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文化视点 > 正文
学钢琴:少点功利,多点快乐
2011-10-21 23:42:38 湖南日报     [作者:左丹 李国斌]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学钢琴:少点功利,多点快乐

  ——对话著名青年钢琴家邹翔

  本报记者 左丹 李国斌 通讯员 袁于评

邹翔。通讯员摄

  邹翔,1980年出生于湖南,是中国目前最为活跃的青年钢琴家。他是世界著名音乐学府美国纽约茱利亚音乐学院校史上,极少数先后获得学士、硕士和最高艺术家(博士)三个学位的钢琴家。他曾获得北美赫尼斯Honens国际钢琴大赛,茱利亚音乐学院最高钢琴奖项吉娜巴考尔大奖,香港亚洲钢琴公开赛等五项国际重大赛事金奖,以及中国教育部霍英东教育基金会高等院校青年教师奖。目前为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最年轻教师之一。(此段请排异体字)

  我国是钢琴人口大国。有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3000多万人在学习钢琴。然而在这浩浩荡荡的学琴队伍中,真正热爱者不多,为了考级、升学、出名等功利性目的被家长强迫学习者不少,有的还因为练琴扭曲了心灵。10月中旬 ,我们特意联系了著名青年钢琴家邹翔,请他谈谈自己成长的经历、对音乐的感受以及对成功的认识。

  从小就是一个很有定性的孩子,曾在睡梦中将一首曲子弹完,在美国面试演奏中,将评委老师感动得落泪(小标)

  问:您在世界著名音乐学府美国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校史上,罕见地以全额奖学金先后取得学士,硕士和艺术家(博士)文凭,祝贺您。

  答:谢谢。我是18岁那年,从上海音乐学院附中高三年级毕业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茱利亚音乐学院寄送了演奏磁带。结果成为了该院在世界范围内挑出的300名面试者之一。 在面试演奏中,我当时演奏的一首巴赫的作品把评委老师感动得直掉眼泪,最终获得全额奖学金进入茱利亚音乐学院,此后我又先后获得茱利亚音乐学院学士、硕士学位以及最高艺术家(博士)学位,而当年在全世界范围内获准在该学院攻读艺术家(博士)学位的只有2人。

  问:您从几岁开始学钢琴?是被父母逼着练琴的吗?还是从小就真心喜欢弹钢琴?

  答:2岁的时候父亲为了培养我的音乐细胞,花了“巨资”买了一个大录音机放各种音乐给我听。正式学琴应该是4岁多,从此练琴就没有断过。

  学琴,确切地说是父母的安排,但没有逼我。我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很有定性的小孩,坐在钢琴前一点也不烦,4岁练琴每天都是五个小时,练的都是枯燥的技术练习,还好,我坚持下来了。

  真心喜欢音乐是9岁去上海音乐学院附小接受系统专业音乐教育以后的事情。 当时学校在全国一百多个弹钢琴的孩子当中最后选了8个,我是其中之一。在上海的9年,我以专业第一名成绩升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学习,并在13岁那年举办了首次个人钢琴独奏会,还获得香港亚洲钢琴公开赛金奖。

  我从小做什么事都很投入,尤其是弹琴。记得有一次练琴练到很晚,有些犯困,居然自己在弹琴的过程中睡着了,或者说是打了一个盹,等我再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已经把这个曲子快弹完了。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挺神奇的。也许,这就叫“走火入魔”吧。

  学音乐比很多其他领域需要更多的天赋和悟性,而不是死学。学习的初衷应该是陶冶性情,提高人生修养,最重要的就是要自得其乐,感受音乐带来的快乐。而今天中国很多孩子的家长把学琴作为追求名利的途径和炫耀的资本,这违背了音乐的本质。(小标题)

  问:您在美国留学8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美国学生对待音乐学习的态度和目的是怎样的?

  答:在美国学习,我最大收获是更加懂得去感受音乐和生活。以前在国内学习,基本是跟老师学,学的是知识和技艺。而在美国,除了跟老师学外,还有很多学习途径,比如听大量的音乐会,听很多录音,和周边年轻音乐家交流感想等。这些,让我觉得我每天都生活在音乐里,享受音乐带来的快乐。

  在美国,弹琴弹得好的美国高中生在报考大学时可能选择音乐学院,也可能会是医学院,但一旦选择音乐则完全是自愿,是出于热爱。即便这样,毕业以后他也不是一定要成为大钢琴家,可能选择干一份别的不错的工作。而据我了解,当前一些中国学生在音乐学院上学是因为家长的意愿迫不得已。因为从小学琴,后又进了音乐学院附小附中,不继续学下去有些说不过去,于是硬着头皮学下去,其实自己并不是很喜欢。这样就很难体会到学习带来的快乐。

  问:有数据说,目前中国有3000多万人在学习钢琴,且绝大部分可能最后都出不了名也成不了才,您怎么看?

