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湖南印象 > 正文
雪峰,梯田如海
2011-09-01 17:20:22 湖南日报     [作者:易禹琳 王恺凝]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雪峰,梯田如海

  

  山背谷雨 周晓勇 摄

  

  紫鹊界立夏 袁小锋 摄

  

  山背秋分 周晓勇 摄

  

  雾锁山背 周晓勇 摄

  

  紫鹊界秋色 袁小锋 摄

  

  紫鹊界冬韵 袁小锋 摄

  

  紫鹊界春曲 袁小锋 摄

  

  花瑶姑娘 周晓勇 摄

  原本只是与世隔绝的莽莽大山,人类用锄头和犁耙,竟一寸寸雕刻成了浩瀚的梯田;

  原本只是向大地讨一个温饱,却绘就了世界上最美、最壮观,有音乐、有色彩的图画——

  紫鹊界:与天共舞的金色阶梯

  ● 文/易禹琳

    是哪一位诗人在群山间写下了这么多长长的自由诗?从山脚起笔,激情饱满,长句短句,一气呵成,直至在山顶划上圆满的句号。那些散落在谷底山腰的民居,就像是诗的标题,含蓄而隽永。是哪一位作曲家谱下了这样美妙的交响乐?那些五线谱在细雨中飞舞,仿佛在奏响一曲天籁之音。又是哪位画家随手画下这么气韵生动的水彩画?优美的线条,重重叠叠,铺向山顶天边,再皴染出和谐的绿色,如波潮涌,似二八女子心中满溢的柔情蜜意。

  这是哪里?这是湘中新化县的紫鹊界。雪峰山脉的奉家山体系,以紫鹊界为中心,梯田向四方辐射达8万亩,紫鹊界集中的就有2万亩。

  最美的秋天,在紫鹊界。

  你登高到1100米的石丰山巅,蓝天下,漫山遍野的金黄如海浪汹涌而来,无边无际;座座山头的点点绿色如飘浮的岛屿,在梯田之海里时隐时现。站在山巅,你被这气势恢宏,大气磅礴的交响乐震得屏住了呼吸。然而,在金色的海洋里徜徉,龙普梯田的博大、瑶冲梯田的伟岸、白水梯田的幽深、金龙梯田的壮阔、横南梯田的俊美、石娘梯田的神韵、楼下梯田的灵秀,更会让你流连忘返,沉醉不知归路。

  看啊,农人们在收割了。他们不用打谷机,把四四方方的扮禾桶背到了田里,就用手拿起一大捆稻子使劲地打下谷粒。还要唱起“呜啊呜啊”瑶人留下的山歌,好像在进行轻松快乐的舞蹈。打完的谷粒再装满箩筐,双肩挑着,晃晃悠悠地转过一道又一道田埂,运回山腰或山下的家门。

  山外的岁月过去了两千年,山里的光阴却好像停滞不前。

  你能否想象,这梯田最初只是秦朝初年的苗瑶人,为躲避战乱,在这湘中的群山间求生存而书写的血泪史?直到明朝,他们和汉人一起,才完成这约8万亩的梯田作品。论规模和形态,紫鹊界不逊哈尼和龙胜梯田。而论灌溉系统,别处的梯田远远不及。

  紫鹊界无塘无库,也没有挖沟引渠,但山有多高,水有多高。山上到处是星星点点的泉水,只需在田塍的任一处挖一个缺口,或安一段竹筒,水便一路欢歌,从这一丘流到那一丘。这里特殊的岩石土壤储水渗水,更因人工在长宽高上的巧妙设计,使得丘丘梯田水源充足,而雨多又不致水土流失。其梯田设置之科学,灌溉系统之巧妙,洪旱无忧,水利专家评价:可与都江堰、灵渠水利工程媲美,堪称世界灌溉工程奇迹。

      小贴士:

