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每周评论]女副县长的“特殊”情况能细说吗
2012-06-25 22:43:31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谷超豪担忧的“导师老板”

  马子博

  著名数学家谷超豪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6月24日凌晨1时8分在上海逝世,享年87岁。消息于当天上午9时29分许公布于复旦大学官方微博,人们纷纷向这位伟大的学者致以哀悼。

  谷超豪先生是我国著名数学家。2009年,由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的一颗小行星,被命名为“谷超豪星”;2010年,他获得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在一次会议上,谷超豪曾就导师和研究生的关系担忧地说,“如今的研究生教育中,有些教授把学生当成廉价劳动力,学生则称呼导师为‘老板’。这样很不好。”他说,教书育人不是商品买卖,“选择做教师,就是选择了责任和奉献”。

  谷老先生的担忧,发人深省。当前,很多研究生把“凡是老板的话一定要听,凡是老板的电话一定要接”当作“座右铭”。应该被称为“助研”的制度,却被称为“给老板打工”,颇有些耐人寻味;老板,本是一个与商业相伴而生的名词,如今却在大学校园中流行,折射出师生关系“困境”,的确值得思考。

  毫无疑问,导师与研究生本应是一种典型的师生关系——传道授业解惑。现在,“老板”现象的出现,极大地冲击了这种关系。虽然“传道”等职能还常被导师们挂在嘴上,体现在他们的学术文章中,可实际上正被迅速削弱,传统的师生关系正在急剧淡化。

  把导师称为“老板”,这种现象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所折射出来的师生关系功利化倾向,与社会风气、教育体制等因素都有不分割的关系。“导师老板”,让教师、学生和大学都为之付出了严重代价,一是师者尊严的降低,二是大学精神的沦丧,三是学生的功利成长。

  大学和学者的道德状况,往往被视为社会文明的标尺,同时也是人们评价社会道德状况的一道心理“底线”。 如今学术界,有些导师以“老板”自居,“理所当然”地把学生成果据为己有。中科院院士、复旦数学研究所所长洪家兴对这一“怪现象”很不以为然:“我做谷先生的学生时,论文题目的确定和具体做法都是先生一手指导的,但他从来不在论文上署名。”

  谷超豪老先生曾谦虚而又自豪地说:“当年,我的老师苏步青对我说,‘我培养了超过我的学生,你也要培养超过你的学生’——他这是在将我的军!如今回首,我想,在一定程度上我可以向苏先生交账了!”

  这是多么发人深省,又让很多人无地自容的话!

  权力谦抑,营商环境方能“单纯”

  邓海建

  香港过去几十年的营商经验被赞为“良好经济政策的持久样板”。在香港只缴纳不到2000元并出示身份证,最快6天后新生意就可以开张;赚来的钱除了16.5%的利得税外,都可装进自己口袋。商人与政府官员交往过密,反倒可能引来麻烦。(6月24日《中国青年报》)

  在香港做生意,权力谦卑而自制。在这里,无论是高富帅还是穷小子,当老板的程序一样公平而便捷;在这里,没有任何眼花缭乱的税费,即便不擅应酬,也无大碍。因为与政府官员交往过密,反倒会引来廉署的“青睐”。因此,创业就成为了一种“享受”,用商人的话说,“这里的营商环境很单纯很单纯很单纯,非常非常非常规范。”再加一句,“还不用请吃饭。”

  2012年,香港在世界银行对183个经济体的营商环境排名中高踞次席;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刚刚公布的《2012年世界竞争力年报》中,香港连续第二年以满分100分荣登全球最具竞争力经济体榜首,连续多年被《华尔街日报》和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系。

  殊荣的背后,是透明而清晰的行政权力与商业勃兴的关系。廉洁的政府和公平的营商环境,是香港赖以成功、具备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因素——而这两者之间,显然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营商环境“单纯”,起码有三层意思:一是市场体制健全,一切的自由竞争能摆得上规则的台面;二是市场主体自律,恪守行为边界,不指望玩猫腻做“短线”;三是公权行为有度,弹性少、欲望少,官商之间时刻忌讳法律的威严。三者之间,权力的清廉与谦抑是为核心。正因为公权没有“私化”的可能,贪念才不至于总想着去寻租,税费才会立足于更长远的健康增长,而自由有序的市场规则才能干净地挺直腰板。

