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文化视点 > 正文
电视剧《辛亥革命》郭人漳原型的那些事儿
2011-10-18 22:29:37 湖南日报     [作者:文热心]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也是一督
    ——电视剧《辛亥革命》郭人漳原型的那些事儿

  本报记者 文热心

  大型史诗电视剧《辛亥革命》正在热播。其中,第十八、第十九集,主要是艺术地再现孙中山领导、黄兴等直接指挥马笃山起义的那段历史。这次起义中的反角是郭人漳,身为廉钦边防督办。所谓钦廉道,是指钦州和廉州。钦州是指解放前广东所属灵山、安远、防城三县地区,廉州指解放前广东合浦县。晚清曾将这两州合设为钦廉道。解放后不久均改属广西,也就是现在广西的北海、钦州和防城港三市所辖区域。马笃山则位于钦州的大直镇(现属防城)。

  郭人漳是个历史人物,老家湖南湘潭,“为湘军骁将郭松林之子……其人绝顶聪明,习拳术,善骑射,而又工诗善书,与黄兴、杨度、夏寿田等交厚……”他少时与杨笃生(即在英伦蹈海的志士杨毓麟)、陈家鼎并称“湖南三杰”。郭人漳青年时期留学过日本。在那里,郭人漳参加过“少年中国会”。他虽是缙绅之裔,但颇具民族意识,其后与秦毓鎏、钮永建等组织“军国民教育会”,主张反清革命。

  为艺术地再现同盟会成立后武装起义的艰苦卓绝,《辛亥革命》无法绕开孙中山、黄兴发动的镇南关、钦廉防城、马笃山等起义,而表现这马笃山起义又无法绕开对立面——廉钦边防督办郭人漳。从这个意义说,《辛亥革命》是“辛亥革命题材中历史片段最具宽度,史实还原最为真实,剧情挥洒最为淋漓的”的评价并不过头。

  马笃山起义,郭人漳又一次失约

  《辛亥革命》第十八、十九集是如此再现马笃山起义的那段历史:

  1908年3月28日,黄兴受孙中山委派,为“中华国民军南路军总司令”。在前进路上,遇到了清廷钦廉边防督办郭人漳所部挡道。黄兴和谭人凤自信地认为,可以说服郭人漳让道,而且还可以说服郭支援一些弹药。黄、谭的理由是,郭是同盟会员,而且是由他们二人介绍入会的;他们二人和郭都是湖南老乡,是早有来往的朋友;郭也曾经答应过黄、谭等革命党人,有机会一定襄赞革命。于是,谭人凤前去与郭联络。

  郭人漳摆出十万大山里的山珍和三蛇酒招待谭人凤,对谭人凤提出的举义、借道、供械要求,除对举义感到为难外,其余都答应了。可当起义部队开到要道小峰山时,郭的部队不仅持枪阻拦,而且朝喊话的谭人凤开枪。面对郭的无信,黄兴采取正面佯攻、侧面迂回,诱敌下山,围而歼之的办法,一举消灭了郭人漳挡道的两个营。

  郭人漳不甘心失败,发主力大军在马笃山设防,还口出狂言要“活捉黄兴”。黄兴采取“围三阙一”战术,趁着夜色和大雨、视线不清的机会,从正、左、右三面进攻,大放鞭炮,弄得郭人漳以为黄有兵在二千以上,连呼中计。 在左、右阵地失守,正面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怕做俘虏的郭人漳只好从黄兴留下的“阙一”之路逃跑了。这一仗,缴获了郭人漳的许多武器和辎重,取得了马笃山大捷。只是,后来在郭人漳的几千清军的围剿下,起义部队寡不敌众,在防城一带坚持40多天后失败。

  钦廉防城起义,郭人漳第一次失约

  其实,早在1907年9月1日至17日,同盟会发动的钦廉防城起义,郭人漳就失约于黄兴,反过来还成为镇压起义的刽子手。

  郭人漳自这年春夏镇压三那人民抗捐斗争后,得到清政府提拔,升任钦廉边防督办。

  孙中山、黄兴此时把目光投向钦州,想攻占这里作为革命根据地。郭人漳是钦州守将,黄兴便凭着与郭的好几重关系,亲自到郭的营中劝他起义。黄兴的一番话让郭人漳感动,郭当时立誓,只要黄兴部队一到,他就立即响应起义。指挥起义的黄兴就住在郭人漳的营里。

  黄兴有部队来了——革命党人王和顺率部攻取广西防城县城后,进攻钦州。如果按照黄郭密约,郭人漳应配合王部行动。可当王和顺留下少数部队守卫防城外,带着一千多人在一个黎明到达钦州城下时,却发现城头上满是灯光,显然对方有了准备。王和顺只得下令退到城西外5公里的涌口扎营。

  当天——7月28日,郭人漳带着60名卫兵,假装出城巡逻,与黄兴一直走到王和顺的营里。见面之下,郭人漳便问军队人枪多少?王和顺照实说了。郭人漳当时心里就活动开了,表面上却对王和顺说:“钦城如以战争方式攻占,徒惊百姓,等到晚间,你们开进城好了!”

