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湖南印象 > 正文
乾州古城渡向心的彼岸
2012-06-28 19:35:13 湖南日报     [作者:刘谦 龙文泱]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乾州古城渡向心的彼岸

  图/本报记者 刘谦 文/本报记者 龙文泱

  

  夜晚的古城门

  

  生机勃勃的古城渡口 资料图片

  

  罗荣光故居里的情景表演

  

  文庙里的祭祀场景

  

  土家织锦

  

  古意悠悠的胡家塘

  

  万溶江上的风雨桥 资料图片

  

  放学归来的古城少年

  

  桥上看古城

  一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南城门,一口碧绿清澈的安澜井,让乾州古城内的百姓安逸了近500年。

  改名换姓59年(1953年,“乾州”改称“吉首”),她一直隐世沉睡。

  现在她醒了。她用清清的万溶江水梳洗一新,带着湘西厚重的历史文化和浓郁的民族风情向你款款走来——

  遇见她时是初夏的傍晚,她静静地站在暖橘色的夕阳下,不施粉黛,就已仪态万千。

  她有些羞涩,近处的凤凰,已光彩夺目多年。

  “乾州的城、凤凰的兵”,实际上,正是她在金戈铁马、烽火四起的明清时期,与凤凰古城一起苦苦支撑着“南方长城”。

  万溶江、天星河自西向东奔流,把四面环山的盆地划为平行的三块陆地,恰似《易经》中的乾卦,而两河之间陆地为洲,“乾州”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虽然衣着朴素,但走近她你会发现,岁月的淘洗并未让她的光彩黯淡分毫。

  古城的入口北城门(拱极门),用青石、糯米、石灰砌筑而成,高达22米,宽40.2米,气势恢宏。“青石四角修方正,糯米石灰用秤称。码口搭接线缝好,千秋永固乾州城”。“居楚西南,界连黔蜀”、“兵戎征伐,无世无之”,既然无法改变作为兵家争夺之地的命运,那么就为城穿上坚不可摧的盔甲。

  穿过高大的门楼,正中就是乾城街。从前这里水运发达、商贾云集,城内百姓家家有自己的生意。青石板路上印痕点点,一个坑洞,一个凹槽,都可以映照出当日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闹市繁华。

  城中最令人羡慕的,是一户姓胡的人家。不因为官高几许,财产万千,而是他们拥有一大片古意悠悠的荷塘——胡家塘。说是一大片,其实是被一座迷你断桥似的清风桥和一株杨柳隔开一大一小两个荷塘。大塘里荷叶抖擞,小塘里更多的是一圈圈的睡莲。胡姓大商贾旧宅、庄氏家族为纪念任过漆园吏的先祖庄子修的望重漆园、庄仲熙为继承父亲爱兰之意建的继兰楼、著名金石书法家杨味蔬先生故居……明清时代的古建筑团团簇簇围绕着荷塘,仿佛形成了另一个封闭的古代空间。进入这空间,让人一身轻松。

  杨柳旁就是安澜井。井口小小的、圆圆的,实在不起眼,可小井却能安抚乱世狂澜中的民心。城内的老人无法忘记,1925年,川军司令熊克武率兵十万围攻乾州古城,当时城内守军和居民不足五百余人。川军挖地道,用棺材装火药轰炸城墙,都不能破城,最后败走。就是这安澜井水,让城内守军和居民度过了万分艰难的一个月。

  岁月变迁,井水始终波澜不惊,青玉般的水中,两对黑、红金鱼自由游弋。观过这自在美景的还有著名历史学家、社会活动家翦伯赞、中国画马“四杰”之一、人称“北徐(徐悲鸿)南张”的张一尊、现代著名作家张天翼、贺龙之女贺捷生将军,他们寄居过的寓所就在城中。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夫人劳安也在这里度过了她的学生时代。抗战期间,国立八中初中部迁徙到古城中的文庙里,文庙的欧式窗户就是那时改的。

