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专题 > 体育达人 > 正文
“海拔”第一的淡定姐
2011-11-30 14:42:58 湖南日报     [作者:王亮 谭云东]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图为“全副武装”的林曦在攀登慕士塔格峰的途中。 林曦 供图

  实习生 王亮 本报记者 谭云东

  8月中旬,位于黄兴路步行街的爬山虎户外俱乐部举办了一场简单而热闹的看片会。几十名皮肤黝黑、身体健硕的驴友相聚一堂,场面相当热烈。众多的驴友里面,一位穿着正装的女士忙里忙外,高声畅谈,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与直挺、规整的正装显得格格不入。她,就是此次看片会的主角——湖南登山“一姐”林曦。

  享受户外,过程重于结果

  林曦,是一名长沙的普通女警,凭借着个人单纯的喜好与努力,在今年6月20日至7月10日,成功登顶海拔7546米、被誉为“冰山之父”的慕士塔格峰,创下湖南女性登山的海拔纪录,成为名副其实的湖南登山“一姐”。

  面对大家的赞誉与吃惊,林曦却十分淡然:“从2006年第一次尝试攀登雪山失败,到成功登顶慕士塔格峰,这几年最大的体会是,过程永远重于结果。海拔高度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留在我脑海中的永远是冲击山顶的那些艰苦过程。”

  2006年底,接触户外不到一年的林曦与朋友结伴尝试攀登云南海拔5396米的哈巴雪山。由于经验不足与身体条件达不到要求,第一次攀登雪山的林曦只是在山下大本营住了一夜便打道回府。

  “当时的想法太过单纯,没有预料到攀登雪山的困难程度,结果刚到大本营就被高原反应折磨得死去活来,只能被迫选择下山。”

  虽然后来积累了5年的登山经验,但此次攀登慕士塔格峰依然让林曦吃尽了苦头。

  “慕士塔格峰的坡不陡,但特别多。一个接一个,给人绝望的感觉,对人的心智考验极大。有次我身体状态不好,从大本营到第一个驻点,别人只用了3个多小时,我却走了5个小时。某一刻,我看着一望无际的白色,真的以为自己要倒在路途中。”

  最终,依靠着内心的坚毅与同伴的协助,林曦与两位湖南男性驴友张晓帆、廖武军成功登顶慕士塔格峰,这是湖南登山者首次组团登上7000米以上山峰,林曦也成为湖南首位登上海拔7000米以上的女性。

  登顶一刻,依旧很“淡定”

  像绝大多数人一样,林曦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到户外圈的。

  “2006年的五一节,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户外活动的召集,一时的好奇,让我在不认识任何人的情况下冒昧地加入了此次活动。”

  第一次爬山是去涟源,林曦的经历“惨不忍睹”,路程不到五分之一,她就已经气喘吁吁,望“山”兴叹了。

  “但当时并不很熟的驴友们一直鼓励和帮助着我,不但分去了我所有的行李,还全程陪在我的身边,最终我爬上了山顶。” 林曦直言,进行户外运动,让她体会到现实社会中体会不到的关爱与单纯。慢慢熟悉户外运动后,就好像上瘾了一般,每隔一段时间林曦就要趁节假日出去跑一跑,“净化”一下心灵。

  林曦与驴友们有着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登顶后的情绪表现。“很多驴友登上雪山山顶后,情绪的表达会比较激烈,有的会哭出来,有的是大声喊叫,我则像周围银装素裹的世界一样,内心中突然被一种宁静包围。”林曦说。

  登山运动如今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但是,登山尤其是登大山(指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是一项风险比较大的运动。林曦认为,良好的心态,健康的体魄以及科学的登山方法缺一不可,“有风险,但不是让你去冒险,要准备充分,量力而行。”

  “我不知道人是否有前世,如果有前世,那我的前世一定是雪山的女儿。” 林曦说,雪山并不是去征服的,而是去亲近的,她攀登的脚步不会停止。

  达人感言

  不断的攀登源于我内心深处的一种向往,或许我上辈子就是雪山的女儿。

  每次登山途中所感受的心路历程以及看到的美丽景色,才是让我坚持下去、不断攀登的最大动力。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