  于是,“单纯”的营商环境就表现为诸多良善细节:譬如《福布斯》将香港视为“全球缴税最不痛苦的地方”;譬如在特区政府网站上,毫不费劲便可找到法律惩戒“官商不清”的重拳案例;再譬如就在前几日,旨在集中针对合谋定价、围标、编配市场及限制产量四项严重反竞争行为的《竞争法》三读通过……市场、规则、公权,各各恪尽职守,营商自然就不会疲累与“熟人社会”的“人情练达皆文章”。

  权力谦抑,营商环境方能“单纯”。而营商环境清爽起来,小微企业等遭遇的困境,也许就不需要再动用新旧36条来纾解。

  高考后“离婚潮”需要正视

  田方

  据不完全统计,高考进行的那一周,长沙市5个城区共有247对夫妻离婚,而高考后的一周,共有493对夫妻离婚,几乎达到了有两对“新人”结婚就有一对“旧人”离婚的比率。民政部发布的2011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也显示,2011年全国办理离婚手续的夫妻有287.4万对,离婚率几乎呈直线上升趋势。

  对于高离婚率,自然不能简单视之为“洪水猛兽”。如果感情不好的夫妻可以顺利离婚,保持婚姻关系的人都过着质量较高的感情生活,这是一种和谐的社会生态,既是人性自由的标志,也是社会进步的体现。

  高考后的“离婚潮”,对父母这方来说,也许大多数可算是理性选择——孩子人生的一件大事已毕,家庭解体不会太影响其学习成绩和未来选择;孩子已成年,应该能够理解父母的无奈选择。

  但是,有多少离婚,是真正理性的选择?时下,“结婚是失误,离婚是觉悟,再婚就是执迷不悟”的说法,颇为流行,有些人甚至把离婚视为一种时尚,已从侧面说明了责任感的缺失。婚姻是承诺,更是一种承担,离婚只是对失败婚姻的一种补救措施,是一种迫不得已的手段。无论是结婚还是离婚,既然选择了,就要负起责来,不但要对自己负责,对配偶负责,还要对社会负责,切不可把婚姻当儿戏。

  两性关系心理专家波拉·霍尔曾说:“一次以离婚结局收场的婚姻,并不是突然就出现的,而是长时间彼此关系恶化的结果。”可是,现在很多离婚案例,并非为双方长时间彼此关系恶化的结果,反而呈现越来越明显的突然出现之势。这不是社会进步的体现,而是人性泛自由化的弊端。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如此的大量“细胞”非正常破灭,已经脱离了“新陈代谢”的正常轨道,对社会的和谐稳定肯定不利。

  有必要提醒孩子高考后离婚的父母们,如果不是真正感情破裂,还是尽可能理性一些。不久前,冰心的孙子吴山因父母离异产生的纠纷而毁损爷爷奶奶墓碑,45岁的吴山尚且如此,又怎能期望刚年满18岁的孩子就一定成熟?如果真是迫不得已要离婚,也要让孩子明白,独立是人生必经的过程,不管父母离异与否,终有一天都会离开,始终是要独立面对世界的,而不是简单地觉得责任已尽,如释重负。

  女副县长的“特殊”情况能细说吗

  6月20日上午,网友在微博上爆料:中共南昌县委常委、南昌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钱洁,1971年1月出生,1985年1月参加工作。网友质疑14岁怎么就参加工作了?南昌县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回复记者说,钱洁的情况比较“特殊”。钱洁确实是1985年参加工作,参加工作时14岁,15岁时参军。大学学历是参加工作后获取的。(6月20日人民网)

  如果不是网友爆料,估摸很多人还真不知道这位女副县长有如此特殊的经历。其实,如果是特殊时期,14岁参加工作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可是,1985年能是什么特殊年代?一个懵懂的14岁孩童,能在那时参加工作,就真的是“特殊”情况。不过,怎么个“特殊”法?公众还真不知道。

