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文化视点 > 正文
剧场租金涨 赠票很受伤
2012-05-24 23:53:50 湖南日报     [作者:李国斌]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本报记者 李国斌

  去年,长沙的大牌明星演唱会井喷,相继有刘德华、王菲、张学友等来长开唱。今年,观众继续大饱耳福。5月26日,华语歌坛当代最杰出男歌手陈奕迅,在出道后首次降临长沙举办演唱会。

  越来越多的舞台剧和流行乐坛明星亮相湖南,满足了观众的文化需求。不过,场面的火热,并不代表湖南商业演出市场已经步入繁荣。业内人士坦言,在湖南演出赚钱的只是小部分,市场仍处于培育期,愿意掏钱买票的观众还不多。

  不断上扬的场租

  场馆租金是演出成本中的一大块,高昂的租金,直接推高了演出成本,使演出商和经纪公司面临更大的市场风险。

  2007年,在湖南舞台剧市场起步之时,金鹰955电台便投身演出市场,每年至少引进一部经典话剧到长沙。为了寻找合适的剧场,金鹰955电台总监罗岚几年来几乎把长沙跑遍了,也目睹了长沙剧场租金的不断上扬。据有关人士介绍,今年湖南大剧院演出一场加上彩排,租金约6万元,比去年涨了不少,较之2007年提高一倍。

  更让演出商无可奈何的是,有些场馆坐地起价。湖南中煌文化经纪传播有限公司曾在省内某市体育馆举办演唱会,可容纳1万人的篮球场,对方开价30万元,且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而在广州,可坐5万人的天河体育场,他们15万元就拿了下来。公司负责人陈放告诉记者:“去年在广州做了两场演唱会,都有盈利,相比而言在湖南做演出场租更高,压力更大。”

  省演出公司总经理吴让之也有同感,“贺龙体育场一场租金70万元,有些难以承受。”在他看来,租金贵是因为长沙可供选择的场馆太少,不像广州、武汉等城市,剧场和体育场都有好几座,价格也就相对便宜。

  “伤不起”的赠票

  国内大多数的演出商都无法回避一个事实——赠票。

  “上海人以买到座位票为荣,而湖南人以搞到一张赠票为荣。”这是长沙一演出商的比较。他的朋友曾开玩笑说,打不通他的电话,就是有好戏要演出了。“要票的人实在太多,为了不伤面子,只能把手机关了。”

  赠票失去控制,演出可能血本无归。一位打拼多年的演出商向记者讲述了一次“疯狂”的赠票:2011年1月,在湖南某市体育馆的演出,总共才1万张票,安保部门硬是要去赠票1700张,体育馆也拿走800张,最后演唱会亏了200万元。

  说到赠票时,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不约而同要求记者隐去其名,因为“还想在这个行业混碗饭吃”。有演出商表示,运作商业演出,投入全是真金白银,按理是没有赠票的,但有些手握审批大权的部门没赠票就找茬,为了使演出顺利进行,只能送票息事宁人。

  从事演出经纪的聚橙网,赠票一般占到总数10%至20%。聚橙网总裁蒋宽直言,赠票对演出市场的伤害像“毒瘤”,在北方一些城市甚至成了“癌症”。

  湖南大剧院文化艺术交流中心经理黄蓉表示,剧场演出的赠票,每场至少有上百张,不过湖南的赠票风气也在逐渐好转。

  待规范的市场环境

  商业演出市场前景光明,但是市场有待规范。这是业内人士的普遍看法。

  湖南师范大学副教授、话剧导演韩学君曾在湖南大剧院看过一出戏,发现舞台极为简易,甚至有上台“踢场子”的冲动。据他所知,有不少在长沙演出的舞台剧,与北京、上海比就如“简装版”,舞台布景要简易得多,但票价比上海和北京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对湖南的观众很不公平,但目前只能靠行业自律。”

  “美国的商业演出,方案都有统一的标准,包括对各个级别的场馆价格都有详细规定。相比而言,国内相关规则还不健全。”陈放说,就大型演唱会的安保来说,国内每个地方都执行不同的标准,价格也是随心所欲。中煌文化经纪公司曾在省内某市的体育馆运作演唱会,观众2万多人,安保费用开口便要40万元。此时,演唱会合同已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得吃下这个哑巴亏。陈放表示,在广州3万多观众的演唱会,安保费用不到30万元。成本高了,票价必然高,就把收入较低的观众拒之门外了。

  湖南省演出公司主要做大型明星演唱会,今年已敲定3个项目。吴让之表示,由于不按游戏规则出牌的情况比较普遍,项目运作越来越困难。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内演出市场出现不好的苗头,有市场号召力的明星,港台经纪公司只肯让出10%的股份,内地演出商的空间被大大挤压。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