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文化视点 > 正文
文学有什么用?
2011-06-26 23:28:16 湖南日报     [作者:李国斌 张广权]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文学有什么用?

  ——对话著名作家唐浩明、王跃文、汤素兰、欧阳友权、冯明德

  本报记者 李国斌 通讯员 张广权

 

图为一位读者在长沙市袁家岭新华书店选购书籍。本报记者 徐行 摄

  在人们思维方式、生活方式、价值取向多元化的时代,细细品读文学作品的人越来越少,文学正面临读者大量流失的尴尬局面。文学有什么用?微博、网络文学盛行时代作家要如何写作?

  6月20日、21日,省作协第七次代表大会在长沙召开,来自全省各地的数百名作家和文学工作者齐聚一堂,谋划湖南文学的未来。记者在会议间隙及会议结束后,与著名作家唐浩明、王跃文、汤素兰、欧阳友权、冯明德等进行了一番关于文学的对话。

  文学铸就人的精神

  记者:在多元化的时代,同时又是“文化快餐”时代,很多人对文学失去了兴趣,觉得文学没用。您觉得文学有什么用?

  唐浩明:文学是人的精神食粮,能滋润心田、培植信念、陶冶情操、提高素质。很多人觉得没用,是因为表面看起来没有文学也可以,其实有和没有大不相同。古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就指的是文学作品对一个人的精神、气质、素养的作用。一天两天没有文学,人可以照常生活,如果长久没有,精神世界就会有所欠缺。

  汤素兰:文学当然有用,可以铸就人的精神。为什么一个社会,一个时代,一个国家,需要有文学家存在,因为人们除了物质生活,还需要精神生活。文学就如人们劳作间隙的“劳动号子”,起到提振精神、娱乐身心的作用。文学让人不仅仅享受生命的长度,还有宽度和厚度,让人既抬头仰望,也低头思考。

  王跃文:文学对于国家和民族的影响,是超越时代的。回过头来看,两千年前的作品依然在影响着我们。

  记者:有一个事实是,当代的纯文学,越来越少了。

  汤素兰:纯文学确实越来越少了,但是当代的文学作品总的来说越来越多了,我觉得文学是越来越小众了,各种年龄阶段的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作品。

  冯明德:不少人认为文学滑坡了,在我看来,只是没有那么热闹了,文学作品总体质量提高了,因为整个民族的文化水准提高了。

  作家写作要从内心出发

  记者:在市场经济时代,作家抒写内心的优秀作品可能无人问津,而迎合读者口味的通俗小说,则容易名利双收。作家应何去何从?

  冯明德:对作家来说,不应过于关心读者的偏好,而是应从自己内心出发,执着于艺术和美学,对世界和社会的感知进行表述。好作品往往都是这样写出来的。曹雪芹写《红楼梦》的时候,没有想过要卖出多少本,收回多少钱,如果他写作之中处处考虑读者的感受,那就不会有不朽的《红楼梦》了。一个作家在创作之时,过于迁就读者的口味,创作出来的作品必然了无新意,难以成为经典。

  唐浩明:引领社会阅读,是作家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有志向的作家要有意识引领社会、引领读者,对社会对历史对人生的认识,要站得比别人更高远,思考更深刻,作品应更精美一些。跟着时尚潮流走,眼下可能多卖出几本,多赚一点稿费,但是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潮流一变,就会被淘汰。有些作家一年可以出几部作品,我不主张这样,一个作家的影响力,不在于有多少部作品,而在于有没有打动人心的精品力作。

  记者:全国每年有3000多部小说出版和发表,而称得上精品的非常少,如何才能出精品?

  冯明德:社会浮躁导致一些作家为了市场、读者、销量而写作,这种功利性的创作,是出不了精品的。作家应该写自己最熟悉、最想写的,写作过程中融入自己的思考和见解,这样的作品才有思想性。

  王跃文:几千部小说中,能纳入较大范围的读者视野的,我觉得不超过10部,出版后第二年第三年还能畅销的就更少。文学创作不是简单劳动,作品既要故事引人入胜,文采飞扬,还需要作家有对社会对人生的深刻思考。当然,是不是经典,也要放在较长的时间里去看。

  不能过于迎合低俗

  记者:网络时代传统文学受到冲击,传统文学或者说纯文学要如何发展?

  王跃文:传统文学还是有大量读者群的,走好自己的路就行了。像我的长篇小说出版后,少则10万册,多则几十万册的销量,说明读者对文学的热爱一如既往。

  汤素兰:文学要有读者,才有存在的意义。作家进行文学创作,不应该高高在上,要深入生活,贴近生活,承认这个时代人们的审美观在发生变化。坚守应该坚守的原则,也要适应时代的发展。

  记者:随着网络科技日新月异,网络文学悄然兴起,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都把网络作品纳入了评价范围。网络文学会成为今后的主流吗?

  王跃文:网络文学近年来异军突起,但是传统文学依然是主流。根据我的观察,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读者群不尽相同,网络文学主要阅读群体是年轻人,而成年人则更喜欢通过文学书籍进行阅读。

  欧阳友权:互联网文学的繁荣已经超出了人们的预料,数量多、质量不高是事实,但是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作品还是很不错的。初步统计各大网站签约的写手达70万人,网络文学的读者达1.95亿人。网络上的作品给文坛带来一股新鲜空气,其影响力与日俱增,我认为代表一种发展的趋势,前景很好。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都把网络作品纳入评价范围,说明主流文学已开始接纳网络文学。

  出版社已经开始实行“网络试水”模式,就是在作品出版前,先挂到网上看网民的反响,对作品进行检验。当然这并不是说只有反响好才出版,这是看重市场和读者的表现,因为不考虑读者也是不行的,只是不能对市场一味迁就,不要过度去迎合低俗的东西。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