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湖南印象 > 正文
“两型”景区:人与自然相看两不厌
2011-12-26 20:51:23 湖南日报     [作者:龙文泱]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两型”景区:人与自然相看两不厌

  本报记者 龙文泱 通讯员 王朝辉

  

  岳麓山——橘子洲景区。阿诺 摄

  

  太阳能路灯让“山乡巨变第一村”更美。(资料图片)

  

  游客与岳麓山和谐相处。 龙文泱 摄

  

  “山乡巨变第一村”里的居民。 (资料图片)

  

  岳麓山新增的与山林融为一体的标牌。龙文泱 摄

  

  竹篱笆既保护树木又美观。 龙文泱 摄

  

  “山乡巨变第一村”游客可参与的农耕活动——车水。(资料图片)

  旅游新思维

  高扬先(省旅游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

  发展两型旅游,服务两型社会建设

  旅游业本身具有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的特性它能耗低,更是一种环境敏感型产业,其产业链条完全依托于良好的环境。旅游者往往对旅游目的地有比居住地更高的环境要求,一旦目的地环境被破坏,产业链也当即破坏。因此旅游业的发达,必将会在该区域内形成一种环境保护的机制,进而导致环境的保持和改善。

  但在我国,旅游业的迅猛发展使得这一特性受到挑战。传统旅游业向符合两型社会建设要求的两型旅游产业转变,必须坚持以下几点要求。一是科学性。必须符合科学发展观,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掘和充分利用旅游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的特性,构建旅游循环经济体系。二是发展性。包括旅游业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及其推动社会经济文化的可持续发展。三是普适性。必须代表我国现阶段旅游业发展的方向,可在全国推广移植。

  发展两型旅游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必须在体制机制上进行一系列的探索。一是构建业态导向机制,促进旅游业内部产业结构两型化发展;二是建立一系列两型旅游产业认证制度,指标体系,全面推进旅游业的两型化。三是建立两型旅游消费体系,促进两型化生活方式在旅游业内落实。四是建立旅游地安全监控机制,分析和保障区域旅游生态系统的安全状态。五是建立示范区制度,全面示范两型旅游经验。

  钟永德(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旅游学院院长)

  重视规划 着眼微观

  旅游业在人们眼中一直是无烟产业、环保产业,但实际上,它也是消耗资源、容易造成环境污染的产业。

  目前,我们国家的旅游产业和西方国家相比,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人口基数大导致人流量大,给景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游客也不能尽兴。简单地将人们挡在景区外不是根本解决之道,从教育体系上提升人口素质、增强人们的环保意识才是关键。

  建设一个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景区,要规划先行,注重细节和微观。比如供应链的本地化非常重要。景观植物、食材、建筑材料都要尽可能地用本地的产品。产品本身消耗的资源并不多,但如果从外地甚至国外采购,运输费用和环境污染就成倍增加。这也不利于推出具有本地特色的产品,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

  许春晓(湖南师范大学旅游学院教授)

  保护景区环境要更注重环境友好

  建设“两型”旅游景区不应局限于生态环境保护,不然与低碳旅游景区没有截然的区别。“两型”旅游景区要突出低碳旅游景区所拥有的主要内涵,更要进一步周密思考环境友好,将环境从狭隘的自然环境的保护中拓展开来,关注社会和谐,包容民生万象,共建幸福生活。这才是环境友好的主旨,是文化建设的要的。减去社会文化环境的纯粹自然环境概念下的环境友好,不合适当今和谐社会建设的要求。

  除了不老的青山、不废的江河、不灭的太阳,还有什么东西更能构建一种与不朽精神相对应的物质形式?还有什么美学形象更能承担一种信念的永恒品格?——韩少功

  于是,人们去旅游,一次次地想逃离城市的禁锢,返回大自然。但人群蜂拥而至,景区措手不及。一些热门景区变得喧嚣、疲惫甚至面目全非。

  有没有一种方式,让人们和景区节制地友好地相处?有没有一种方式,让那些美丽的地方能完整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

  “两型”景区,湖南人第一次向世人提出的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景区,应是一条值得探索的道路。

