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长沙1971年建废旧水玻璃厂变身“艺术工厂”
2012-09-03 22:01:44 湖南日报     [作者:熊远帆]     [责任编辑:彭彭]      字体:【

  长沙市学士路连接线上,有一个废弃多年工厂。过去这里是破旧的厂房、残断的烟囱、没了屋顶的宿舍楼、荒草丛生的冷却池……如今,两栋厂房被整修一新,成为了最初的模样;宿舍楼被加固复原,而墙上那个年代的“标语”却被保留了下来;冷却池被清理干净,金鱼游荡其中……废旧工厂变身“艺术工厂”的背后——

  民资试水老建筑保护

  本报记者 熊远帆 通讯员 游岸

  收购废旧厂房变身“艺术工厂”

  这里是1971年建设的长沙水玻璃厂,这一工业遗产,将变身为长沙水玻璃艺术工厂。

  长沙水玻璃厂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许多技术获得过国家大奖。1997年,短暂的辉煌之后,因改制,工厂停产,厂区一直荒废。

  多年之后,锦绣潇湘文化创意产业园承债式兼并了水玻璃厂。

  拿地、拆除、盖房,对于一个占地24亩的工厂似乎任何接手者都有着这样的冲动。锦绣潇湘文化创意产业园的总经理易军并不讳言自己也曾有这样的想法:“我们是民间资本,如果光考虑赚钱的因素,做房地产可能是最好的选择。”但在仔细看过水玻璃厂的工业遗存后,他有了一个新的构想。

  旧厂房、计量罐、水塔、冷却池、烟囱、工业井、工业窑、风道……这并不是现代城市中随处可见的东西,把这些工业遗产推掉未免可惜。将他们修缮清理,对内部进行新的功能改造或许能成为城市新的景观。易军这样想。

  于是将水玻璃工厂变身出产文化艺术品工厂的想法诞生了。两间大厂房修缮为美术馆和艺术馆供美术展览、艺术表演用;冷却池改成金鱼池供人欣赏;宿舍改成艺术家公馆,吸引艺术家入驻;办公楼改为创作室,供艺术家创作和写生;工业窑改为酒窖,储存各种酒类;配电房将改为水玻璃展览馆,为工业遗迹保存住自己的历史……

  这项工程的投资达1.2亿元,计划于年内建成投入运营。为了让其真正成为“艺术工厂”,易军已经邀请一些“798”和宋庄艺术家们入驻。全面改造完毕后,将跟湖南省美术家协会、省设计艺术家协会和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合作,使艺术基地成为高端艺术设计、创作、展示、展览和交流、交易的交流平台。

  对此,湖南大学建筑学院设计研究院教授、湖南省文物建筑管理专家组成员蔡道馨认为是值得提倡的。城市中有很多过去一些老工业企业面临倒闭,许多企业采取土地置换的方式,将大量工业遗产用于房地产开发。这是许多工业遗产消失的主要原因。企业接手后如果能够用于文化创意产业,且保存好了它的工业内涵,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既让这些建筑保存住了那个时代的工业发展脉络也让建筑有了新的用途,有了永续保留的价值。

  民资介入,帮助保留城市的记忆

  在旧城改造的进程中,越来越多的老建筑、工业遗产都不可避免的成为了被拆除的对象,城市化、现代化的步伐正无情地碾踏着这些历史文化遗存,城市变得“千城一面”。究其原因,政府的保护修缮资金投入不足,且依靠政府主导的老建筑修缮由于其日后的经济价值有限又反过了使保护动力缺乏。

  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陈先枢先生介绍:“2005年,长沙市政府公布了23处历史旧宅,并且出台规划对旧宅进行修缮保护,而这23栋旧宅中只有单先麟和陈云章两处为私宅,其它均为政府所有。规划案出台7年之后,仍然只修缮了十几栋旧宅,另外有两幢已经被拆除,政府拨款用完之后,复原工程便陷入停滞,一直拖到了今天。”

