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小型水库的忧患
2011-03-02 00:50:31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蔡矜宜]      字体:【
     小型水库的忧患
     ——水利三湘·湖南水情调查③

     本报记者 张尚武 刘勇

     [样本]
     资水中游的新化县,是山区农业大县。境内水库众多,是全省水库最多的县(市区)之一。
     新化大中小型水库齐全,水库总数多达275座。其中,大型水库1座,中型水库2座,小型水库272座,包括小Ⅰ型水库46座、小Ⅱ型水库226座。这些水库除1座外均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前。
     近年来,在省水利厅的大力支持下,新化的大中型水库通过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功能基本完好。但星罗棋布的小型水库老化严重,成为全省小型水库隐患最大的地区之一。
     [调查]
     “沿着溪河的流向,凡等高线密的地方,必有水库。”摊开新化地形图,县水利局局长邹小雄让记者随机“挑”了几座水库,再到现场去看一看。
     梅花洞水库、青塘水库、茅岭水库、良民水库、龟塘水库……从2月23日至25日,记者接连看了这5座水库。
     在龟塘水库废弃的溢洪道旁,当地的张茂新老人说,当年修水库激情似火,如今为“头顶一盆水”发愁。
     面对良民水库浅浅的一湾水,村民康典保诉说“守着水库没水用”的尴尬。
     指着青塘水库破损不堪的大坝,村支书罗新民情绪激动:“当年舍命干出来的水库,那是宝贝;现在却变成了要命的‘定时炸弹’。”
     越是小水库,越是最危险
     调查的5座水库中,梅花洞水库印象最好。高大厚实的坝身,拓宽的溢洪道,护砌光滑的内坡,给人一种安全感。
     这是一座库容1500万立方米的中型水库,修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 “十一五”期间,新化县的车田江大型水库与梅花洞、半山两座中型水库,都进入了国家大中型水库改造的“笼子”。梅花洞水库的投入就达950多万元。
     “水利建设也是一分钱一分货。大中型水库投入到位,保安、灌溉等情况都良好。”邹小雄局长说。
     3座大中型水库改造到位后,省里又支持新化改造21座小Ⅰ型水库。刚刚完工的茅岭水库,就用钢筋混凝土、浆砌石整修了坝基和护坡,坝顶也用混凝土浇筑,大坝扎实而雄伟。
     记者看到的另外3座都是小Ⅱ型水库,病险程度堪忧。
     在青塘水库,记者看到,坝顶泥泞不堪,杂草丛生,大坝外坡一层一层塌陷。邹小雄以专业眼光,带着记者查看水库的病险:坝基漏水、渗透变形,下游坝坡右端土体软化,溢洪道崩塌,涵管断裂错位。这座库容为23万立方米的小型水库,俨然已是一颗“定时炸弹”。良民水库、龟塘水库同样存在坝体滑坡、渗漏等病险情况。
     在青塘水库坝体的下方,记者随便走进一户人家。
     “这样的水库,你们不怕吗?”
     “肯定怕,大雨天,晚上睡觉都不放心,总想着大坝会垮。”村民曾青山回答。
     去年5月的大暴雨,青塘水库大坝出险后,他就在屋后的山上搭了一个简易棚。“如果晚上雨太大,一家人就睡到棚子里去”。与曾青山同样担忧的,还有下游3700多人。
     据了解,国家对水库除险加固的立项扶持,一般是按照大型、中型、小型水库的先后顺序。茅岭水库的库容达640万立方米,排在县里小Ⅰ型水库的前几位,所以优先安排立项。
     “由于资金有限,也只好按大、中、小型水库排序。问题是,单座小型水库,库容不起眼,可小型水库的数量太多,一到汛期,处处报警。所以,小型水库成为当前的‘心头之患’。”邹小雄说。
     当年修建的小型水库,大多数属于边设计、边勘测、边施工的“三边”工程,标准本来就差一截。从新化县来看,20%的小Ⅱ型水库没有溢洪道,50%的小Ⅱ型水库溢洪道没有衬砌。
     据了解,去年汛期,新化水库出险600多处,几乎全部是小型水库。记者所看到的青塘水库、龟塘水库、良民水库,也全部是防汛的重中之重。
     越是高产区,越是需要水
     对山区来说,种粮丰收的高产区,都有水源灌溉。一个小型水库,灌一大垅田,最少几百亩,多则近万亩,旱涝可保收。
     在从县城去青塘水库的路上,记者看到,一些矮旧房子的外墙上用石灰写着:“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水满塘,谷满仓”。
     但在青塘水库,记者所见只是浅浅的一湾水,水线消落至底涵。良民水库、龟塘水库也同样干涸,最高水位还不到坝基。
     “春耕快到了,春灌即将展开,水库怎么不蓄水呢?”
