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经济视野 > 正文
湖南早稻为何丰收?
2011-07-13 22:48:32 湖南日报     [作者:张尚武 王敏]     [责任编辑:周静]      字体:【

  春夏之交的罕见旱情,此后的旱涝急转,早稻增产一度充满了变数。眼下收割开镰,从全省面上看,丰收已到手,增产成定局——

  湖南早稻为何丰收?

  湖南日报记者 张尚武 通讯员 王敏

  早稻收割开镰。湘北、湘中、湘南等双季稻主产区,一派丰收的景象。

  湘潭县石潭镇近6万亩早稻连片成带,丰收在望。经省、市农业部门预测,每亩平均510公斤。

  “越是前期干旱,湖区早稻越能夺得丰收。”益阳市赫山区的“全国种粮标兵”刘进良种植的2100亩早稻,杂交稻品种普遍达到500公斤以上,与去年相比,单产增了150公斤。

  在衡阳县的西渡、台源万亩双季稻高产创建示范片,县农业局粮油科的同志说,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禾秆,从田垄边上看,似金黄的“瀑布”流淌。

  省农业厅汇总各地上报的预测数据,今年全省早稻可望比去年增产6.5亿公斤,增长6.5%。

  5月上中旬的干旱正好晒田,5月23日开始的全省性降水为早稻解渴,从早稻产量形成的几个关键环节看:

  气候有利夺高产

  自4月下旬秧苗移栽大田,旱情就已露头。至5月中旬,全省早稻受旱面积达190多万亩。

  “当时很担心,但事实证明,只要没有干死苗,不旱在抽穗的‘坎子上’,一般性干旱正好晒田。”曾任农业部水稻专家组成员的省农业厅粮油生产处处长李克勤说,受旱的早稻中,完全没有水源、干死绝收的仅18万亩。

  从早稻产量形成的关键环节看,育秧期间,没有出现类似去年的低温寡照,全省很少烂种烂秧;移栽后气温上升,秧苗返青快。幼穗分化前的5月上中旬,各地出现干旱,正好晒田,利于根系下扎。到5月20日左右,早稻因旱需要“喝水”,5月23日开始全省性降水,缓解了旱情。

  至于6月份的旱涝急转,对早稻影响更小。俗话说:水灾灾一线。除非长久浸泡、水冲砂压,否则不会大面积失收。连续的多个降雨过程,气温并不低,对早稻拔节生长没有影响。6月中旬早稻抽穗扬花,也未出现影响产量的大雨洗花。因此,从早稻产量形成的几个关键环节看,今年气候有利于早稻夺高产。

  总的来看,由于气候有利,今年早稻有“三好”。李克勤介绍,结实率好,有效穗多、粒数多;充实度好,谷粒饱满,千粒重增加;色泽好,出米率高,稻谷商品质量好。据省农业厅随机抽查测算,与去年相比,今年早稻有效穗、实粒数增加,平均亩产提高11.5公斤。

  播种面积扩大100万亩以上,高产的中迟熟品种占到八成以上,配套高产技术入户进田:

  增产措施抓到位

  今年全省像抓“吨粮田”一样,抓早稻高产创建,把各项增产措施抓到位。

  早稻保丰收,一是稳定面积,二是主攻单产。今年稳定面积抓“单改双”(即从种一季稻改种双季稻),主攻单产抓“科技入户”。

  省政府年初要求,高产创建县(市区)做到“三不”,即不种一季稻,不搞粗放型的“直播”,不准抛荒。在去年基础上,今年早稻播种面积扩大109万亩,包括“单改双”103万亩和湖洲甩亩扩种6万亩,扣除干旱绝收的18万亩,实收面积比去年扩大91万亩。早稻因面积扩大可增产3.5亿公斤左右。

  依靠示范带动,主攻单产。全省抓好长沙、湘乡、赫山等3个成建制高产创建示范县(市区),还有27个乡镇成建制推进高产创建,各级创办198个万亩示范片,辐射全省早稻夺高产。

  各主产粮县组装配套高产技术,并推广到户。长沙县、湘乡市等59个县(市区)的418个乡镇集中育秧,确保壮秧移栽大田。早稻直播是一种“懒办法”,容易烂种烂秧。今年全省早稻直播面积减少160万亩,抛秧、机插秧面积扩大,精耕细作夺高产;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面积突破1000万亩,水稻螟虫、稻瘟病等病虫害发生率比去年减轻2成以上,“虫口抢粮”夺高产;20个县(市区)启动了杂交稻种子直销行动,高产的中迟熟品种占到八成以上,比去年提高20%,种源优势夺高产。

  在早稻受旱严重的5月份,各主产粮县千方百计开辟水源,抽水灌溉保苗,把因旱灾绝收的面积降至最低,减小损失保增产。

  超前谋划、高密度部署、过硬的奖惩和各种“及时雨”式的补贴,形成抓粮食生产的强势氛围:

  行政推动很得力

  抓好今年早稻生产,我省动员之早、部署之密、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去年晚稻收获前,省里就召开2次专题会议,一是在沅江、南县召开水稻直播危害的现场会,二是“单改双”动员大会,超前谋划今年早稻生产。

  省政府今年印发的首个文件就是“进一步稳定粮食生产发展的10条措施”。2月份以来,省政府及省农业厅召开了6次粮食生产会议,分段部署夺高产的措施。省政府召开粮食生产工作会议,省长徐守盛到会做动员报告,全省形成了抓粮食生产的强势工作氛围。

  落实粮食生产目标责任,省政府制定了考核奖励办法,安排3400万元,奖励20个粮食生产标兵县、10个粮食生产先进县以及100个种粮大户。省政府要求市州和粮食主产县(市区)政府报告履行粮食生产目标责任执行情况,“一奖一报告”堪称近年来最硬的举措。

  省财政对粮食生产给予大力支持。今年3月早稻播种后,预拨种粮补贴58.5亿元,拨款比历年早。省财政安排7000万元,用于集中育秧、种子直销等补贴。省财政拿钱,支持乡镇农技站改革,调动农技人员包村包片,送技术进村入户。

  “今年早稻夺丰收,确实不易。”李克勤称,当前粮食生产面临新的“剪刀差”,一是种粮收益赶不上打工收入;二是粮食价格赶不上农资涨价。在这种情况下,今年的早稻生产可谓“想尽了办法,用尽了措施,使尽了力气”。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