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中南院驻利比亚员工回国记
2011-03-27 00:11:37 湖南日报     [作者:秦慧英]     [责任编辑:周静]      字体:【

  惊心动魄大撤离

  ——中国水电顾问集团中南院利比亚项目部员工回国记

  本报记者 秦慧英

  “从利比亚撤离那几天的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尽管回国已有一段时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简称中南院)利比亚项目部的员工仍难以忘怀。

  2月22日至28日,中南院利比亚项目部的841名员工,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撤离,这中间有命悬一线的危急,有同甘共苦的真情相扶,有共产党人的勇敢担当,更有作为一个中国人所展现的智慧和尊严。

  3月25日,湖南省总工会决定授予中南院利比亚项目部“湖南省工人先锋号”荣誉称号,授予在撤离过程中表现突出的李勇、高晓林“五一先锋”荣誉称号。

  遭遇武装抢劫——

  200多人躲到没有门窗的房子里过了寒冷的一夜

  2月16日,利比亚发生反政府武装游行,到17日局势已异常紧张。距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120公里的中南院利比亚项目部负责人感到异常忧心:该院在利有两个房建工地(惯称“2000套”和“3000套”),分别位于祖瓦拉和吉米尔,共有841名中国职工,若局势继续恶劣,这几百号人的安全怎么办?

  担心立即被证实。20日深夜11时,一伙手持匕首、铁棍的歹徒突然闯进了“2000套”营地。“刀架在我们脖子上,一个个地抢。”手机、电脑、车辆等贵重物品和现金是劫匪的主要目标。随后,领导层当即决定叫大家躲到尚未完工的房子里去。项目部经理李勇介绍“那儿有几千套房子,劫匪轻易找不到”。21日凌晨2时,营地200多人躲到没有窗户、没有门的房子里过了寒冷的一夜。

  天亮,大使馆传来的消息让人更为担忧。该院被抢的同时,多家中资公司也面临同样境遇,甚至连祖瓦拉警察局也遭遇反政府武装分子袭击,大量枪支被抢。

  项目部迅速反应,集合两营地人员,成立保卫、医疗、物资等6个应急小组24小时巡逻,挖壕沟、堵大门,准备食品物资……与此同时,国内集团总部也成立应急小组,随时与前方联系。

  生死大撤离——

  女孩剪短发、穿男衣,从营地到口岸60多公里路,敞篷大卡车走了几个小时

  22日下午5时,大使馆的撤离通知传到了营地。项目部领导立即开会,商量撤离方案。会议从5时半开到晚上10时半。“每一个细节都要考虑到”。

  紧接着是彻夜的准备。包括改装车辆、制作人员表格、做好安全措施、给每个人编号、分组并落实每一个细节的责任人。那一晚,几乎没有人睡觉。许多人哭了,不安与担忧笼罩在营地夜空。

  23日上午10时,撤离正式开始。28辆改装好的敞篷大卡车载着835人(另外6人与大使馆工作人员一起于25日抵达口岸)开上了生死未知的撤离之路。

  地中海的雨季给撤离带来了狂风和暴雨。为了安全,女孩们剪了短发,穿上男衣,坐在中间。令人动容的是,项目部的许多利籍员工主动承担起了车队护卫工作。

  从营地到利突边境的拉斯杰迪尔口岸,是60多公里的海岸线。到处是示威游行的人,冲锋枪、装甲车随处可见,地上撒满了弹壳,政府军与反政府军两股势力难以分辨。一路上,不断有全副武装者拦住盘问。多亏了利籍员工的冒险交涉和大家的佯装镇定,武装分子除“随意拿走他们感兴趣的任何东西”,并未发生冲突。中午12时半左右,车队抵达口岸。

  然而变故突降,让已浑身透湿的大家更觉寒冷:没有护照,口岸一个人也不放行!而此时,关乎生死的护照却还统一存放在的黎波里的分公司。

  的黎波里距口岸近200公里,中途要经过6个城市,8大关卡。6城市近日都曾发生枪战,其中还包括反政府军的西部城市据点扎维耶。这意味着,取护照之路比刚走过的60公里更加危险。眼泪与焦虑在人群中迅速传染。

  “我去!”倪德祥、吉建福、龚攀峰、艾斯迈德(利)等几乎同时喊道。最终,由艾斯迈德开车,倪、吉二人一同前往。有人怕他们一去不返,偷偷拿起手机录像,吉建福一言不发,倪德祥只反复说着一句话:“我们一定拿到护照,我们一定回来!”