  答:其实就是我们要弄明白为什么学钢琴,学音乐。 学习音乐的初衷应该是陶冶性情,提高人生修养,最重要的就是要自得其乐,感受音乐带来的快乐。音乐的“乐”字有快乐,愉悦和享乐的意思。在英文里弹琴被说成"play piano", 就是有玩耍的意思。而今天中国很多孩子的家长把学琴作为追求名利的途径和炫耀的资本,这就违背了音乐的本质。尤其学钢琴应少点功利,多点快乐。

  问:对于那些有学琴天赋的孩子,您有什么建议?

  答:要耐得住寂寞。练琴是一件很孤独的事情,每天那么多小时都自己一个人在琴房里。另外在发展阶段不要过多地曝光,要让自己有一颗平静的心来好好研究艺术。最重要的,就是要坚持弹下去。所以前面我们说中国有这么大的学琴人口,但是我还不认为中国是一个钢琴大国。因为绝大部分弹琴的都是青少年。30岁以上还在舞台上弹琴的就比较少了,40岁以上的更少。可是要成为大师就必须有足够的艺术修养和生活阅历,这就需要长时间在音乐中浸泡。中年人和青年人弹琴的味道是不一样的。如果没有一批具有足够修养和阅历的钢琴大师,中国就不能称为钢琴大国。

  一个人成功,需要天赋、勤奋和机遇三方面的聚集,上天把这些都赋予我,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作为一个中国钢琴家,有责任去引导公众的审美趣味,而不是一味的迎合。只有当今的文化艺术取得世界公认的成就,中国的大国形象才是完整的,我们才算是完成了民族的伟大复兴。(小标题)

  问:《国际钢琴》杂志把您列为中国新一代最重要的十位青年钢琴家之一,并称您为中国钢琴界的领军人物。您觉得达到今天的高度,要归功于哪些因素?学钢琴带给您的怎样的人生感悟?

  答:《国际钢琴》杂志是英国一个非常权威的专业音乐杂志。我很高兴能入选这个名单并得到这么高的评价。

  做好任何一件事情都需要天赋,勤奋和机遇。学音乐应该比很多其他领域需要更多的天赋和悟性,而不是死学。但是只有天赋没有勤奋可以做得很好,但也成不了大家。然后就是机遇,没有它就没有施展自己才华的平台。所以在一个人身上聚集这三点很难,上天却把这些赋予了我,真是感到很幸运。

  我觉得音乐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因为世界上有太多人为了谋生在干着自己不愿干甚至厌恶的事情。而我每天都干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在舞台上表演把很多人生感受通过那么美的音乐传递给听众,这让我觉得特别有意义有价值,让我觉得我不光是为自己活着,还为别人活着,能给别人带来快乐,享受和感动,这点让我觉得特别充实,这也是我生命的一个支点。

  问:您演奏了一大批中外现代作品,被国际媒体称为演奏现代音乐的冠军。 您为什么对现代音乐这么感兴趣?

  答: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奏家,有责任宣传自己时代的优秀音乐作品。我们除了要延续从前的音乐传统,还应该挖掘和开拓新作品,否则未来的音乐家如何延续我们这个时代的传统? 当代音乐是反映我们这个时代思想和情感的活化石。作为演奏者我应该成为作品和听众之间的桥梁。所以我注重宣传现代作品,尤其是中国钢琴音乐。明后年我还会专门录制一张中国现代钢琴作品专辑,并作巡回演出。

  问:作为中国青年钢琴家,您觉得身上有什么样的责任?

  答: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钢琴家,把美的音乐传递给更多的听众同时,还有责任去引导公众的审美趣味,而不是一味的迎合。我们的国家日益变得繁荣富强,经济发展举世瞩目,作为软实力的文化建设应该得到国家和民众更多地重视。我们不能沉浸在世人对于我们悠久历史文化的赞美声中。只有当今的文化艺术取得世界公认的成就,中国的大国形象才完整,我们才真正实现了民族的伟大复兴。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我愿意为此奉献自己的力量。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