  别怪公众刨根问底,也并非大家有窥视别人隐私的爱好,只是此事关官员的考核任免是否公平、公正,南昌县委组织部门就有必要给大家详细说道说道了。既然政府网站上明明白白地写着的这段“神奇”经历,组织部门就要给大家一个合情合理明明白白的解释,想用一个“特殊情况”,就把公众的质疑轻松地打发了,也太一厢情愿了吧?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政府部门越是遮遮掩掩,公众的好奇心就越强。就此事而言,女副县长的“特殊”到底特殊在什么地方?背后的故事是否有猫腻?这些谜底不能让谣言来回答,而是应该有当事人和当事部门来澄清。否则,等谣言肆意蔓延,对女副县长的清白不利,也有损政府的公信力。

  “吃空饷”吃出一堆漏洞

  

    一些长期不上班、不在岗却依然领工资、享福利的“吃空饷”现象引起了社会舆论热议。据媒体报道,四川、重庆、湖南等7个省(区、市),清理出“吃空饷”7万多人。按照每人年均消耗5000元至2万元计算,年财政支出将在3.5亿元至14亿元之间,已成为一笔不可忽视的财政负担。(6月24日《中国青年报》)

  前不久,浙江一个县级市永康市通过“自选动作”就查出192名吃空饷者;按此推算,眼下7个省清理出“吃空饷”7万多人,数字看似庞大,却也是意料之中。

  查清究竟有多少人“吃空饷”,仅仅是表面工作,根本之道还在于,通过完善制度去规避、惩罚“吃空饷”现象。在笔者看来,从制度上杜绝“吃空饷”,并非一件很难的事,大体做好以下几点即可:一是将人事编制透明化,一个服务型政府,有义务让公众知道是“谁”在这个岗位上为其服务;二是在人员编制公开化的基础上,实现类似官员财产公示的财政预算和官员工资福利方面的透明化。试想,当百姓知道财政具体流向何方,知道哪些人每月从纳税人哪里拿多少钱,吃空饷者又何处藏身呢?

  当然,要有力打击“吃空饷”,关键的一点就是要加大惩处力度,提高违纪违法成本。从目前媒体统计的“吃空饷”人数、涉及财政支出的数额而言,对这一现象的治理应该上升至“廉政建设”的高度。如果总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其社会效果、预期效果,必定相当糟糕。

  一句话评论

  随着各省高考控制分数线陆续揭晓,填报志愿软件这一新生事物也开始粉墨登场。据说,只要输入分数,就能量身订制适合自己的学校和专业。

  ——可做参考,却不可盲信。

  (湖南 邵宇平)

  南京市江宁区窦村又叫石头村,距今已有600多年历史。最近,村里给在高速路上能看见的房屋墙面粉刷涂料,看不见的就不刷,村里的一幢幢房子成了“大花脸”。

  ——会不会出现“不刷住所刷猪圈”?(江苏 刘明华)

  香港卫生局长周一岳表示,香港的肉和菜基本上都是依靠内地来供应,国家质检总局、广东省都做了很多工作。现在供港食品的安全率达到了99.999%,这在全世界都是很难得的。

  ——只要认真,99.999%原来可以做到。(上海 李福宁)

  第三届中国健康管理论坛在京举行,大会发布了《2012中国公务员健康绿皮书》和《2012中国企业员工健康绿皮书》。调查分析显示,在21125份公务员有效样本中,超过七成的公务员存在健康问题。

  ——有些病,是医院治不了的。

  (湖南 江海潮)

  西安大三实习生网曝蒙牛冰淇淋代加工点“环境脏乱差”,蒙牛乳业承认环境管理存在违规问题。目前,各大论坛的爆料帖已被蒙牛公关悉数清零。爆料人称已被约谈,不会再多说。

  ——这就是传说中的“危机公关”?

  (陕西 张铭铭)

  据《工人日报》报道,我国职场人平均日工作时间为8.66个小时,另有30.3%的人工作时间超过10小时,最长达16小时。目前部分外企已经成了员工“被加班”的重灾区。

  ——“被加班”,很无奈。

  (北京 李大库)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