  又是一段生死途。但他们终于冲破重重关卡,拿到了护照,并特意买了水果和食物掩藏护照。一路上,车子开得非常慢,枪声不时在耳边响起,小孩们肆意爬上汽车抢夺食物,武装分子也时不时拦住车辆进行盘问。他们3人沉着冷静、小心应对,终于在晚上8时多重新回到口岸。

  绿色通道为中国人而开——

  看到五星红旗的那一刻,大家激动地欢呼、相拥而泣

  好不容易拿到的护照带来了希望,希望却又在瞬间破灭。“没有离境签证,一样不许过关!”这一消息无疑是当头一棒。(24日下午3时,该口岸才收到通知:持护照即可通关。)

  当时的口岸已极为混乱,许多国家的人挤在一起。口岸设置了3道入障关和安全局、移民局、海关检查等6道关卡。很多人被挡在了入障关以外。身穿制服的人在四处搜身,并伴随着随意的掠夺,强行冲关的行为不时发生,现场有人反抗,却被击毙倒在了血泊中。

  负责外联的高晓林等四处奔波找口岸负责人。经过长时间的艰苦沟通、谈判,中国公司与人民在利一贯的好形象发挥了作用,口岸一名自称“上校”的负责人终于同意放行,且为中南院员工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而高晓林也成为现场唯一获准进入和往返关卡及利突边境的中国人。

  但“状况”再次出现,有33人的护照正在办理长期居留证,暂时无法拿到。这时,集团总部领导发来信息:“能走一个先走一个!能早走一分钟,绝不拖延一分钟”!于是,关卡外,李勇等人一边安抚大家情绪,承诺自己会最后一个离境。高晓林则带着第一批54人开始通关。当他们跨过口岸,踏入突尼斯,远远看到飘扬的五星红旗和前来迎接的同胞,泪水伴随着欢呼声、叫声汹涌而出。

  激动还未平复,口岸那边却突然枪声四起。高晓林不顾人群中发出的“姑娘,过去了可能就过不来了”的善意劝阻,毅然决然朝着口岸的枪声奔去。这个“80后”的姑娘一时镇住了口岸因急于离境而发生冲突的人群。高晓林往返20多趟,将持有护照的中南院员工送入突尼斯。剩下的一些领导则和33名无护照员工一起留下另想办法。

  25日晚,外交部中央撤侨工作组到达口岸,中南院汇报了该院撤离过程和经验,并利用与口岸建立的良好关系,帮助其他中资企业撤离人员办理相关离境手续;看到他们露宿在外,又想方设法买到了300多条毛毯、2000多个面包。

  2月26日13时,在工作组、大使馆等的共同努力下,33名员工终于办好离境手续,成功通关。

  26日18时55分,当李勇和高晓林等人最终踏入突尼斯时,五星红旗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大家相拥而泣。

  因为每人都有一个固定编号,在突尼斯的食宿与航班等安排也顺利得多。大使馆、撤侨工作组及许多中资公司负责人等,在连续奋战多日之后,仍在继续忙碌。

  26日下午,中南院第一批270人搭上了回国的航班。841人中有200名左右湘籍员工。在项目部担任厨师职务的长沙夫妇姚永忠、蒋丽凤,原本在第一批回国名单中,却主动将机会留给了另外两个受伤的同胞,自己则搭乘了最后一天的航班。

  2月28日晚,该院最后一批员工乘机回国。

  归家的路是艰辛的、遥远的,但也处处充满着温情和感动。经历了惊心动魄、战火枪声,更能体会祖国的安稳和温暖。“如果没有祖国的强大,没有后方领导的大力支持,没有大家的齐心协力,我们今天回不到温暖的家中!”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