  陈先枢认为,政府在复原工程中的拨款只是杯水车薪,复原工程与拆除旧宅原地兴建商业住宅相比,前者的盈利性大大低于后者,政府在保护古建筑上的投入和动力也存在着一定的不足。此次民营资本进入老建筑的保护与修缮当中,是一件可喜的事。

  记者采访一些文物专家得知,除了本属私人产权的历史民居产权人自己出资修缮外,民间资金进入老旧建筑保护的案例在长沙屈指可数。

  在长沙市公布的23处历史旧宅中,位于铁佛东路72号的刘廷芳公馆,是23处历史旧宅中规模最大的一处,原属省纺织公司。2004年,旧宅被拍卖,一家民资公司接手。之后按照市政府的要求由政府和民资各担一半对旧宅进行原物、原貌、原址修复。今年7月,友阿集团宣布对中山路国货陈列馆进行复原。为了完整其历史文化内涵,友阿集团出资1300万元收购了国货陈列馆创始人——刘廷芳的公馆。而据了解,公馆将以会馆的形式进行经营。

  陈先枢提到:“长沙市开福区很多老建筑即将拆迁,一些被列为不可移动文物的建筑未经修缮和保护,破败为棚户区,商家通过政府进行重大项目的审批,可以对不可移动的老文物进行拆除。”政府在经济利益和古建筑保存中权衡利弊,考虑到城市的经济发展和眼前利益,在文物保护方面能做的很少。

  作为千年古城,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当中,长沙有100余栋老建筑和古民居被列入了不可移动文物,但挂牌保护的只有23处。陈先枢告诉记者,城市发展进程中,保留下来的传统民居散布各处,由于一些老建筑周围原本的街巷被拆除,使他们成为高楼大厦之间的“盆景”,加大了整体或划片保护开发的难度。如果有民资愿意介入保护修缮,也不失为一个保留城市历史文化特色的较好方式,帮助留住对城市历史的记忆。

  鼓励民资进入各级别文物保护和修缮

  据知情人士透露,长沙裕湘纱厂门楼改造时,也曾有民间资金欲介入裕湘纱厂的厂房改造,打造类似798的艺术工厂。但最终由于滨江新城的建设,厂房最终被拆除。

  “一些有特色、有历史信息的老建筑只要不毁掉,民间资本介入修缮保护并利用的这种模式就是值得提倡的。” 蔡道馨认为,“建筑就是给人使用的,只有在使用中才能保护。”

  拥有大量文物资源的苏州专门出台了《市区古建筑抢修贷款贴息和奖励办法》。根据这项规定:经文物部门认定的民资介入古建筑保护有功者,政府将予以贷款贴息或奖励。其中,政府贴息额度为50%,总额一般不超过100万元;奖励的最高标准为工程维修总额的10%;适用的古建筑对象为已公布的控保、文保单位。

  民间力量或许能成为文化遗产保护中的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近年来,民间力量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同时也涌现了一批热心文化保护事业的收藏家,如长沙一位“收藏大家”将浙江东阳的一座晚清庭院整体搬迁到了望城的雷锋镇。

  “依据《文物法》规定,实行‘谁使用、谁管理、谁维修’的政策,由产权单位进行维修。”陈先枢告诉记者,即便文物古建漏雨,亦只是作为普通公房对待,做一些简单的修补。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古民居的损坏程度越来越深,甚至有沦为危房的可能。

  “国家是鼓励民资进入各个级别的文物保护和修缮的,不过民资对古建筑的修缮、装修方案都必须得到文物部门的审批。一般来说,不得改变原址,要修旧如旧、保持其历史风貌和建筑风格,对一些可以传达历史信息的构件应尽力做出保留,这样的话,民资进入老建筑保护当然是一件好事。”湖南省文物局政策法规处何春平说。“对于维修后这些建筑的用途,只要无损于建筑本身,通过文物部门审批和产权所有者达成协议即可。”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