  交通:长沙—长潭西高速(抵湘潭)—上瑞高速转省312(抵娄底)—涟源高等级公路(抵涟源)——过冷水江抵达新化———紫鹊界

  食宿:景区内的农家乐都很不错。三合汤、猪血粑、鸭血粑、雪花丸子、水酒、糍粑、红米饭、蕨粑,原汁原味;

  特产:柴火腊肉、红米、黑米、笋干、云雾茶……

  附近景区:梅山龙宫、大熊山、虎形山瑶寨、高州温泉

  山背梯田:花瑶与大地合奏的交响

  ● 文/王恺凝

  纵横7.5公里,上下1500级,面积达1.5万亩梯田,随山势起伏,依沟壑蜿蜒,扶摇直上耸入云霄。

  这是溆浦葛竹坪镇的山背梯田。

  谁也说不清这梯田初垦于何时,只有惊叹,在海拔1300多米的雪峰山北麓,一锄一锄地从山脚到山顶,要历经多少朝代,才能雕刻出这“天上人间”奇迹?

  清晨5点,天刚蒙蒙亮,星星在头顶闪烁。从镇政府出发,迎晓风,溯溆水,往山背村奔驰。

  到了山脚下,乡村司机提醒:“注意,开始跳舞啦!”车身剧烈地颠簸着。身体随着沟壑纵深强劲晃动。随时有“突出重围”的危险。窗外,雾蒙蒙,山蒙蒙。

  终于到了半山腰,天亮了。往更高处爬,村舍门前,梨子挂满枝头。年轻的农妇在家门口摘毛豆,见有生人来,妩媚地一笑,连忙摘梨,切西瓜。她日日看惯了这梯田,并不觉得有啥好看,反而是这下山的路让她烦恼,最怕刮风下雨,娃娃到山下去上学。

  白茫茫的云海上,一片红色,太阳就快出来了,可是月亮却还没回家。白雾轻纱曼舞般跃动起来,眼前铺展开一个奇迹。四面八方、远远近近的山坡上,层层叠叠的梯田如绿浪般涌来。线条流畅的千百条田埂,“噌噌”地由海拔500米处一直伸展到1300米处,目光变作标尺,在俯瞰和仰视间丈量它的辽阔。陡地,一轮旭日喷薄而出,万道金光倾泻而来,梯田被镶上了金边。往下看,炊烟袅袅;往上看,几个黑点在溜窄的田埂上移动,那是村民们晨起后在巡视他们的领地。

  山背村支委老胡领着我们上“枫木坳”观景台。层层梯田的排水口跌落下来的水帘,像一条条小瀑布;玉米地、金银花、梨树、西瓜地、花生地,能想到的农作物都有;岩石上晒着一些萝卜、茄子,很原生态;梯田里突然冒出一个小小的鱼塘,两条肥硕的草鱼就在脚边欢快地游着。

  到了枫木坳,和山腰看到的梯田又不一样了。以山背村为中心,10多个邻村的梯田连成一片,排山倒海般盘旋至白云缭绕的山头。像螺、像塔、像腰带、像月亮、像簸箕……千姿百态。梯田间,散落着红色瓦房和花瑶人的木板楼,在澎湃起伏中点缀着梯田。

  “叫我唱歌就唱歌,叫我划船就下河,划船不怕河水多,唱歌不怕人也多”,那是花瑶姑娘走过来了。头顶着红黄条纹相间形似斗笠的头巾,身上或蓝或绿的花衫。裙子、鞋子、腰带都是花的,花得晃人的眼。怪不得叫“花瑶“。等她们走近了,要好好看看她们裙子上的挑花,那是沈从文称之为“世界第一流的挑花”。树木花草、飞禽走兽、全被她们随手挑到了裙子上,成为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村民们盼望着早日将上山的路修好。现在娃娃们上个学来回要走四五个小时,四点就得起床,打着火把早出晚归。“七米宽的水泥路已经开工建设了。明年8月通车”。老胡很期待:“路修好了啥都好。山的那头是虎形山,高州温泉,路通了能连一起,说不定我们这里会是旅游胜地呢”。