  山水显露繁华处,绿意摇曳城市间

  创建两型示范景区:岳麓山·橘子洲旅游区

  地点:长沙市岳麓区岳麓山、橘子洲

  山,层林尽染,怀抱着无数辛亥先烈和一座千年的岳麓书院。洲,碧如翡翠,卧于湘江之上,是伟人毛泽东豪迈地向世界宣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地方。更稀有的是,这山和这洲都在城市中。谁也不能否认,岳麓山·橘子洲旅游区是城市公园中的佼佼者。

  但不止于此。显山、露水、透绿,身处长株潭“两型”社会示范区腹地,这片山水洲城早已踏上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大道。

  2009年5月1日和7月1日,橘子洲和岳麓山相继免费开放。一时间人如潮涌。恰逢“五·一”黄金周,规划容量为8000人/天的橘子洲景区一天涌入8万游客。

  当拥挤成为热门景点的通病,有秩序的游览才能让人们乘兴而来,兴尽而归。于是,岳麓山的上山路段进行了交通管制,橘子洲的入口实行人车分流,旅行团大巴和社会车辆统一停放在15处生态停车场,游客步行或乘坐电瓶车游览,岳麓山上的人行游道和自行车道分离正在逐步推进……一切都试图让游览环境更惬意。

  旅行的舒适感和愉悦感在人性化的细节中悄然而生。

  一个位置合理、指向明确的标牌就是一个温暖的微笑。景区内的1746块标示标牌是与山林树木融为一体的深棕色。游客可在旅客服务中心免费借到雨伞、轮椅、婴儿车、拐杖、热水、地图、纸、笔、针、线、基本药品,还可免费寄存行李。

  白瓷砖、木制门,干净明亮、无异味,挂衣钩、卫生纸、洗手皂液、面镜、干手设备等实用设备一应俱全,还有充满湖湘文化韵味的诗画点缀其中——忘了要排长队、又脏又臭的公共厕所吧。

  爱晚亭前池塘里灰色的提升式曝气机,是池水保持活力的秘密武器。岳麓山山麓,一片养眼的青翠树林和草坪取代了充斥着散乱小店的堕落街、脏乱的船上餐饮店和民居。

  资源节约不仅是使用节能灯和污水的回收再利用。景区办公楼是原神职人员寓所改造的,长株潭两型社会展览馆建在原天仑造纸厂的厂址上。既是主干道又是景观游步道的10公里环洲道路,兼顾稳固洲体和防治血吸虫功能。修路的砂石是疏浚湘江河道产生的,渣土就地取材,挖掘的六个洼地被打造成美丽的景观水塘……

  两型社会国际高层论坛、橘洲音乐节、湖南国际旅游节开幕式、中国环湘江自行车赛……节会搭台,旅游唱戏的岳麓山和橘子洲越来越热闹。可环保志愿者们却越来越觉得“无聊”。随着景区管理建设的加强和游客素质的提高,他们几乎没有“用武之地”了。

  山水洲城,承载着我们心中的绿意和期盼。

  管理者语:

  丁继荣 ( 岳麓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党委书记 )

  作为城市中的景区,岳麓山·橘子洲景区弥足珍贵。

  保护好景区的生态、人文资源,就是最好的资源节约。我们“大胆拆、小心建”,一切与景观冲突的、不和谐的建筑、设施都拆掉。如黄兴墓庐、清枫峡、爱晚亭和北极峰旁的4家餐饮服务点,排出的大量油烟影响景区植被生长,危害游客健康,剩菜剩饭污染岳麓山水系,2009年,被我们果断拆除。

  景区维护外包给专业团队,由森林防火、污水处理、气候环境公示、监控组成的景区数字化系统能有效降低人力成本,使管理更高效。

  山乡巨变留佳话,清溪有梦醉田园

  创建两型示范景区:山乡巨变第一村

  地点:益阳市国家高新区谢林港镇清溪村

  周立波。《山乡巨变》。这个名唤“清溪”的小村因为一个人、一部小说拥有了“山乡巨变第一村”的称号。

  “说是清溪没有溪,田塍道上草萋萋。山边大树迎风啸,村外机车逐鸟啼。”若它还是周立波记忆中的这般光景,自然戴不起这高帽。如今,这个位于益阳市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小村,村民生活在景区内,住着舒适的小楼,用节能、环保的沼气池,拥有8辆环保电瓶车、88盏风光互补太阳能路灯……整洁、干净,它有乡村的田园风貌,无乡村的杂乱无章、尘土飞扬。