  郭回到城里就变卦了。原来,他看见革命军的人数少,又是乌合之众,枪也只有四五百杆,就存了势利之心。他不仅不在当晚开城门接应革命军,反而派人对王和顺传话:“住在城内的廉钦道王瑚,戒备很严。革命军不如改变计划,去攻南宁,他可以送一些械弹。”革命军明知南宁的清军兵力更大于钦州,当然不肯接受郭的建议。

  黄兴见城里城外均无动作,很是着急,试着独自策动郭的一部分官兵打开城门,可是没有办到。

  如是,王和顺率部转攻灵山县城,但没有成功。8月2日,王部退驻木头塘。

  清军派了间谍来,诈说灵山城内已经有人起义响应。革命军再度走向灵山。守城的清军宋安枢部已经开城迎战,又有郭人漳派来的一营兵跟在后边夹击。革命军不得不且战且退,结果被宋、郭的两个营追及,大战一天一夜而失利。起义失败,大部分的义民则各自回乡。

  黄兴见苗头不对,不动声色从其公事筐中取空白印纸,卷成护照,不辞而别,径返越南。待郭人漳发觉,派人追赶已来不及,函电仍邀请回来,黄鄙而不理。

  郭人漳在这事做得实在不光彩,也因此被革命党人轻视。

  前事不到一年,马笃山起义时,黄兴、谭人凤为什么又一次相信郭人漳?从冯自由的《中华民国开国前革命史》表述来看,黄、郭此时仍有联系。是黄兴的一种理性——起义既然无法绕开敌方守将郭人漳,不如尽量争取其为我所用?就是在郭人漳第二次失信时,黄兴还是表达了“我等待他浪子回头”的希望。

  钦廉都督——也是“一督”

  如果说,郭人漳在钦廉起义、马笃山起义被推着、拉着也没有脱旧入新的话,那么到了辛亥年的武昌起义后,他果然像黄兴期待的那样,来了个“浪子回头”,“起义于广东钦州,称钦廉都督……”

  对此,有史料如此表述:“(农历)九月二十四(公历11月15日),钦廉兵备道郭人漳在钦州宣布独立,成立钦廉军政府。廉州知府许莹章、北海总兵陆建章不肯易帜,被逐。郭人漳又派杨尊任出任廉州”;“农历九月二十七日(公历11月18日),合浦革命党人起义,杀杨尊任,成立廉州都督分府。后郭人漳奉命率军3营北上,将其余6营交土豪冯相荣,冯袭击前来接收钦防的革命军,自任钦廉善后督办。”

  另一篇报道说:“原钦廉道台郭人漳亦趁机再次投机革命,摇身一变,自称钦廉军政府都督。为了收买人心,并争取帝国主义的支持,他打电报给北海洋务局程芷,谓:‘薪水局用照旧由军政府给发,并请代转达各国领事及税务司,以后交谊更宜亲厚,凡外人生命财产教堂,力任保护,本日以前清政府各条约均继续有效。’新军阀又投降帝国主义承认不平等条约,其目的是争取在北海的英法德等国领事承认‘钦廉军政府’,并用关税向其提供军费来维持其反动统治。”

  这些资料说明,以前名声并不太好的郭人漳这一次确实又反正了,当上了一个地方的都督。

  如此说来,在辛亥革命时期,湖南人中除出了6省首任都督、一省不是都督的都督外,还有郭人漳这个一“道”之督。

  剧中黄兴那句“我等待他浪子回头”台词,其实是郭人漳人生的一个伏笔,也是对郭人漳此举的一种剧内呼应。

  郭人漳的赌性

  当然,郭人漳辛亥革命前还有许多故事,譬如说,在上海救了黄兴等十多个革命党人,而黄兴当时是因为发动长沙起义受到通缉准备去日本的,如果落在清廷手里不是坐牢就是被杀了。在钦廉反正后,郭人漳身上也还发生了许多故事。如护法战争期间,在担任护卫省城的湖南矿警督办时,他准备发起行动,推翻汤芗铭的统治。

  但他贪赌的故事最有名。有如此评价郭人漳:“赌术尤其高明,逢赌必胜,手面又大,每场赢进,总是万儿八千”,在官场里颇有“赌名”。在辛亥反正后,他离开钦廉,当上了国会议员。没有工作压力,也就沉溺于赌博。

  郭人漳是清末民初那个特殊时期的一个特殊人物。说他甘心做君主专制的鹰犬、反对共和革命,就无法解释他后来钦廉反正的行为。这是一个豪赌的人,其政治走向也与他的豪赌一样,是见机下注的。如果,让他冒着丧失身家性命和前程的危险去投身革命,他是不干的,在钦廉起义的失信和背叛大概就是这种心理的使然。而在辛亥期间发动钦廉反正,则是看准了其成功的高机率,自己可以做钦廉都督。在清末民初,像郭人漳这样的“豪赌者”还不少。他们平日表现出“混世”状态,也不知这种混世是当时一种人际生态,还是“豪赌”的一种需要?

  当然,在《辛亥革命》中,郭人漳仅仅是个次要人物,不可能完整地表现他的一生。同样,《辛亥革命》作为大型史诗电视剧,也不可能细腻到一个次要人物的心理层面。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