     水库管理所的人员称,去年5月的大暴雨,水库险情不断。如今未做除险处理,水库只能限制在最低水位。
     石冲口镇龙王池村村支书罗新民说,青塘水库去年汛期出险后,水全部被放干,到现在底涵还一直开着,让水自流出去。龟塘水库去年5月挖深的溢洪道,如今依旧是“朝天口”。良民水库的水放干后,农民在水库里裸露的土地上种萝卜、白菜。
     3座水库的下游,是“嗷嗷待哺”的上万亩水田。“今年不晓得会有好多人来找我要水灌田。”罗新民担忧地说。有些村民已打算,先出去找点事做,今年只种一季稻。
     靠水种田的人,最心疼水。去年龟塘水库出险,附近100多村民来到坝上,挖开溢洪道泄洪。县水利局要求挖2米深,但当地群众舍不得把水白白放掉,悄悄地留高了0.5米,多装了2万多立方米的水,让坝下的260亩水田多灌了两次“跑马水”。
     就算3座水库正常蓄水,当地灌溉用水依然偏紧。前年,就在距青塘水库只有400米远的渠道分岔口,老农曾铁球为争水灌田和别人打起来了。罗新民说,村委会每年要调解10多起争水纠纷。
     守着水库缘何没水用?县水利局副局长袁顶华告诉记者,库区比较贫困,农民在水库四周开挖旱土,一场大雨一场沙,泥沙俱下占库容,加上大坝漏水,水库的灌溉能力大打折扣。
     在新化县提供的水库资料中,灌溉面积一般都有两个数据,一个是设计灌溉面积,另一个是实际灌溉面积,两个数据相差甚远。以茅岭水库为例,其设计灌溉面积2.2万亩,实际灌溉面积却只有7000亩。
     这不仅仅是水库的原因。田间渠道淤塞,水库放出的灌溉水“跑、冒、滴、漏”,真正入田的不到50%。
     越是最基层,越是最困难
     谭华忠,新化县石冲口镇水管站站长,在这个最基层的水利岗位上22年。说起水管站的工作,他就直摇头。
     镇水管站8个人,管理全镇的2座小Ⅰ型水库、15座小Ⅱ型水库、388口山塘,另外还要管好6条小溪河。
     去年5月6日到12日,受大暴雨影响,石冲口镇7座水库、13口山塘出现坝顶溢水。“我们8个人,就是长了翅膀,飞都飞不赢。”谭华忠说。到了汛期,每个站员各守一方,各自请人,请的人每天补助10元,确保不垮坝。去年抢险,他们共请了300多名民工,给水库、山塘抢险,最后总算没有垮坝。
     “去年民工的补助还拖欠着,我担心今年请不到人了。”谭华忠满脸忧虑。
     在水管系统,乡镇水管站是最基层。石冲口镇水管站8个人,仅站长是全额拨款,一年1万元;其余有4个差额拨款,每人每年4000元,另外3个编制外人员没一分钱拨款,靠从村里收点水费,每月发300元补助。
     田土分包到户以来,水库维护、渠堤维修没有专门的费用。谭华忠说,站里曾向信用社申请贷款修水利,屡遭拒绝。但有两种情况可以贷到款。一是大旱之年渠道无法过水,农民去镇上闹;另一种是水库险情危急。这两种情况,镇政府都会出面担保,信用社才肯贷款给水管站。至今,石冲口镇水管站累积的欠款达27万元。
     “待遇太低,有的人走了,只好从村里请人补上;在岗的三心二意,要养家糊口,也怪不得他们。”说这话时,谭华忠苦笑。
     据统计,新化县乡镇水管站原有270多人,逐年流失80多人。现在剩下的190人中,将近一半是编外人员。基层水管站事情最具体,待遇也最差,成了水利建设的“明显短板”。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聚焦水利。对新化县水利局而言,最想干的就是两件事,一是加固小型水库,除险保安全、保灌溉;二是加强基层水管队伍建设,保证他们的收入不比外出打工少。”邹小雄说。
     [全景]
     我省是全国水库最多的省份,现有水库多达13326座,占全国总数的1/7。其中,大型水库21座,中型水库279座,小型水库13026座。
     全省的水库中,病险水库占了大多数。1998年以来,在国家的大力支持和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到目前为止,列入国家专项规划的804座大中型和重点小Ⅰ型病险水库已得到治理。各地还自行治理了部分小Ⅱ型病险水库。
     今年的省委一号文件提出,2013年前,我省要完成国家规划内重点小Ⅰ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2015年前,全面完成小Ⅱ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