  清溪村是美丽的。乡间本就绿意遍布,无千辛万苦刻意移栽草木之烦忧。在田边的千米绿色蔬果长廊里行走,艳阳画下植物藤蔓风姿绰约的疏影;更不用说醉人心田的蔬果香。一群自行车俱乐部的会员飞驰而过。他们躲开城市的纷扰,奔向这怡人的乡村。

  在周立波故居前的荷塘边深呼吸。空气里有自由的味道。那些银杏、柚子树只管自然地生长,不带任何烦恼。一条小路,小心地绕开每一棵树,跑向荷塘。停车坪的小草也在大口地“呼吸”。清溪村没有修建生硬死板的水泥坪,而用草坪砖铺建了更美观、环保的生态停车坪。

  初冬,清幽的茶花悠然地开。它开在平坦的沥青路旁,没有东拉西扯的电线、网管来割裂画面。它开在青瓦、白墙、红窗、坡屋顶的民居周围,瞧着人们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有滋味。

  这里的民居不是整齐划一地连成一片,268户农户,户户都在原地。政府补贴一半费用,为村民的房子穿衣戴帽。村民或去区里的外企打工,或者自家开起“农家乐”。不用担心农家乐给景区带来污染,垃圾箱满了马上就会有专人收走,统一处理。景区为了培养村民的环保意识,请德高望重的村民担任义务监督员,请益阳广播电视大学教授讲授礼仪课,派代表去外地学习先进经验。

  讲解员、保安、保洁人员……六成以上的景区工作人员都是本村人。在废弃医院改造的景区管理处办公室,讲解员邓佳丽自豪地表示,每年她和同事们都要向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60万人次的游客介绍自己美丽的家乡。

  虽无名山胜水,却有田园诗画。景区负责人颜华说,清溪村要保持乡村风貌,这路、土地、房屋,除了会更整洁、美观、环保,什么都不会改变。

  管理者语:

  颜华 ( 益阳清溪文化旅游经营开发公司副总经理 )

  “山乡巨变第一村”景区在农村,景区的开发要和当地农民打好交道,做好沟通,和谐相处,才能实现共赢。

  农民照旧生活在景区里,并成为景区建设的参与者甚至管理者,就会积极地支持景区的发展。对农民一些固有的观念和习惯,我们除了自身劝导,更多是与村干部、党员和德高望重的村民沟通好,他们劝说的效果往往事半功倍。同时,让村民感觉到建设实效很重要。垃圾不乱扔,村里整洁、舒适;沼气和节能灯的应用,节省了大量开支。大家都觉得,这是在为自己和子孙的生活更美好出力,就很支持。

  链接

  他们这样保护景区

  美国黄石公园:政府出资消除环保隐患

  美国黄石国家公园以保持自然环境的本色而著称于世。公园99%的面积都未开发,大量的生物种类得以繁衍。为了解除金矿开采对环境的威胁,政府于1996年以6500万美元收购了计划采矿的私人土地。

  日本富士山:禁止建索道

  在发达国家,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公园都被视为保护生态和生物多样性的科研基地,政府拒绝商业化运作,因此,在规划、建设、管理方面,一切与基本目标相抵触的活动一律在禁止之列。

  日本的富士山海拔3776米,高于我国的黄山、泰山、庐山和张家界等名山,但日本人不建缆车,上山公路只修到海拔2000多米,剩下的路要游客自己去爬,甚至连台阶都不建,最大限度地保护大自然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韩国:景区不设垃圾桶

  韩国在户外旅游地不搞豪华宾馆,旅馆多为通铺,每个铺位不到一米宽,游客自带睡袋,或租用毛毯。卫生间是公用的,提供饮用水和加热饭菜的房间也是公用的。韩国人认为,这样做可以减少景区建筑用地,减少污染。韩国的公园,没有垃圾桶,也看不见垃圾,各人带走自己的废弃物。

  美国:不许钓母螃蟹

  美国人喜爱垂钓,政府为了保护水生生物,对钓鱼和钓螃蟹有一系列详细规定。美国人使用的鱼饵是塑料制的,所以愿意上钩的鱼很少,钓上来的鱼也都被及时放生了。钓螃蟹的规定更具体,垂钓者首先必须识别公母螃蟹,母蟹一律放回,公蟹则用尺子丈量,小蟹放回大海。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