇发展,面对的只是“水泥森林”,我们的生活和生态会是怎样?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

  山清水秀,是湖南的一张美丽名片。而在城镇,盲目地“愚公”移山,请缓行!

  留山比建楼更重要

  “山和水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没有灵魂的城市,就失去了生命和活力。”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森林生态学教授文仕知,一直在关注城市发展和森林生态保护二者的关系,试图从中找到一条平衡线,对城市发展中的绿色山头,进行保护性开发,真正做到建设和谐、宜居城市。然而,现实中这却成了一直困惑他的难题,而这一难题也是摆在当前城市建设决策者和规划者面前最现实的问题。

  从世界范围看,虽然城市建成区面积只占陆地面积的2%,但城市财富的产出与城市废弃物的排放都占到全球总量的70%-80%以上。比如城市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占地球总排放量的78%。

  于是人们开始对青山和森林产生更全面深刻的认识,作为一种资源,青山、森林的价值更多地表现为生态价值和人文景观价值。

  “青山是城市生态环境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有生命的城市基础设施。”文仕知告诉记者,青山、绿水在城市复合生态系统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一方面城市森林表现出“无形的”生态效益,如吸收二氧化碳、产生氧气、涵养水源、调节温湿度、杀菌滞尘、降低噪音、防止水土流失、改善水文条件等等;另一方面又表现为信息效应,如保健、观赏、美学价值等。

  “留一座山比建一栋楼重要得多。”文仕知告诉记者,现在的城市建设者们,多数看重眼前的利益,一旦在建设中面对保护山头和建楼的问题时,山头肯定要为建楼让步,最后担心生态破坏,又在楼栋间的平地上进行绿化,但事实上,这种人造绿化的作用是无法跟自然山头相提并论的。“从表面积看,青山的表面积肯定大于平地的表面积;从植被的生态功能来看,青山的植被是遵循大自然规律的植物链生态,而平地的人造绿化只是单一的绿化功能。”文仕知说。

  事实上,青山对于城市的作用,城市建设的决策者和规划者同样清楚,但在真正的实施中,却很难做到。比如我省林业部门就出台了专门的《长株潭绿心保护条例》,各市州也有相关规定,如长沙、株洲《国家生态公益林管理办法》对城市生态圈进行保护,省林业厅对林地占用情况,根据《湖南省森林植被恢复费管理办法》,对占用城市林地的,按双倍征收费用。

  长沙市也对需要保护的山头进行标注,并出台相关的政策规定:对湘江两岸及其一级支流两岸自然地形第一层山脊以内或平地2000米以内、湘江二级支流两岸自然地形第一层山脊以内或平地1000米以内的森林、林木、林地,以及坡度大于20%、相对高差(从平地到山顶的高度)超过50米的山林地进行保护。对于作为永久性生态林的山地,严禁开发建设。

  尽管政策和规定都具备了,但在现实建设过程中,对策总比政策多,特别是一些高差在50米以下,处于严防过度开发的山丘,往往在城市建设过程中,不得不为建设让步,最终消失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

  青山不能成为城市发展的牺牲品

  10月31日,中国科学院发布了50个内地城市的新型城市化水平指数,数据表明,我国内地城市化率突破50%,达到了51.3%,这意味着我国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城镇化进入关健发展阶段。

  城镇人口的不断增长,导致城市需要不停地扩张。在城市扩张中,推山、占地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以长沙为例。在近10年的发展中,长沙的城市面积已经扩张了近一倍。

  “最早的长沙城,是指南门口、天心阁一带,后来往南扩张到东塘、雨花亭、红星,往北扩张到兴汉门、伍家岭、汽车北站。”67岁的何梓新老人,是地道的长沙人,他现在跟着儿子住进了友谊路一个小区的高楼里。