     小贴士:

  交通:从长沙出发,走邵怀高速,洞口县江口出口,经黄茅园镇到龙潭镇再到葛竹坪镇,全程约30公里,从镇里再换乘当地人开的车上山。

  食宿:若要在山上过夜,建议去村民胡家从家,他家能接待30人左右。至于吃,自养的土鸡,自制的腊肉,自种的蔬菜水果,所有一切真正绿色无污染。

  三湘风情

  狂野的花瑶民俗

  溆浦山背梯田的花瑶其实和隆回虎形山的花瑶是一家,山背花瑶的媳妇好些是虎形山花瑶的姑娘嫁过来的。两地都有特别的婚俗。

  他们没有“媒婆”,只有“媒公”。那些能言善道、受人尊重的汉子才能担当提亲的重任。媒公要拿一把打不开的红油纸伞去提亲,如果结成了对,媒公在婚礼举行的那天,会被新娘的姐妹追着用烂泥巴糊个满脸,最后落荒而逃。婚礼上,对山歌肯定是少不了的,花瑶小伙姑娘们的情歌随口就来。但是最撩人心扉的是“顿屁股”。瑶语叫“打滔”。男人们一字排开坐在凳子上,女人们就一个个跨坐在男人的双腿上,从左至右,挪动屁股,越挪越快,屁股越翘越高。一些受不了“诱惑”的男人们若瘫倒在地,会被拖起来再狠狠地“顿”几下。女人们还要“嗬—嗬”吆喝两声,“顿”的头巾掉了,香汗淋漓都不肯停。

  紫鹊界人能舞会武

  紫鹊界人不管男女老少,站在田坎上,山歌张口就来。庆丰收,仍然要占卦唱傩戏。舞龙,也比别的地方讲究,有敬奉天地的香草龙,有祈请五谷丰登的夜游龙,有小孩戏耍的地滚龙,还有用于喜庆场合的王龙。

  他们的老祖宗为了防御野兽或强敌的袭击,守护好自己辛勤耕种的梯田,把桌凳、铛耙、木棍都赋予了攻击性。今天的紫鹊界人会梅山武术的不少。太阳高照,在一家院子的空坪上,80多岁的大爷,把一对铁尺舞得虎虎生风。女子武术队,10来岁的女娃娃,把凳拳、桌拳、梅山拳都表演得像模像样。

  紫鹊界的绿茶、腊肉、豆腐丸子、冻鱼、糍粑、甜酒、魔芋、笋干、蕨菜、苡米、天麻,都是城里没有的好东西。 这里的冻鱼,鲜得城里人吃了还想吃,但离了紫鹊界的水,就做不出来。

  链接:

  岩石能发出奇香

  去山背村的途中会经过两块岩石。先是益香岩,能发出一股奇香,说不出是什么香味。随时间、气候变化而不同,雨过后,香味随着水气往上升腾,气味更浓。专家推断可能来自泥土中的一种微量元素。还有一块腰带岩,传说是两个神仙在此打架,另一个神仙来劝架,把腰带丢在一边,镶在了一大片岩石上,村民称之“腰带岩”。

  三个“酒杯”三双”筷”

  山背村有三个独立山包,酷似酒杯杯口,所以最开始叫“三杯”梯田,后来因为地处虎形山的背面,慢慢演化成谐音“山背”梯田了。“先喝三杯酒,再上登天梯”。在雨季,三个杯口积满了天水,就像盛满一杯杯瑶乡的糯米酒,等待着远方的客人。

  山背村还有两个“三”。“三双筷子”,是天然形成的用来灌溉的笔直的沟渠,因形似筷子而得名;三个“自生园”,就是天然形成的三个圆圆的菜园。还有一座“自生桥”,天生的一座桥。据说去那里求什么得什么。有村民在那桥下取过很多碗。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