  一波碧水,荡漾古城柔情;一座城墙,坚守湘西儿女的刚毅不屈。古城居民能安享岁月静好的秘密,在南城门。高大陡直的宽阔城墙,直立在万溶江北岸,城墙后才是城门。主城楼两侧各有一座耳楼,向东西各开了一扇小门。清末号称“三千烟户,八百兵房”的乾州是军事要地,三门的巧妙设计,日常方便百姓挑水洗涤,与对岸往来;战时小门紧闭,敌军无法大量攻入。当年,桐油、青麻、牛皮、碱水和五倍子等湘西特产从这里顺水而下,军粮、花纱、食盐、煤油、铁钉、锅罐和一些日用百货从这里输入城中。

  喧嚣止于夜晚,只有汩汩的水声为乾州古城唱着摇篮曲。夜里的古城安宁沉静,点点霓虹装饰着南城门和江上的跳岩水坝、三王阁风雨桥、吊桥。

  这几天多雨,万溶江水涨了不少,更显湍急。一个高瘦的男孩,小心翼翼地背着女友,踏着水坝上整齐的麻石条渡江。抗战时期,为了防备日军空袭,方便老百姓过河,江南岸碾坊的老板田碑林拿出全部家产修建了水坝。老百姓为了纪念他,把曾经的碾坊改造成了茶馆。品一杯温热的茶,凝望甜蜜酣睡的古城,仿佛能触碰到田碑林大爱无言的灵魂。

  而甘于奉献的何止田碑林呢?

  “人在大沽在,地失血祭天!”当这样的呐喊从罗荣光故居发出,惨痛悲壮的历史仿佛就在眼前。驻守大沽炮台30年的罗荣光,官至天津总兵,他修复、创新大沽防御体系,使其享有“天下第一海防”美誉。八国联军进犯之时,67岁的他已升为新疆提督,大可一走了之。可这位血性的湘西汉子,誓死保卫大沽炮台,最后以身殉国。

  这座两井三进的砖木结构小屋,再也等不到主人归来。再没有人关门时撞击招财又避邪的铜钱门挡,没人在第一进的店铺里迎来送往,没人把顶戴花翎放在洗脸架的八字胡帽架上,没人安卧三滴水床入眠……

  同样思念故主的小屋不止一座,城东正街与下河街交汇处,“宫少保第”的牌匾宣告着,这里也住了一位令国人骄傲的湘西男儿——晚清湘军水师统帅、陕甘总督杨岳斌(杨载福)。三进一园的屋子,占地面积约1000多平方米。杨岳斌不在前堂、中堂,也不在他和父母居住的后堂。他矫健的身姿在演武场里飞扬,从小练就一身本事,他才能从法国人手中收复台湾,迫使法国人签定了无条件退出条约,大长中国人的志气。

  是他们的奋勇拼搏换来了今日的幸福,不然,我们如何能安心在这“城内十里古街、城中十里河道、城外十里边墙”的古城漫步?

  夜深了,街灯把影子拉得老长,游人与古城像一对不舍的恋人。那就约定明早再见吧!

  鸡鸣唤醒了古城的晨。少女站在胡家塘的荷塘前梳头发,做蒿草粑的阿姨刚刚揉好几十个嫩绿的面团,准备掺上黄豆芝麻红糖馅,或者梅干菜肉末馅。女人在跳岩水坝边洗衣服,男人悠悠地拽着鱼竿。一群背着书包的孩子,不知从哪些青石板巷中冒出来,欢笑着跑向美食飘香的早餐摊。哪里有比这更惬意的早晨呢?