  “15年前,这里都是连片的山丘,山头都不高,但是上面的植物和树林都长得很茂盛,还有农田和水塘。”10月28日下午,何梓新老人指着车流不息的芙蓉南路和周边的高楼大厦告诉记者,曾经这一片的山头有多少,他不知道,但是这些小山包一直延伸到省植物园、天际岭隧道,与那里的山脉连成片。现在,这里已经成了办公和房地产聚集地,除了少数建筑保留了部分山丘外,绝大多数小山包已被全部推平,现在连接芙蓉南路和天际岭隧道最直接的道路是时代阳光大道,在这条大道两边几乎看不到山头。天际岭隧道周边也已经被楼盘包围。

  “像这些小山包,我们只能作修建性规划,并在规划时,建议保留。”10月24日上午,站在办公室里,长沙市规划局陈群元博士指着窗外一座位于八方小区西南边的小山包对记者说,像这种小山包,虽然山上的树林和植被有很多,但并不属于严禁开发的范围,如果开发商要将其推平,规划部门只能建议,而不能强行制止。陈群元告诉记者,作为规划部门,在对城市做总体规划时,会按照控制性详细规划和修建性详细规划的宗旨开展工作,对处于政策严禁开发范围的山头,会进行控制性规划,对达不到严禁开发要求的小山头,会进行修建性规划。

  为确保城市良好的生态环境,长沙市规划局在工作中,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生态控制线内容,把一级水源保护区、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郊野公园,坡度大于25度相对高差大于30米的山地、林地,主干河流、水库及湿地,以及维护生态系统完整性的生态廊道和隔离绿地全部纳入了保护范围。规划区内生态控制线范围内总面积(包括水面)2284平方公里,占规划区总面积的46%,构建了支撑可持续发展的森林、农田、流域、湿地、城市五大生态系统。

  “城市发展在控制合理的建筑密度后,对于山头应该能保尽保。”文仕知认为,在城市建设过程中,一旦遇到需要破坏青山和绿水的问题时,应该举行听证会,倾听群众的声音,通过科学决策,按照有关保护条例确定的原则进行。但事实上,在文仕知的调研中,他发现,这种保护政策和措施在城市的建设中,显得微不足道,几乎没有人会真正地去关注和保护。

  “政策严格规定,凡是城市周边的公益林,严禁采伐,需要采伐时,面积达到10公顷以上的,须报请国家林业部审批,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文仕知告诉记者,有少数严禁采伐的公益林山头,在被城市开发者看中后,最后也会消失在地球上。

  美丽城市,请从保护好那一座座小青山开始!

  不顾城市宜居及生态需要,盲目削去青山,在我省一些地方教训深刻。

  汩罗市部分乡镇环境曾因乱开乱采遭到严重破坏,虽然后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制止了这一行为,但付出的代价不小。

  我省一个著名景区,开山建宾馆和其他旅游设施,不仅严重破坏景区及城镇环境,更遭到旅游管理部门的严重警告,不得不再拆除建好的建筑和设施。

  记者观察长沙的城市建设,许多房地产商,将一座座小山头移去的同时,却在项目销售时又纷纷打出山的牌子:“深山珍藏”、“青山绿水”、“山之深邃”……不一而足。将青山的原始风貌破坏,再打造人工的山水,难道这就是人们所希望看到的“新世界”?

  ……

  我省城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这对于创建两型社会而言,已经是一个巨大挑战。如果我们在城市建设中,只顾眼前利益,将一座座大自然赐予我们的青山,轻轻地抹去,最终受害的是居住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

  今年,省委省政府公布了《绿色湖南建设纲要》,对城市建设而言,这是一部绿色发展的宣言。

  “城市规划开始重视山头的保护是个好的开始,城市应该围着青山转,这是宜居城市的必然选择。但是城市的建设者们在建设过程中,还要有法可依、有法要依,不能人为打擦边球,忽视山头、林地的作用,从而加以破坏。”文仕知告诉记者。目前森林城市的概念,已经成为国际城市的发展目标,一些没山的城市正在努力建设和培植山头,湖南大部分是山丘城市,在建设森林城市中有先天的优势,如果放弃这些优势,实在是得不偿失。

  我省森林覆盖率稳定在57%以上,“绿色”闻名全国,但就城市而言,我们却有不小的差距。

  打造美丽湖南,城市应该更美丽。而美丽城市,请从保护好那一座座小青山开始!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