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文化视点 > 正文
谁来拯救被“火星文”的汉语
2011-06-14 23:35:07 湖南日报     [作者:陈惠芳]     [责任编辑:周静]      字体:【

  拯救被“火星文”压抑的汉语

  ——从小朋友程子芸练字说起

  湖南日报记者 陈惠芳

  婴儿出生,咿呀学语,然后学会念字、写字。这是一种基本功。

  中国的汉字源远流长,魅力无穷。因此,汉字以另外一种形式出现——书法。“被书法”的汉字更具张力与想象力。

  近日,我与湖南东文新锐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程兴权商量文化合作事宜,谈起网络中流行的“火星语”,不禁莞尔。邻座坐着一位文静的小女孩,正在用毛笔练字。我问:“程总,那是谁?”程总说:“那是我女儿程子芸。”

  小孩子练字,学钢琴,学舞蹈,学东学西的,很多。程子芸今年12岁,是长沙市南雅中学的学生。8岁开始练书法,多次参加市少儿书法比赛获奖。我走过去看了看,子芸果真写得一手好字。

  程总说:“孩子有这个爱好,我鼓励。我首先要求她写规范字。”

  写字要规范。联想到那些“火星文”,忧虑之情油然而生。汉语正在被“火星语”侵蚀。

  我偶尔看到一位亲戚小孩的作文,大吃一惊。

  这是一个与程子芸年龄一样大的男孩。男孩在作文中写道:“偶是一个油菜、温油、油墨的小帅锅。偶稀饭尼,泥木稀饭偶。泥为神马木稀饭偶捏?偶很玉门、很旧街。神马都是浮云。”

  这就是一段典型的“火星文”。其中充满大量的“谐音字”。一般人肯定看不懂。我对男孩说:“这样的作文,肯定得零分。”小男孩满不在乎:“得零分就得零分。”我唯有叹气。

  幸亏我还懂一点网络语言。这段“火星文”翻译成规范汉语就是:“我是一个有才、温柔、幽默的小师哥。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我很郁闷、很纠结。什么都是浮云。”

  且不说这位小男孩有“早恋”的倾向,单从“火星文”对规范汉语的“破坏力”,就足以让人忧心忡忡。如果小孩子的脑海里充盈着这些古里古怪的文字,如果作文、公文中充斥着这些莫名其妙的汉字,试想一下:我们的世界,我们所交流的空间会是什么样子?

  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传承。而汉字作为传统文化的基本符号,需要维护。这种维护,需要从小孩子做起。汉字有其本身的庄重。拯救被“火星文”侵蚀的汉语,应是需要社会各界共同重视的问题。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