  我有些恍惚。

  温婉坚毅的乾州古城,她醒了,我却入梦了。

  ■ 向导提醒

  ①从长沙出发,上长吉高速公路——“吉首”出口下(约5小时)

  ②进入吉首市,左转——人民南路——乾州古城(约15分钟)

  ■ 达人评分

  景区魅力指数:★★★☆☆

  大气的城门、清丽的早晨、安宁的夜,适合喜欢访古、安静和细品生活的人。

  交通方便快捷指数:★★★★☆

  景区就在吉首城内,只是长沙到吉首时间较长,要四五个小时。

  住宿干净卫生指数:

  和一宾馆:★★★☆☆

  湘西风情装饰的和一宾馆较为舒适、干净,步行十几分钟就能到古城。

  城内民居:★★☆☆☆

  古城内居民自营的客栈有10家,经济实惠,环境不如专业宾馆讲究。

  就餐美味指数:★★★☆☆

  一定要在城内品味湘西风味的特色菜。好灶头、白河渔村、鸡棚子、喜德园、盛莉苗疆、辣妹子、乾州羊肉馆、漩潭酒家、燕子酒楼……景区内古典庭院式的饭店别有风味,有黑毛猪、乾州鸭、野生河鱼、本地山羊肉、辣子鸡、苗家酸鱼等湘西特色的菜,口味偏辣。

  娱乐趣味指数:★★★☆☆

  古城内和周边的娱乐项目不多。城内有可观看和参与的祭孔、罗荣光抗击八国联军等情景表演。胡家塘旁有一家叫“渡”的清吧,与荷塘月色融为一体。9月份百工坊开放后,可以观看17位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师现场表演,还可体验一番。

  购物特色指数:★★★★☆

  “吉首吉”系列产品,品种多样,获得2012中国国际旅游商品博览会金奖。获得铜奖的巫傩娃娃是融入湘西巫傩文化的Q版玩偶,创意十足,金木水火土的面具可拆卸。“西兰卡普”——土家织锦或色彩艳丽,或素雅古朴,产品种类齐全。

  ■ 链接

  夜荷塘,情“渡”几许

  看到一片荷塘和弯弯石拱桥,很容易想起白娘子与许仙断桥相会的桥段,生出几丝浪漫的情愫。

  初见胡家塘就有这样的感觉。偏偏荷塘边有一个小清吧,名字叫渡。《新白娘子传奇》的片尾曲恰好叫《渡情》,“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

  夜里的荷塘古屋,更见风韵。月光洒下,蛙声、虫鸣有节奏地对唱。一个干净的男声,伴着吉他清新的旋律从渡的二楼窗口飘出。木制雕花小窗里,透出暖暖的光。

  大胡子小辫子老板、照片墙,各种小文艺、小清新、小复古的物件。清吧里客人很少,抱着吉他的男孩却唱得悠然自得。我有吉他,我有麦克风,我有自己的演唱会。你要加入?当然欢迎!小调轻吟中,什么东西悄然入心。

  不过请在晚11点前离场,古城的居民给了你真实的梦境,你也应当回报他们宁静的夜晚。

  ■ 周边景点

  矮寨观奇

  “百年路桥奇观,千年苗寨风情,万年峡谷风光。”距湘西吉首市区约20公里,震撼世界的矮寨奇观,总面积108平方公里,由峒河、矮寨、德夯、小龙洞四个区域组成,包括奇桥、奇路、奇谷、奇台、奇瀑、奇俗,被称为“天地奇观”。

  6.2公里长的矮寨公路,经过德夯大峡谷,修筑在水平距离不及100米,垂直落差达440米,坡度为70-90度的单一坡面上,是湘川公路最为险峻的一段。

  主跨1176米的矮寨特大悬索桥,在矮寨镇上空355米处跨越险峻的德夯大峡谷。云山雾罩,远远看去,红色的桥身仿佛赤龙凌空。走上桥身两侧的游客观光通道,则是大气非凡的另一番体验。

  “天下鼓乡”德夯苗寨,隐藏在德夯大峡谷的深处。听全国落差最大的流沙瀑布流水叮咚,尝美味的桃花鱼,看身着红装的苗族妇女洗衣、浣纱、唱歌,让旅程充满奇趣。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